《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9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电话里说,“两名死者与我们搜集到的资料完全吻合,这两人曾经分别驾着一辆黑货车,从方城方向过来。这是我们查到二天前的监控记录。”
  “在事发前的一个小时内,其中一人在路口的商店里买了包烟,现在这包烟还剩二支。”
  “那枪杀他们的人呢?”

  “他们看起来是相互残杀。会不会是被警方必急了,看到无路可逃,这才决定把对方灭口了。”
  “放屁!怎么可能!”
  姜思奇书记暴粗口了,他怎么也不相信,两名肇事者就这样死了。
  这时,洪修远走过来,“不对,这里有第三个人的痕迹。”
  消息传到省委,说两名肇事者被人枪杀了。
  左书记气得拍起了桌子,“一群饭桶。”

  消息传到医院,宁雪虹说,“既然如此,这件事情就不用别人管了,我自己能查出来。”
  当初她还担心,这只是一起意外的事故。既然对方露出马脚,接下来的事就好办了。
  齐雨说,“我怀疑是警方动作太大,把对方必急了,杀人灭口。”
  宁雪虹点头,“应该没有错。”她就要亲自给左书记打电话,强烈要求,这个案子由自己来办,宁雪虹说,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想要我的命。

  左书记同志了她的请求,撤回一切命令。
  洪修远接到上峰命令,连夜赶回邻省,连宁雪虹的面都没见上。
  宁德市姜思奇书记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虽然上面说,这案子由宁雪虹亲自来破,但是他还是叫警方盯紧了,不要放过任何一条线索。
  三天后,宁雪虹父母返京。
  齐雨就住在她的隔壁,两个人在分析案情。

  齐雨把当时的情况梳理了一遍,宁雪虹说,“如果对方不狗急跳墙,我们还没有这么在的把握,现在这事情就明朗了,肯定是一起有针对性的策划。”
  齐雨说,“难道是方城那帮人干的?”
  “现在不好说。我们从达州离开的时间,方城的人怎么可能知道,当时是临时决定的,应该没有人透露我们的行踪。但是对方偏偏就等在那里,看到我们过来,马上打开大灯,用大灯掩护来做罪恶的勾当。”
  齐雨道,“他们会不会在我们去达州之后,就已经得到了消息,故此埋伏在那里等?”
  “不排除这种可能!”宁雪虹道,等回了宁德市,我们就能调到警方的卷宗。从这中间,或放可以看到些什么?
  齐雨看着宁雪虹,“既然有人想除掉你我,这充分说明,方城的水很浑,而且这些人胆大得很。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
  宁雪虹咬牙道,“齐雨,接下来的路,将更难走,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齐雨说,“准备好了,就等你一声令下。杀他们个干干净净!”
  宁雪虹笑了,望着齐雨,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她,已经视齐雨为知己。

  顾秋回到达州,让叶世林打听到齐雨和宁雪虹的出院时间,他总得去看一看宁雪虹她们两个。
  据叶世林说,“他们有可能下个星期出院。”
  顾秋惊讶的问,“这么快?”
  叶世林认真的点了点头。
  晚上,顾秋对从彤说,“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她们两个,免得人家出院了,我们都没有去过。”
  第二天,顾秋和从彤在江世恒的护送下,来到省医院看望齐雨和宁雪虹。
  经过这次生死大劫,两人显得格外的淡定。
  宁雪虹说,“顾秋同志,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从彤说,“你们聊,我去看看齐雨。”
  病房里只剩两个人了,宁雪虹问,“当时我们离开达州,这个消息有哪些人知道?”
  顾秋想了想,除了常委班子的几个人,就只有宾馆的服务员了。这些人算起来,怕有三十几个。
  宁雪虹那你叫冯太平排查一下,看看有什么线索?
  顾秋说这个没问题,其实我一直在琢磨这事。刚开始我以为是一场意外。没想到他们自乱阵脚,把那两司机给杀了。

  宁雪虹冷笑,“那是警方的功劳,必这么紧,他们顶不住了,自乱阵脚,露出了马脚。”
  顾秋说,“你好好休息,这事我也会去查。这次能从鬼门关逃出来,也算是大难不死。宁书记,好好保重。”
  宁雪虹目送顾秋离开,她就在琢磨这事。
  从彤和齐雨也说了会话后,跟顾秋一起离开了。
  两人又聚在一起分析案情。
  顾秋刚刚出来,叶世林打来电话,“书记,孙德恒又来催了。”
  这个孙德恒很恼火,天天来催魂一样的。顾秋心道,宁雪虹的案子,惊动了整个南阳省,难道你这点事情,比宁雪虹的事还要紧?
  他就说了句,“告诉他,我不在。”
  这时孙德恒接过电话,“顾书记,我在达州已经呆了快一个星期了,你就让我这样去交差?要是秘书长说你们办事不力,那可怨不得我。”
  顾秋说,“秘书长应该知道宁书记这事,我相信他不会乱怪人的。我看你还是先回省城吧,有什么进展,我自然会通知你。”

  挂了电话,顾秋就犯嘀咕。
  宁雪虹她们当天晚上离开,孙德恒不也在?
  想到这里,顾秋吓了一跳,莫非孙德恒会与这事有关?
  不可能!
  顾秋又否定了。
  孙德恒是马平川的秘书,他怎么可能与方城之事扯在一起?这个念头,在顾秋脑海里一闪而过。
  方城,有人拿着电话大骂,“你***脑子里全是屎啊,谁给你出的主意?你杀了他们,等于暴露了自己。笨蛋!蠢到家了。”
  对方大气不敢出,只得听着电话里骂人的声音。
  “叫你们稳住,按计划行事。这事查来查去,也就一交通事故,现在好了,大家一起完蛋吧!”

  啪——电话挂断了。
  宁雪虹出事,就象六月的天空中,突然暴风骤雨一样。
  一场大雨,即将来袭。
  但是宁雪虹坚决要求,要亲手抓住这些暗中迫害自己的人。
  宁雪虹是老爷子最心疼的孙女,见宝贝孙女没什么大碍,他勉强答应了这个条件。

  洪修远奉命撤走之后,南阳看起来恢复了平静。这次事件,很多人都感觉到了,一种无比压抑的气息。
  一时之间,风起云涌,乌云密布,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一些暗中搞鬼的屑小,就象受了惊吓的老鼠一样,满地乱窜。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用平时对付社会上的人那一套,来对付宁雪虹的时候,会引起这么大的反响。
  太恐怖了,京城来人,军区调将,漫山遍野的追捕,这一切,太突然了。就象一个毫不懂事的小孩子把天给捅了一般。
  被枪杀的两名肇事者,就是他们忙中出错的结果。
  顾秋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了基本的想法。他在脑海里,组合了很多信息,只是缺少一些最直接的证据。

  刚好此刻,二叔突然传来消息,他要到南阳来,让顾秋去得月山庄见他。
  顾秋当时觉得有些奇怪,后来就明白了。
  得月山庄是个游人云集的地方,二叔在那里出现,一点都不觉得有些唐突,而顾秋去得月山庄,也十分方便。
  傍晚,顾秋带着从彤去得月山庄。
  两个人看起来就象游客一样,车子开到停车场。
  马上与二叔取得联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