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9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道,“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当时,胡三达等人搞一些阴谋诡计,令很多人上当之后,留下的把柄。从此之后,这些人就听命于他。成为了他胡作非为的护身符。”
  “不过胡三达这人,有个优点。他拿到人家的把柄之后,也不经常威胁人家。反而在过年过节,或其他时候,给这些人送礼,让他们心里没有顾虑。心甘情愿给他帮忙。”
  宁雪虹半晌没有说话,看来她在琢磨着什么。
  顾秋可是听说,她在方城受挫。
  方城那些人,顾秋接触得少,并不是太了解。可是能难倒宁雪虹的,肯定有一定的原因。
  宁雪虹不说,他也不能问。

  过了会,宁雪虹说,“迷一样的达州,居然被你救活了。它能有今天的现状,你功不可没。”
  这是宁雪虹,第一次表扬顾秋。
  顾秋倒是谦虚,“宁书记言重了,这是大家的功劳。尤其是公丨安丨一线的同志,给了我很大的帮助。罗书记也不错,如果没有他的支持,也难有今天的成就。”
  宁雪虹道,“好吧,今天的谈话到此结束,我也该回宁德了。”
  顾秋问,“都这个时候了,您不在这里休息?干脆明天再走。”
  宁雪虹说,“明天还有明天的事,齐雨,我们走!”
  两人说走就走,顾秋留也留不住。
  顾秋只能对齐雨说,“路上小心。”
  齐雨点头,跟宁雪虹走了。
  孙德恒也坐在小楼里,正准备下楼,猛然看到院子里亮着灯,一辆车子打开了门,正放着行李。

  他不由多看了几眼,宁雪虹和齐雨上车后,车子缓缓离开。
  顾秋看着她们离开,心道,这个宁雪虹,完全就是个工作狂,在她眼里,时间变得没有任何意义,白天黑夜都是一样的。
  齐雨和宁雪虹坐在后面,按规定,她这个秘书应该坐前面的。但是宁雪虹叫她,她就跟宁雪虹坐一起了。
  司机开着车子朝宁德市方向走。

  齐雨说,“宁书记,我们什么时候去方城。”
  宁雪虹还没说话,前面两束强灯射过来,照得人睁不开眼睛。司机骂了句,拼命按着喇叭。
  “他MD什么人,一点素质都没有。”
  本来两车相交的时候,必须把远光灯关了,可对方呢,偏偏不关,把远光灯照过来。
  对面来车,司机的视线就会造成盲区。

  齐雨也觉得这灯光刺眼,眯起眼睛,“这人有病吧!”
  话还没完,后面又是两道大灯照过来,轰隆隆的重车声音,听得感觉连地都在颤动。
  齐雨扭头一看,砰——!
  那辆大货车已经撞上来了,撞在奥迪车的屁股上,司机本来因为对方的强光,放慢了速度,哪想到背后也来一辆车子,直接撞了上来。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车子被大货车一撞,巨大的惯性让车子冲出几十米远。
  他正要靠边停车,后面的大货车轰隆隆的冲了上来,嘎吱——“宁书记小心!”
  司机大喊了一句,轰——一声巨响,前面和后面两辆大货车同时撞了过来,在司机的惊叫声中,宁雪虹坐的那辆奥迪车,瞬间被挤成了铁饼。
  刚刚下车的司机,也被撞飞了出去,身子在夜空中划了一道圆弧,砰地一声撞在路边的护栏上。
  出车祸了。
  齐雨坐在家里,对正在浴室里洗澡的葛书铭说,“书铭,我怎么老觉得眼皮子在跳。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
  葛书铭探出头来,“你怎么啦?也信这个?以前不是什么都不信的嘛,亏你还是老师。”

  齐雨说,“也不是啦,只是觉得心莫名其妙的慌。以前可不这样,你说怪不怪?”
  葛书铭说,没事,没事!别瞎想,睡觉吧!
  他擦了身子,拉着老婆去睡觉。
  “铃——铃——”
  电话响了——

  第五更求花!
  呜呜呜——达州到宁德市路段发生车祸,两地交警接到通知,火速赶往现场。听说车祸现场,造成了一死二伤,场面十分惨烈。
  一辆小车在两辆大货车夹击下,被挤成了铁饼,司机当场被撞飞。
  齐妃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吓瘫了。
  葛书铭跑过去扶住她,“怎么啦,齐妃!”
  齐妃结结巴巴地道,“撞撞车了,齐雨她们撞撞车了。”
  葛书铭吓得马上放开她,穿上衣服就跑。
  “我马上赶过去。”
  他一边跑一边给司机打电话,然后又通知顾秋,“宁书记她们在路上发生车祸,我正赶往事故现场。”
  顾秋也是刚准备睡,突然接到这么个电话,他当时就懵了。宁雪虹的车出事了?顾秋立刻问了句,“有没有人员伤员?”
  葛书铭说,“一死二伤。”

  “快,马上通知所有单位,立刻抢救。”
  其实他们去的时候,交警和救护车已经赶到现场。
  肇事司机已经逃跑,现在极为惨烈。两辆大型货车相撞,把那辆奥迪车夹在中间。
  当救护车将受伤的齐雨和昏迷的宁雪虹送往医院,顾秋看过现场。据交警方面的技术人员说,大致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一辆大货车从对面开过来,有可能是打着远光灯,由于光线的刺激,造成小车司机看不清路面情况而减速,后面的大货车就撞上来了。
  顾秋说,“不,情况应该完全是这样。”
  看到顾书记怀疑,技术人员道,“我补充一点,小车司机由于路况不明,很可能停车出来看情况,于是被迎面而来的货车撞飞。”
  “可令人不解的是,小车里的两个人怎么跑到外面来了?后面的大货车,根本不可能将她们撞出来。除非她们在眼看撞车的时候,自己跑出来了,结果动作不够快,还是被车子撞到。”

  这时,姜思奇书记赶到,“怎么回事?调查清楚了吗?宁雪虹同志的伤势怎么样了?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把事情调查清楚,究竟是车祸还是人为?”
  他又问,“肇事司机抓到没有?”
  冯太平也在,“他们都跑了,我们正在全力排查。”
  姜思奇书记道,“你们必须尽最大努力,把事故原因查清楚。联合两地之警力,一惜一切代价,把肇事者给我找出来。”

  他看着顾秋和葛书铭,“怎么回事?她不是到达州来了吗?”
  顾秋说了实情,三个人站在旁边,“你们说,这事有没有人为的可能?”
  顾秋道,现在下结论,为时过早。
  葛书铭一直没有说话,他在想,究竟是怎么回事?

  今天晚上齐雨还在自己家里说说笑笑,才过了几个小时,差点不见不到她了。
  葛书铭看着车祸现场,心里笼罩着一层阴影。
  大家在现场呆了几十分钟,顾秋和葛书铭,还有姜思奇书记一起去宁德市中心医院。
  齐雨已经醒来了,被车子一撞,受伤不轻。
  宁雪虹还在昏迷中,住在重症监护室。
  三人见到齐雨,姜思奇急问,“小齐同志,你是现场唯一清醒的人,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齐雨喊了句姜书记,就把车祸发生的情况说了一遍。当时很危急,前面的车子远光灯太大了,我们的司机根本就不敢开车,于是停车去看路况,没想到对面的大货车突然加速,朝我们撞过来了。
  后面一辆大货车开过来,速度也很快,司机喊了一句,叫我们小心,只听到轰地一声,司机被撞飞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