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9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少他没有跟葛书铭一样醉,再说,顾秋没葛书铭这么老实。第一,他酒量比葛书铭好。第二,他借机装醉。
  所以顾秋的现状,要好许多。

  从彤看着他,“今天怎么搞成这样?家庭作业还交不交?”
  顾秋拉了老婆一把,“先去洗个澡吧!今天晚上包你满意。”
  从彤拧了他一把,“马平川很喜欢喝酒吗?把你喝成这样?”
  顾秋说,“他?算了吧,上次差点被白若兰灌死。这次也不是他搞事,是那个雷书记。”
  从彤说,“就是那个对你不满的政法委书记?”
  “除了他还能有谁?”
  从彤叹气道,“唉,他们这种人啊,搞不懂。”
  “只是我有些奇怪,他怎么跟马平川在一起了?马平川是左书记身边的人,你可不能得罪啊。”

  顾秋拿了支烟来抽,“只怕由不得我,马平川现在过来想调查罗书记儿子经商的事,这事挺麻烦的,他找我问话,我又不能落井下石,而他呢,需要的就是有个人落井下石,你说我怎么办?”
  从彤很奇怪,“罗书记怎么就把他给得罪了呢?”
  这个问题,顾秋还真不能说。
  如果说了,从彤恐怕会笑掉大牙。
  从彤说,“你夹在中间很难做的,我可是听说,罗书记的儿子早就恨上你了,说是你在中间搞鬼,把他爸搞下去了。现在马平川又咬着这事不放,对你来说,压力蛮大的。我看你什么时候找个时间,跟罗书记谈一下。”
  顾秋摇头,“没用的,谈了也没用。顺其自然吧!”他对从彤道,“去睡觉吧!宁雪虹那边还有一大箩筐事等着要处理。”

  从彤很敏感,“那个宁雪虹是什么来历?”
  宁雪虹这样漂亮的女人,一般男人哪禁得起她这种诱惑?从彤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宁雪虹一点头,她门口就会排起几公里的长队。可这样的女人,偏偏当了纪委书记。
  对于京城那些事,从彤知之甚少。
  顾秋也没跟她说太多,反正有些内幕,从彤不知道为好。顾秋说,“你就不要问,她的来历,可不是一般人能动得了的。”
  从彤问,“她结婚了没有?”
  顾秋奇怪了,“你关心这个问题干嘛?那是人家的私事。”
  从彤一边脱衣服,一边道,“人家就是好奇嘛,象她这样的女人,究竟会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顾秋道,“听说她还没有结婚,你满意了吧!”
  从彤白了他一眼,“是你满意,关我什么事?”顾秋也脱了衣服,走进浴室里,两人一起洗鸳鸯浴。
  宁雪虹在小楼里望着外面,此刻月亮已经升起。今天已经是阴历十二了,月将圆。
  洁白的月色,透过窗口,照在她的脸上。
  她的脸,洁白无暇。
  右耳边上的小痣,那么清晰。
  这可能是她身上,唯一深色的标志。当然,某些地方除外。

  月光下,美人如玉。
  眉头深锁,巧嘴薄唇,最有个性的鼻梁,棱角分明。
  宁雪虹是一名奇女子,性格刚烈,世所罕见。她的容颜,可以说倾国倾城,风华绝代。但是她的冷若冰霜,拒人千里之外的性格,让她更有一种睥睨天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曾经有算命的先生说,可惜了,她是女儿身,如果是个男儿,此天之下,非他莫属。

  当然,宁雪虹不相信这种迷信,但是她很奇怪的认为,自己对男人无爱。她的骨子里,看不起那种轻佻登徒浪子。
  当然,她也崇拜英雄。
  但是英雄的定义,在宁雪虹心里,又是另一种无比崇高的伟大。在她的眼前,世间英雄,唯有项羽。
  力拔山兮气盖世,横扫**无人敌。
  但是项羽只有一个,空前绝后。
  英雄已经逝,浩气长存。
  他注定只能是个传奇。
  宁雪虹骨子里,崇敬的,正是项羽那种刚正不阿的气势。这一点,与宁雪虹相似。
  今天她来达州,的确有所期待,能从达州模式上,领会到一些反贪的奥义。对于达州反腐运动取得的成就,宁雪虹是打心里认可的。
  至于达州模式,是不是最佳模式,这显然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用宁雪虹的话来说,自己当这个纪委书记,那完全是大材小用。但是偏偏方城事件,却成了她前进的绊脚石。
  她在想,自己肯定是有什么地方没想到,这才导致了自己在方城县的问题上,再难寸进。

  今天晚上,本来是一个很好讨探案情的机会,偏偏来了个马平川。刚才齐雨过来说,葛书铭和顾秋都喝醉了。
  齐雨说,“他们本来就是存心的,故意灌他们两个。现在剩下的那帮人,都跟他们一起搞活动去了。”
  宁雪虹开始有些担心,姓雷的政法书记,分明就是想拉拢这些人。如果这些人,都与姓雷的政法书记搞到一起,达州的平静又会被打破,成为几股势力。
  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宁雪虹很讨厌这种人,喜欢拉帮结派,搞山头主义。
  真正彻底消灭这种现象的最佳途径,就是消灭他们。
  如果别人知道她这个想法,一定会大吃一惊,但是宁雪虹觉得自己很正常。以前也有人说,她这人杀气太重。
  可宁雪虹则认为,自己只是爱憎分明。
  对于那些违纪分子,她绝不容情。
  通过这几天的事情来看,她对姓雷的政法委书记有了一种厌恶感。认为这个人太世故,官场气息太重。
  看着月亮,悄悄地爬到头顶,又落下去。

  宁雪虹就坐在窗前,不紧不慢地喝着茶水。
  齐雨敲门进来,“宁书记,怎么还不睡?”
  宁雪虹说,“还早!”
  齐雨洗了澡出来的,头发还有些没干透,空气里弥漫着一股发香。宁雪虹打量着她,“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练武的?”

  齐雨说,“十二岁的时候吧!”
  宁雪虹看着齐雨高挑的身材,幽幽地说了一句,“辛苦你了!”
  齐雨笑了起来,“别这么说,我只是敬佩你的为人,如果换了其他领导,给我金山银山我也不干。”
  宁雪虹道,“看得出来。”
  齐雨说,“其实我不适合当秘书,顶多帮你开开车,打打架而已。”宁雪虹说,“够了,你已经很不错了。再说,我也不习惯用秘书。”
  齐雨道,“将来你肯定要进入最高层的,我真心希望你是一位好领导人。我想在那时,天下无贪。”
  宁雪虹笑了,天下无贪。
  多么美好的愿望。
  宁雪虹望着天空,月色渐渐消隐,乌云密布,几颗星星露了出来,远远挂在天边。
  她喝了口茶,“你的愿望太美好了,齐雨。”
  宁雪虹笑的时候,真的很美丽。
  齐雨跟她有一段时间了,很少看到她如此微笑。上次顾秋在河边救她,不知什么原因,还被她踢了几脚。
  对于宁雪虹的性格,齐雨也捉摸不透。

  齐雨身为一个美女,万里挑一,她的眼光是十分挑剔的。可连她也觉得,宁雪虹的笑容很美丽。
  此刻她在想,如果宁雪虹不长年板着这张脸的话,其实非常漂亮。而且不是一般的漂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