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9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掂起脚在他沾满酒味的唇上吻了吻,“我不想你为难,原本就是我该退场的时候。”他沉默不语,手指在我吻过的地方触了触,“委屈了。”我一脸媚气说乔先生以后对我好一点,这点委屈我不会放在,乙上。他笑着问我对你还不好吗。我戳了戳他胸口,“差得远呢,及格分都不给你。”
  挑起他对常锦舟不请自来令我尴尬退场的不满与对我的怜惜后,我见好就收,不作半点停留,转身与等待和我聊天的阔太太们告辞,她们问我怎么刚来就要走,我朝常锦舟努了努嘴,“这不是乔太太到了吗,女人善妒。”
  她们点头表示理解,“宽仁大度知礼懂事养太太真是比不了您,外界对您误会深,从这件事就看出,您才是真正有风范气度的明珠。”“乔太太就算真的打我一巴掌,我也应该受,这一路走来莫须有的委屈低毁我早不放在,白上。”
  她们和我拥抱告别,我走出宴厅没有离开酒店,而是绕道去旁边休息室,此时里面无人,很是幽静,我随手从货架上拿起一本杂志翻看,顺便斟了一杯温水。我看了几页,估算时间差不多,端起水杯饮用,下一刻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阵夹杂着浓烈香水的劲风扑面而来,将我头发掀起飞扬,我没有抬头,无比悠闲又翻了一页。“我等了你二十分钟,再不来我都准备离开了。
  不过我清楚与乔太太心有灵犀,肯定会想到一处,我走了你去哪里找我。”她踩着高跟鞋走进来,“我可以告诉苍哥你的真面目,是你主谋了这件事,故意讴我,给我难堪。”我不屑一顾嗤笑,“养太太以为自己能吗。你刚才不说,现在回去翻供,他会相信吗,再说你的证据是什么。“谁进了他的办公室,拿起了座机,拨通了我的号码,只要调出不玫自破。”
  我放下杂志,指尖捏起胸口垂挂的项链,把玩那枚宝石,“真不巧,在我第一次以股东身份去蒂尔,我就命令保安部把摄像监控一律撤掉,我不喜欢被人监视,没想到这次真派上用场了。”她所有揭穿我报复我的后路都被堵死,怪她暴露了自己的手腕,警醒我和她这种段位的正室争斗,绝不能留下蛛丝马迹。常锦舟咬牙切齿,“你真卑鄙。”我莞尔一笑,“才看出来呀。”
  常锦舟气急反笑,她将长发抨到耳后,更加清楚让我们看清彼此的脸,“你如意算盘没有打好,我和你的下场不一样,你无法把曾经发生在你身上的难堪和耻辱复制给我,因为我是妻子,我只会受到同情,而你是唾弃。”
  我低低笑出来,“天底下哪个女人愿意要别人同情啊。同情对于高傲的乔太太来说是更加耻辱的一件事。”我起身朝前走了两步,和她两颗头颅交错,在我的唇距离她耳朵几厘米停下,“我真正的目的是要显示我如何温柔,大度,体贴,而乔太太,如何斤斤计较,锋芒毕露,寸步不让,让自己的丈夫都有些下不来台呢。”她知道自己上当了,我那次仅仅是大庭广众失了颜面,过去就过去了,可她扣上了善妒的帽子,很有可能因此让乔苍反感,她完全有苦说不出。她垂在身侧的手握成拳头,胸口剧烈起伏着,“我承认,活在温室的我,和活在恶劣沙摸里的你,手段差了一些,可我说了,你嚣张不了几日。”

  她朝后退了半步,似笑非笑凝视我的脸,“你是否知道,我爸爸想要纳你做妾,做常府的六姨太。”我冷笑,“他想不想是他的事,我肯不肯是我的事。”“你不肯就有用吗?从前周厅长在,他不得不忌惮,毕竟他把持那么多警力,我爸爸也不想惹祸上身。可他这点心思没有熄灭,周厅长牺牲后,他前所未有的渴望被猛烈点燃,二姨娘来特区求子,真正目的也是我爸爸要来找由头降你,明面求子,私下,}肖无声息掳走你,你愿意与否都逃不过,我爸爸的四姨太就是他强制掳进府,谁管得了他。条子吗?

  " 常锦舟嗤笑,“包养二乃在这个社会早不稀奇了,是男人的特权,条子管不过来的。人走茶凉,他们不会为一个寡妇卖命的。”她舔了舔艳红如血的嘴唇,“我爸爸没有放弃这个念头,他不过权宜之计。他手里握着很大的诱饵,苍哥对那个诱饵期待已久,得不到这个诱饵他就无法称霸南省黑帮,他是渴望站得更高的男人,他对于权势和地位永远不知满足她手指掸了掸我肩膀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我会想办法加大那个诱饵,苍哥会动心的,何笙,好自为之。”

  我瞥了她一眼朝外面走,这条灯光璀璨的走廊飘荡着悠扬的乐曲,我仰视头顶水晶般梦幻的天花板,“使女人立于不败之地是心机与格局。而不是感情婚姻的一亩三分地,我在男人天下需要斗争得太多了,我役打算和你抢丈失,当然你这样认为,我也不否认,毕竟人心是会变的。”“你抢不走我男人,识相的话孩子生都不要生,他未必有福气长大。
  你不想伺候老头子,就不要再惹我。”我扭头看她,一脸冷意,“乔太太,不要狠错了路。真到了我伺候你爸爸的那天,我要你整个常府做我盘中餐。”她脸色一变,我咧开嘴笑,“你猜,我有没有这个本事,劝你不要引狼入室,自讨苦吃。我从麻雀变凤凰过得如鱼得水,你从凤凰变麻雀,可是生不如死呢。”我脚底生风走出维多利亚,司机在车里等我,见我出来立刻下车迎接,在我头顶撑了一把伞,我推开他,“先不走。”

  他问我等谁。我似笑非笑说,“等我的筹码。”我站在雨中巢湿寂寥的街道,凝望被雾气包围的路灯,天空荫沉沉的,没有一丝光亮,只有无尽雾霭,不知雾霭后是否有月亮和星辰。雨还在下,仅仅是渐浙沥沥小了许多,空气很闷热,偶尔掠过一阵风,又凉得人发抖。我在这样的箫瑟寂寞中等了一个小时,脚发麻了也不肯离开,司机多次要搀扶我上车,都被我拒绝,直到又过去半个小时,乔苍和常锦舟终于从维多利亚里走出。

  他们和身边许多农冠楚楚的宾客道别,常锦舟转过身与几名太太握手拥抱,司机看到这一幕问要不要替我过去打个招呼,告诉先生您还没有走。我摇头说不,有些原本很有把握的事,很让人心疼触动的事,自己发掘美妙不可言,一旦被旁人戳破,不仅没意思,还失去了味道。司机笑了笑没说什么,我藏身在树后,藏的角度很有趣,别人看不到我,乔苍却能,他在转身与一对老年夫妇告辞时,越过其中夫人的头顶看见了我,我单薄而妖艳,清冷又无助,站在落水的树下,孤零零看着他。

  我头发和脸孔被打湿,像极梨花带雨的模样,他身体一僵,隔着霏霏缠绵的雨幕看了我几秒,不动声色打点那些人,他招呼秘书说了几句,秘书点头找到常锦舟交谈,她听完立刻跑到养苍身后,拍打他脊背,红唇焦急阖动着,他们纠缠了几分钟,常锦舟才依依不舍独身上车,司机进入驾驶舱,向巢湿雾气的路口驶离。又一批宾客从大门走出,试图上前与乔苍道别问候,他顾不得应付那些人,直接脱掉西装朝我疾步走来,他把农服披在我身上,“为什么不回家。”我笑着说,“我贪睡,淋点雨冷可以清醒,能撑到你出来陪我一起回去。”他说胡闹。

  日期:2017-09-29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