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只是为了现在的位置 J 不得不在明面登上乔总的船,人,息是不由己的嘛,我也要保住饭碗,再谈所谓的忠孝礼义。”我点头,“我理解。喝茶的事我役有时间,不过卢股东的诚意我看到了。”他笑了几声,“那我先走了,不好让人看到,何股东有需要,您尽管联络我。”
  我和他握了握手,目送他离开,卢章枉背影消失在电梯门内的同时,乔苍办公室门被拉开,他带着两名部下走出,他们和我打过招呼先行一步,养苍问我刚才和谁说话。
  我面不改色撒谎,“是卢股东,他要见你,我记仇故意说你不方便,他气不过和我起了争执,反正我在蒂尔的人缘很糟,我也不需要为自己留口碑。”他牵起我的手下楼,我随口 i 司他觉得卢章枉这个人怎样。他说还可以,奸诈贪婪,但有些本事。
  我心里基本有数,乔苍对卢章枉明显比对杜兰志印象稍好,有适当重用的打算,他主要津力在码头和盛文,掌控蒂尔需要老臣开路辅佐,杜兰志过分锋芒毕露。
  甚至当初有篡位的念头。乔苍这么多疑,当然是弃掉他。卢章枉是乔苍心里很有用处的人,投诚到我魔下,我接受了自然可以利用。我们走出蒂尔,已经是傍晚七点三十分。

  这座城市又开始下雨,云朵纠缠成硕大的一团,笼罩在没有晚霞没有月亮荫沉沉的天空,霏霏细雨里,乔苍隔着蒙蒙的雾气问我要不要散步。我笑说来得及吗。他看了一眼腕表,“役什么来不及,大不了晚一点。”
  他揽着我的腰,朝华灯初上的街道尽头走着,车在身后缓慢滑行跟随,雨水很浅很细,落在身上柔轮无比,顷刻间便融化,乔苍眼睛里是透明的雨幕,是巢湿的街道,是我湿德渡的脸孔,是颜色缤纷的伞,还有绵延不绝的树这是最浪漫而温柔的时节。
  役有比这还美好的时刻,他无声无 』 自、,没有征兆,撩拨我的心弦,我和他几乎同时张口,我让他先说,他偏让我说。“你三十六岁生日快到了,对吗。”他想了下说似乎是。
  他笑得轻桃,“怎么,何小姐记在心上。”我盯着落在他洁白衣领的雨珠,“偶尔想起,没当回事。”他手指在我唇上点了点,“你嘴硬又嚣张的样子,让人又爱又气。”

  “你刚才要说什么。”他捧起我的脸,将一层薄薄的雨水抹掉,“什么都没想说。”“可我看见你张嘴了。”他一脸痞气说想吻。我推开他身体,嬉笑着朝前跑,他眼底漾着笑意,我跑出几米险些绊倒在一只井盖上滑倒,他不再纵容我,将我拦腰抱起塞进车里,我挣扎着还要下去,他按住我不安分的身体,盼咐司机开车。
  行驶出一半路程,乔苍递给我一件蓝色旗袍,旗袍是新的,出自名店定制,我问他怎么车上还有女人衣服他说那天路过店面,看到觉得我穿上会很美,买了忘记。
  这种顶级晚宴我这一身确实不合适,隆重些才不会在一众女眷里失色,我让司机升起挡板,脱掉身上的职业装,乔苍凝视我完全暴露在他视线里的肉体,只穿着一条丨内丨裤,没有半点遮掩的肉体。他很少仔细看过我,他只知道我的样貌,知道我很诱人,知道我风情,却不曾对我每一处细致观赏。
  他仿佛没有那样的兴趣,他更愿意狂野征服。他也曾温柔吻遍过我全身,让我有那么一瞬间,宁愿溺死在他的漩涡里。他喜欢在昏暗模糊的光束中**,没有声音,没有一切,只有我和他,一张库,一扇窗,在一种看不清彼此的温度和亮度里。
  他和周容深不一样,他不顾一切吃到嘴里,吃对他是最大的快感,而周容深喜欢观赏我,我任何地方他都看过无数次,他看时眉眼间的柔情,就是让我达到巅峰最好的催情剂。周容深所有不及乔苍的浪漫,都转化成了在库上玩弄我的情趣。
  乔苍目光在我高耸饱满的胸脯和深沟看了许久,他闷笑一声,“毫无瑕疵,肤若凝脂。难怪周容深藏了你三年,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愿将你拿出来示人。我也想铸一座金屋,藏匿不给人看。”我侧过脸问他,“你要藏几年。”他眼底忽然浮现出一抹认真,“一辈子怎样。”我嗤笑出来失去光华的脸。
  “一辈子那么长,乔先生现在这样想,等我年老珠黄,会恨不得立刻丢掉我,再也不看我那张“何小姐这么没自信吗。”他手指在我滑腻的大腿上流连忘返,“你不要忘记自己是妖津,妖津即使年华老去,也有魅惑男人的资本。”
  我忍笑别过头,两只手背到身后系扣,怎么都摸不到最后一排,他拂开我说。“我来。”他将我垂摆的卷发持到耳侧,露出雪白削瘦的脊背,他一边帮我系扣一边轻轻啄吻着,我听到他含糊不清说,“我对你无时无刻都有冲动,是不是病入膏育。”
  我微微前倾,让自己身体弧度看上去更加妖烧,“这种病是绝症,只有我有药可以解救。”他嗯了声,将我放在他腿上,“解救了会怎样。”我仰起头看他的脸,“就会治愈。”
  他笑说我宁愿一直绝症。我葡富在他坚实的腹部,浅浅呼吸着,他手穿梭过我浓密的卷发,“这几天把头发拉直 J 我喜欢你原来柔顺时的样子。”“那这样的我你不喜欢吗。”他用手掌盖住我眼睛,声音里含着笑意,“哪一面的你我都喜欢。”
  我没有告诉他,即使曾经属于何笙的模样又回来,那个原本的何笙也不会存在,我浑身竖起尖锐的剌,戴上虚伪的面Ju,连我都不知道该怎样回到依靠周容深给我全部时的那副模样。乔苍更爱这样的我,只是他不知道而已。狐媚,狡黯,歹毒,聪慧,这样的我最适合他,那个小鸟依人柔情似水的何笙,是周容深的最爱,却只会让乔苍失趣厌倦。

  我在他温暖的掌心里眯了一觉,我迷迷糊糊醒来时,车已经停在维多利亚正门外,红毯上衣香鬓影,视线所及都是西装革履的男士与奢华礼服的女士,比我以往任何一次宴会见到的宾客还要高贵端庄。皇家晚宴不是吹出来的,能达到这个门槛,绝不是暴发户级别的富豪,都是传统富商,坐拥乍舌的身家,仅仅气质谈吐就很震慑人。
  乔苍牵着我手下车,我踩着津致玲珑的水晶鞋,没有高跟,但依然优雅。旋转门正中央距离地面四五米高的位置,维多利亚四个流光溢彩的字,被霓虹灯灌满,不断闪烁变换着颜色,我置身幻影中,迷离的光束笼罩在我婀娜妖烧的身段,我挽着养苍步上红毯的霎那,宴厅内喝酒交谈的宾客不约而同在谁的一声惊呼中朝这边望过来,我那一刻有些恍惚,这好像一场婚礼。
  一场属于我的,我做主角的婚礼。周容深是唯一一个许诺过要给我盛大婚礼的男人,可惜他逃了,逃得干脆,天涯海角都不给我找到他的机会,我知道我这辈子不论得到再多,也不会拥有一场婚礼,一个新郎,一段纯粹没有仇恨和遗憾的爱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