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1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不肯说,李牧野就只有胡乱猜测,信口说道:“该不会是他把老婆孩子都送给了你吧?”
  这句话说者无心,听者却有意了。金度勋个性孤僻傲岸,工作以外,几乎不跟任何人有私下交往。革命了一辈子,他也就楚秦川这一个朋友。当日他带着妻子越过图们江来到中国,走投无路下,只想到了楚秦川这一个朋友。于是便把全奉珠托付给楚秦川照顾。
  本打算风头过去了便把妻子接回去,却没想到赶上了两国交恶,一晃儿便是八年不通音信。再联系上的时候,全奉珠已经成了楚秦川续弦的妻子。金度勋骤闻噩耗不由勃然大怒,但是在了解了事情的全部过程后,又无奈的原谅了妻子和老友。
  原来当年楚秦川将全奉珠带回家后,便一直以请来的保姆做掩护。却没想到天有不测风云,楚秦川的原配夫人在工作中出现意外,丢下老楚和三个孩子走了。二人父母早亡,楚秦川工作繁忙,家里便全交给了全奉珠。
  日子久了,三个孩子对全奉珠感情越来越深,全奉珠对这个家也越来越有归属感。楚秦川渐渐对她有了别样心思。只是碍于朋友义气,不敢捅破这层窗户纸。一直到楚秦川的夫人过世后第五个年头,一次人口大普查给了二人一个借口。
  二人婚后的第二年,忽然有一天,金度勋找上门来,没有接回妻子,却看到了妻子跟好友的爱情结晶。金度勋先是勃然大怒,在闻知真相后,只能怀揣伤心决然而去。从此以后,他便彻底放弃寻回全奉珠的打算。又过了些年,全奉珠已经完全在中国站稳脚跟,却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大女儿金香姬。
  楚秦川心疼妻子,只好厚着脸皮去联络金度勋,却没想到金度勋那时候刚检查出肝癌末期,正有意安排后事。把金香姬托付给亲生母亲和老朋友自然是再可靠不过了。只是这事儿说起来容易,听起来却着实有些尴尬,尤其是对光辉伟岸正确了一辈子的楚秦川而言。
  李牧野一语道破天机,楚秦川尴尬之余却还是微微额首,坦然道出过往。李牧野听罢多时,不禁慨叹道:“老金这辈子就交了你一个朋友,他没看错你,却错看了这世道。”
  楚秦川道:“你年纪不大,眼光却很毒辣,世俗人心看的很透彻,就这一点便不简单。”
  李牧野道:“您这是在表扬我练达还是在损我市侩?”
  楚秦川正色道:“我是在提醒你不要辜负了老金对你的期望,有些话他不方便说,我作为他托妻献女的朋友,香姬的继父,必须提醒你一句,我们可以接受她喜欢任何人,但绝不接受她被任何人伤害!”
  这是一个父亲的警告,想到金香姬离去前那一夜,李牧野不由心头恻然,沉默半晌,竟无言以对。
  古尔诺夫死亡事件持续发酵,如今莫斯科城里最头疼的人莫过于提莫夫了。
  之前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情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古尔诺夫的两个儿子都拒绝回到莫斯科接班,直接导致轮胎帮群龙无首,彼得洛维奇空有才具,却没有那个财力来支撑铝矿厂和那几家夜总会的运营费用。就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古尔诺夫的老婆忽然跑到了伦敦,出手购置豪宅,摆明了不打算再回莫斯科了。
  这个举动让彼得洛维奇彻底被激怒了。连续三个工作日,轮胎帮成员到处惹是生非。最终这些麻烦事都着落到了提莫夫的头上。轮胎帮到处煽风点火,提莫夫疲于应付的同时,一直在寻找根本的解决之道。
  这时候他当然希望有人能站出来接盘稳定局势,事实上也的确有一个非常有实力的人物间接向他表示出愿意接受的意向。只是这个人选在提莫夫看来很不理想。因为这个人就是与古尔诺夫齐名的金属业巨头,大寡头查尔莫夫。

  古尔诺夫的老婆携款离境,把所有不能带走的资产委托出去拍卖。因为轮胎帮的存在,这些优质资产并未吸引到多少人的兴趣。查尔莫夫是率先表示收购意向的,面前为止也是唯一的人选。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此时此刻却悠闲自得的躲在莫斯科南郊的房子里等待时机。
  自从楚秦川来到身边担任安全顾问,李牧野的日子更好过了。这楚老先生是个诲人不倦的性子,作为陈炳辉曾经的老师,他能指点李牧野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从近身格斗技巧,到枪械运用,再到肢体语言分析,言谈沟通技巧,他传授的东西跟李奇志教过的完全是两种风格。
  李牧野亲手打杀了古尔诺夫的小儿子,不过这件事还没来得及发酵,古尔诺夫就突然暴毙而亡,至少在不明就里的外人眼中这两件事似乎没有什么直接联系。关于古尔诺夫的死,除了金度勋和李牧野两个当事人外,就只有楚秦川是了解内幕的。李牧野甚至连提莫夫夫妇都没有告知真相。

  提莫夫忙活的焦头烂额,李牧野却躲在老崔家闭关跟楚秦川学本事。老楚同志是个很好的老师,主要好在因材施教,不拘泥于俗套常理。他不会一本正经的用上课培训的方式教李牧野任何事,而是会采用下棋或闲谈的形式在不经意间把他希望李牧野能理解的东西传授。
  这一天,二人正在老崔家的客厅里下象棋。
  老楚最擅长的是围棋,但李牧野只会下象棋。老楚找李牧野下棋不是目的,所以也就没计较象棋还是围棋的问题。
  交手之后,李牧野运用起李奇志传授的江湖残局手段,在入局绞杀阶段的确占到了一些便宜。但就在他狂飙突进的时候,楚秦川忽然连下妙手,偷袭了李牧野的大后方,最终在少大子的情况下凭着局部的优势取得了最终胜利。
  “你下棋太看重一时一地的得失,缺乏全局的战略眼光。”楚秦川指着棋盘说道:“我必须承认你懂的一些江湖野路子小手段确实不错,如果作为一个别人手中的猛将去冲锋陷阵,你可以说已经合格了,正如之前你在做情报买卖时所表现出的那样,但现在,你的角色变了,作为独立操盘者,你还没适应这种变化,眼界格局还是以前的江湖草莽水平。”
  李牧野刚要争辩几句。老楚却摆手打断,微微一笑,继续说道:“我不是瞧不起江湖草莽无龙蛇,而是想让你明白,任何时期都是有主流思想和意识形态的,你要做操盘手,就得先学会看清楚大的形势,明白我的意思吗?”
  李牧野闷声不响的重新摆好棋子,才道:“说实话,我来俄罗斯主要是为了找姐姐的,至于其他事情都是搂草打兔子顺便做的,现在,我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陈二姐安排的结果,辉哥跟我说,她若是不想让我找到姐姐,无论我怎么使劲儿也是白搭,所以我已经对在俄罗斯找到姐姐这件事不抱希望,如今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低调的赚取更多的钱,因为我需要钱。”
  楚秦川随手走了一招仙人指路,道:“咱们不是清教徒,所以都离不开钱,你的想法没问题,但我提醒你注意的是,赚钱的同时要学会看清自己和周围的环境变化,只有这样才能进退自如立于不败之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