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80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从他的神色中感受到诀别之意,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一时冲动道:“你留下来,我全力以赴帮你!”
  金度勋笑了笑,莫名其妙道:“就算到了这一刻,我也无法对你完全满意,如果不是别无选择,我其实还想再住一阵子的,但现在,他们已经追踪到了这里,我如果继续留下来,只会害了这可爱的一家人。”
  “他们是谁?”李牧野问道。
  “不喜欢我的人,或者说被我挡了道路的人。”金度勋道:“具体的细节你慢慢向老楚打听吧。”说罢,开门离去,走的十分决然,一去不回头。
  李牧野动身追到门口,只看见一片漆黑的夜。
  他究竟为了什么找到这来的?金香姬被他弄到哪去了?他帮助自己杀了古尔诺夫却没有继续逼迫自己做事,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
  古尔诺夫死了,金度勋走了。一下子,李牧野以后的麻烦和眼前的危机全都解决了。
  事情顺利的超乎预计,但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刀兵入库马放南山。
  古尔诺夫死后,留下的权利真空将由谁来继承?他的死会不会引发已经接受招安的寡头们的反弹?一千多人的轮胎帮失去了控制,闹起事来也是一个大麻烦。提莫夫作为内政部次长,被政府方面派出来全权负责相关事务。这些事情的确够他喝一壶的了。而作为始作俑者,李牧野责无旁贷的要帮干姐夫搞掂这些麻烦。
  金度勋走后的第二天中午,老崔家又来了一位黄皮肤的中年客人,直呼其名要见李牧野。正在提莫夫家中帮助出谋划策的李牧野接到老崔媳妇打来的电话后立即意识到是老楚到了,赶忙放下眼前的事情匆匆赶回提莫夫家。
  再次见面,楚秦川要比之前见面时显得苍老了一些。胡子刮的很干净,鬓角灰白,面带和蔼笑容看着李牧野。一想到这貌似和善无害的老家伙差点害死自己,李牧野就觉得脖颈子里头冒凉气。
  生和死,说起来总是很容易,东北人打架,经常叫嚣着要把人怎么怎么弄死。但真正谈笑杀人,终结另外一个人的生命却绝非简单的事情。
  “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楚秦川率先打破沉寂,道:“很高兴能看到你还活的好好的。”
  “老先生,我也很高兴看到你也活的好好的。”李牧野孩子气的着恼道:“你知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和金香姬都几乎死在你手上!”
  楚秦川嗯了一声,点头道:“小辉赶到的非常及时,弥补了我的错误,所以我欠了他一个人情。”
  李牧野道:“这么说,您已经做好准备担任我的安全顾问了?”

  楚秦川道:“对于一个退下来又不想休的老家伙而言,你这份差事也算不错了。”
  “我现在已经脱离了情报掮客的行当。”李牧野道:“你来我这里工作可以,但不能干涉或影响我的工作计划。”
  楚秦川呵呵一笑,道:“虽然我不认可你的说法,但可以接受你的条件,只要我在你这里干一天,就负责你这小脑袋瓜子留在脖子上一天,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绝不过问,除非你主动找我帮忙则另当别论。”
  对于这老狐狸的话李牧野是半信半疑,点点头道:“但愿你能言而有信。”又问道:“你为什么不认可我的说法?”
  楚秦川居然调皮的眨眨眼,道:“你真的想知道?”
  李牧野不耐烦的:“不想知道我干嘛多此一问呀?”
  楚秦川呵呵笑着说道:“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说说我的想法。”他加重语气郑重其事说道:“因为我非常了解陈淼那丫头的厉害和行事风格,她在你身上做了许多铺垫,却还没有榨干你最后的剩余价值,这可不是她的风格。”
  “陈淼就是陈炳辉的二姐?”
  楚秦川点点头,不无遗憾的:“如果不是这丫头,我或许还可以在新岗位上干几年。”他说话的时候,腰板拔的笔直,语速均匀充满了控制欲如的自信气度。尽管已经是六十岁的人,但是看得出,他非常不服老。
  李牧野今年才二十二岁,在楚秦川面前,无论是年龄还是阅历,都还只是个孩子。尽管小有成就,也有些小手段和小聪明,但扪心自问,对彼此之间的差距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这么说,您觉着她还会来找我的麻烦?”李牧野有些担忧,语气和神态都谦虚了许多,请教的口吻问道:“您觉着她会怎么做呢?或者说,您认为她对我还会有哪方面的需要?”
  “不一定是要找你的麻烦。”楚秦川道:“也可能是她发现了你身上有什么特别的潜质,所以才改了主意,允许你从那一行里脱离出来,而我之所以来到你这里,也是想看一看她究竟在你身上打着什么主意,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吸引她,甚至连那些唾手可得的珍贵情报都不搞了。”
  李牧野苦笑自谦道:“我就是一半文盲,除了不计后果的傻大胆儿外,根本没什么本事。”
  楚秦川哈哈笑起来,道:“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那我这双眼睛就白看了六十年世情人心了。”
  李牧野觉着不能再继续这个话题了,话锋一转,忽然问道:“您怎么看金度勋这个人?”
  金度勋是一个不需要任何人可怜的可怜人。他这一生遭遇了很多不幸,可所有的不幸都是自作自受。楚秦川对他的评价很高,言语间毫不掩饰惺惺相惜之情。但是他又丝毫不同情金度勋的遭遇。
  他对李牧野说,强者一切选择自主,所以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怜悯。哪怕被他毕生忠诚的祖国背弃,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楚秦川最后说道:“干我们这一行的人很少有好结果,他这一辈子都在为他的国家奋斗,也是该为自己任性一次了。”
  李牧野从楚秦川的话语中敏锐的把握到了一些不寻常的内容。 不禁问道:“您的意思是,他现在做的事并不代表国家的立场?”
  楚秦川想了想,点头道:“如果你知道全奉珠的事情,就该知道金相云就是那个逼的金度勋把妻子送走的人。”
  李牧野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情,道:“金度勋不是要救金相云,而是要杀了这个人。”
  楚秦川道:“我的这位老朋友等这个机会已经等了许多年,他现在身患绝症,已经时日不多,所以才想要在临走前安顿好女儿,了断旧日这段夙仇。”
  原来是这样。李牧野恍然大悟,道:“难怪他离开前会说有人在追踪他。”
  “追踪他的人叫朴正恩,刚从瑞士回国接替他的工作。”楚秦川道:“金度勋检查出末期肝癌,本应该留在医院里等死,朴正恩接替他的位置后第一件事就是要调整金香姬的工作,金度勋得到消息后便立即私自出境来到莫斯科。”
  “所以,金香姬不是去执行什么任务了,而是跟她母亲一样被金度勋藏起来了?”李牧野目光灼灼盯着楚秦川,问道:“您一定知道金度勋把香姬藏到哪里了?”
  “我的确是知道的。”楚秦川的神气有些古怪,道:“不过就算你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这事儿说来话长,我受朋友之托,该说的自然会说,不该说的一个字也不会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