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牧野想说就算生活在你们那边也未必都能遇到这种倒霉事。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改成了:“你还年轻,有很多机会可以改变命运,你爸爸也说过,只要我能帮他完成任务,他可以允许你留下来。”
  “怎么可能呢?”金香姬自嘲的笑道:“一切脱北者都必须下地狱!”
  李牧野道:“也许你并不是那么了解你父亲。”
  金香姬道:“我妈妈离开那年我八岁,我用了十六年来搞清楚他是怎样的人,难道还不如你才认识他不到十六小时?”
  李牧野道:“我不了解他,但我了解男人,如果我有你这样一个女儿,一定会不计代价的保护你不受伤害,他允许你今晚留在这里已经说明了他并不完全是你所想的那样的人。”

  “别再说笑话了。”金香姬贴在李牧野耳边悄声说道:“我之前对你说的是假话,事实是我对他说,你是个重感情的男人,如果我跟你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会对他接下来的任务有帮助,然后他才同意了我的请求,你懂了吗?”
  “不懂。”李牧野干脆的:“我只知道你爸爸不是傻子,而你就算是长这么大了也只是个孩子。”
  “管他呢!”金香姬抱住李牧野的头,胡乱亲了几下,道:“我明天就要离开莫斯科了,下一个任务还不知道要去到哪里,也许是在南亚,也许是在中国,反正在哪里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将军家族的事业,为了这个他们让我陪谁我就得陪谁,你要是不想我留下终身遗憾,就请你今晚好好爱我一回吧。”
  “好的!”
  次日晨,李牧野从睡梦中醒来,身边已经空空如也。一片染血的绢帕留在枕边,金香姬一句话都没说就走了。
  门外传来金度勋的声音:“你的呼吸节奏变了,我确信你已经醒了,跟我出来谈谈吧。”

  院子里,金度勋和李牧野站在熊圈外,李牧野丢进去几片鸡骨架,大熊吃的津津有味,小熊的体型已经很接近大熊,但力量还差很多,只能抢到大熊唇角掉落的残羹剩饭。
  “她终于还是长大了。”金度勋看着小熊说道:“但还是不够聪明有力。”
  李牧野道:“成长不只是身体发育的过程,她需要的是离开你的保护后真正的历练。”
  金度勋歪头瞥了他一眼,道:“我很讨厌你,或者说,换做任何一个人在这一刻出现在我面前,都会让我十分讨厌!但我必须承认,你是个够聪明也够有力的年轻人。”
  李牧野道:“我比她还小两岁。”
  “才二十二岁。”金度勋道:“我今年五十四岁,算起来已经有十六年没出外勤任务了,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就是你这个年纪,在南边和几个人民军兄弟一起执行渗透任务,当时真是紧张的要死,不过好在有老班长带领,最终完成了任务。”
  李牧野道:“你十六年没出外勤任务,现在却亲自出马,看来真的是很重视这次行动了。”
  “不出现意外的话,这应该就是最后一次啦。”金度勋道:“你现在已经明白我对这次任务的执着之心,就应该知道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终止任务,如果有必要,就算你是我女儿喜欢的男人,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杀掉你。”
  他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眼神突然锐利起来,盯着李牧野的眼睛,道:“碍手碍脚的傻丫头已经走了,你不要再跟我耍花招,如果不幸被我察觉到,我会先杀了这一家人。”

  李牧野从他的目光中读到了决绝和杀气,后脖颈一阵阵冒凉气,心中暗自凛然。嘴上却道:“放心,该做的工作今天就会开启,很快就会有消息了。”
  金度勋点点头,道:“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不会明知故犯做出糊涂的选择。”
  李牧野一脸怅然,道:“我也希望你从没做过让自己后悔的糊涂事。”
  如果你有想要忘记却又忘不掉的人,最坏和最好的办法都是喝酒。
  轮胎帮管理的夜总会里,李牧野正围坐在舞台边欣赏上边的舞娘表演。老崔滴酒不沾,在一旁跟坚果较劲。

  买醉的人总是不容易喝醉,李牧野已经喝了很多,却还是忘不掉金香姬那卑微令人心碎的声音。
  必须忘了她,或者是必须让自己不那么在乎她。心里头已经有了一个娜娜,不能再装进去别人了。一个男人不应该有那么多不计后果的情感牵绊。李牧野在心里头对自己说。而一个出色的老千,甚至都不应该有所谓的真感情。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能够避免还是尽量控制着避免才好。
  一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子正走到舞台边,摇摇晃晃,但不是喝醉的样子,倒像是嗑了太多的药,有些嗨大了。
  金发碧眼年轻人摇晃着身躯来到舞台旁,脱下裤子对着台上舞女撒了一泡尿。大声叫道:“嗨,**,你点的伏特加来了,快他吗过来喝一口!”
  舞女是从舞蹈团请来的,不认识年轻人,见状不由得又羞又怒,对着金发年轻人比划了一个竖起中指的手势,骂道:“去吃屎吧。”

  李牧野愤而起身,老崔凑在耳边提醒道:“老板,这是古尔诺夫最疼爱的小儿子列昂尼德。”
  这个名字是狮子一样的人的意思,可见古尔诺夫对这个小儿子期许很高。李牧野迟疑了一瞬,想到金度勋又想到古尔诺夫,松开了拳头,却抓起了一支厚底长颈的酒瓶子。
  “就是一混蛋而已。”李牧野目露凶光,甩开老崔的手,跳过去对准这小子的太阳穴就是一酒瓶子。
  噗通一声,这小子当场倒地,抽搐了几下,竟不动了……
  情义二字不是拿来说的,只有做出来才是真的。
  老崔向警方自首误杀了古尔诺夫的小儿子列昂尼德。

  李牧野虽然厚黑,扪心自问却还有底线,一开始是拒绝的。但老崔的理由比较充分。他说老板出了事,大家都没饭碗了,老崔出事了,老板可以动用关系捞老崔,还可以照顾所有人。
  李牧野认可了他这个说法。
  染血的酒瓶子,指纹,舞女证词全都对得上。李牧野交了一大笔保释金,又请提莫夫做工作把谋杀案办成了误杀案,这才把崔可夫保释出来。然而,谁都清楚,真正的麻烦并不是来自警方的。
  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悲剧。无论是否出于主观故意,这个仇注定结下了。

  古尔诺夫在电话里说儿子是他的底线,所以他没有选择,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也要给儿子报仇。
  李牧野同样没有选择,老崔是替自己顶包儿,无论如何不会把他交出去,所以只能应战。
  本来貌似牢不可破的联盟,就这么决裂了。
  古尔诺夫其他儿女都出国了,这些日子资产也转出去不少,现在他已经能彻底豁出去了。而心情低落年少气盛的李牧野则根本没想过做点什么挽回局势。
  新公司刚开始运营就显示出了试点效果。古尔诺夫的屈服让其他本就摇摇欲坠的寡头们感受到绝望的同时也看到了机会。纷纷或明或暗的表示愿意接受这个模式被政府招安。为此,提莫夫还得了一枚总统先生亲自颁发的荣誉勋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