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的。”中年人道:“如果你还愿意继续为人民武力部效力,我们很愿意继续跟你做朋友,满足你的一切需要。”
  李牧野皱了皱眉,强硬的:“如果我想单方面结束这种关系呢?”
  中年人道:“除非你不想继续在这世界上生存下去了!”
  李牧野冷笑:“这里是莫斯科,不是平壤的集中营。”
  中年人咧嘴笑了笑,那道伤疤竟像是活了一般,看上去十分恐怖。
  “不管是在哪里,如果金度勋想要取你性命,你就不要想再活下去!”
  李牧野别过脸去,道:“那就只好各凭实力说话了。”
  老崔从房檐下悄悄走向腊梅树,狗熊一样的身躯,步履却轻盈的仿佛一只灵猫。中年人似乎毫无所觉,可就在老崔猛然扑上去的瞬间,金度勋忽然转身,动作快如闪电,亮肘抬腿,胳膊肘砸在老崔的下巴上,打的老崔一趔趄,又被他飞起来的一腿踢在了颌骨侧面,登时晕厥倒地。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老家伙果然名不虚传,在年龄体力和绝对力量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只用一招就把体重两百公斤能跟大狗熊摔跤的老崔给干趴下了。
  “这小子的力量不错,可惜动作太慢了。”金度勋秒了老崔,脸上看不到丝毫得意,语气平静的:“不要再尝试了,我知道你打算通知提莫夫,借助俄罗斯军方的力量来对付我,可我必须得警告你,如果我想逃走,没人能阻止,只要你不能二十四小时住在军营,就不要想逃过我的追杀。”
  老崔悠悠转醒,坐起身的时候晃了晃头,脸上写满了惊骇。李牧野关切的看着:“你怎样了?”老崔摇摇头,惭愧的:“老板,实在抱歉,我又让您失望了。”李牧野摆手道:“不必抱歉,你已经尽力了,主要是因为你的对手太强,据我所知,就算是在谍报界,似金度勋先生这样的角色也并不多见。”
  金度勋拍拍手,道:“放心,我下手有准,在你还没理性的做出最后决定前,我是不会把你的人如何的。”
  李牧野心里头老王八、老混蛋、老畜生的把这老家伙骂了无数遍,脸上却硬挤出一丝笑意来,道:“误会,误会,久闻伯父大名,我这兄弟有点不服气,所以想试试您的身手,这回算是尝到厉害了,金伯父,咱们有话好说。”
  金度勋对这种前倨后恭的态度丝毫不以为意,道:“既然是误会,大家说清楚就算了,接下来该谈谈正事了。”
  李牧野道:“其实根本就没什么好谈的,您有事就让香姬跟我说一声便是了,何必千山万水亲自来一趟呢?白白浪费国家的经费,连我都不忍心了。”
  金度勋嘿嘿一笑,竟从兜里摸出一张机票来,道:“既然你不忍心,那就替我把这张飞机票报销了吧。”
  李牧野接过机票,看到了上面写了一行字,金相云,基辅监狱,马尔科夫将军,十八号以前。
  金度勋道:“距离十一月十八号还有十五天,我要你想办法把这个人弄到莫斯科来受审,并且提供准确的押送路线和时间,只要你办到了,今后我们不会再麻烦你,如果你想香姬跟着你,我也可以成全你们。”
  “大叔,你这就有点强人所难了,这基辅在乌克兰呢,都不是一个国家的法律系统了,我怎么可能施加影响力把他弄到莫斯科来受审,而且还要提供准确的路线和时间给你?”
  金度勋面无表情道:“你当然没办法,但提莫夫一定可以办到。”
  “这马尔科夫将军是什么意思?”
  金度勋道:“人民军的生意伙伴,我们跟他做了一笔交易,前期都很顺利,只差最后一个小部件就全部完成了,现在他跟金相云将军一起陷入麻烦,他是个亲俄罗斯的将军,似乎早已经被策反。”
  “你们跟他买了什么?”
  “不该问的还是不要问了吧,你不是想彻底离开这个圈子吗?”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李牧野叹了口气,道:“本来我以为可以彻底离开,现在还不是被你找上门来。”
  “我说话算数,只要你办成了这件事,我们绝不会再找你的麻烦。”
  “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不介意玉石俱焚!”李牧野心里头认了怂,嘴上却依然保持着尊严,道:“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等我的消息。”
  金度勋微微笑了笑,道:“你去做事吧,我就在这里等你,只要你不怕死,就不妨跟我耍花样。”
  李牧野在电话里把事情始末对陈炳辉说了一遍。
  电话的另一端沉默良久,陈炳辉终于说道:“有些事我跟你解释不清楚,但你必须相信我,首先,绝对不要试图借用提莫夫的力量对付他,其次,也不要按你刚才跟我说的,尝试控制金香姬来要挟他。”
  “合着,我就得拿这老王八一点办法都没有?”
  陈炳辉道:“他是这一行里的传奇,我也不如他,你就更不是对手了,如果老楚没有被提前退休,或许还可以帮你说句话,可惜现在因为没能提拔上正厅,又犯了点错误,如今只能退休回家抱孙子了。”
  “老楚?”李牧野道:“楚秦川那老坏蛋不要我的命就算好的了。”
  陈炳辉笑道:“老楚就是为人刻板了一些,办事的能力却是这一行里最顶尖的,连我都曾经是他的学员呢,你别看他文质彬彬的,别的不说,只论杀人的本事,这一行中能跟他并驾齐驱的都不多。”
  李牧野道:“现在说这些也不管用了,早知道这老头子这么厉害,当初就认个干爹了。”

  陈炳辉道:“亡羊补牢,也许还来得及,只是现阶段你得先稳住金度勋,那件事你可以帮他运作一下,无论成与不成,起码先把他给稳住了,我在国内帮你做一做老楚的工作,楚老师是个闲不住的性子,他刚到六十岁,退下来多半也闲不住。”
  “楚秦川都已经有六十岁了?”李牧野大吃了一惊,啧啧赞叹道:“这我可真没看出来,还以为他也就四十出头呢。”
  陈炳辉道:“人家养生有道罢了,总之他的事情你就不要操心了,听我的,别跟金度勋来硬的,先帮他运作一下那件事,成不成是次要的,关键是要把他稳住,等我把老楚给你请出山来,一切就好办了。”
  李牧野道:“你要真能把他给我请来,我一个月给他十倍工资。”
  陈炳辉哈哈笑道:“他要不愿意,你给一百倍也白搭,请出来没问题,至于能不能留住,那就要看你自己的道行了。”
  挂断电话,李牧野命老崔驾车送自己去了提莫夫家。
  现如今,李牧野来提莫夫家已经不需要预约,过去登门还需要避嫌,总是尽量避开白天。如今作为联邦政府认可的国际友人,早已不在被监视之列。身上直接带着大门钥匙,跟进出自己家一样径直开门登堂入室。
  这个时间,提莫夫通常会在书房小憩一会儿。他有严重的神经衰弱症,晚上只能睡很少,这个时间段就连卡列琳娜没什么特别事情都不会去招惹他。
  李牧野直接走进书房,提莫夫果然正半躺半坐在那里打盹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