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175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国强陷入了为难的境地,如果不把何彩霞弄走。一旦何彩霞急了,就会把这事捅出去,自己可能失去现在的一切,正当他为难该怎么解决这事的时候,另一方面方金玲早就察觉到了何彩霞的存在,原来方金玲早做了何彩霞找上门的准备了,在朱国强当年住的地方安插了眼线,一旦有动静她就能得到消息。所以何彩霞从找上门打听开始,一直都在方金玲的监控下了。

  当朱国强还在家中焦虑怎么解决问题的时候,方金玲已经带上了两个码头工人摸进了宅子,她找到何彩霞,当面要求何彩霞离开,还给了何彩霞一大笔钱,但何彩霞不答应,这惹恼了方金玲。
  两个女人为了朱国强这个渣男大打出手,方金玲无意之中用水果刀捅了何彩霞一刀,何彩霞倒在了血泊中,无力反抗了,方金玲被吓到了。如果这时候她能选择回头,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了,但人性有时候就是那么邪恶,这种惊吓比起方金玲一辈子的幸福根本算不了什么。方金玲恶向胆边生,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又接连捅了何彩霞好几刀,直到何彩霞彻底断气了才罢休。
  本来跟着方金玲一起来保护她的码头工人都被这一幕吓坏了,方金玲拿给何彩霞的钱给了这两个码头工人,算是给他们的封口费,也是给他们的处理尸体的费用。
  这两个码头工人看到了杀人过程,都知道如果不拿钱就只能等着方家对付自己,他们得罪不起,在加上经不住钱财的诱惑,只能选择答应了。

  两人经过考虑觉得就地埋尸比较好,反正这宅子没有人住。于是两个码头工人在方金玲的示意下,连夜撬开地板砖,挖了坑,将何彩霞装进皮箱后深埋了下去。在恢复原状。
  从宅子出来后方金玲还答应这两个码头工人,只要不把这事说出去,他们不仅不会有事,而且还会给他们在方家的货运公司安插职位,这两个码头工人只能选择默认了,方金玲也并没有食言,不久后这两个码头工人全都升职成了经理和主管,他们当然也三缄其口。对谁也没有提过这个事了。
  方金玲并没有把杀死何彩霞的事告诉朱国强,朱国强见何彩霞好几天没来纠缠自己,不禁有些纳闷,他还去过宅子去找何彩霞。也没找到,还以为何彩霞想明白回老家了,直到这时方金玲才告诉了朱国强真相,朱国强被自己这个枕边人都吓到了。没想到她能做出这么残忍的事来,但为了保住自己现在的生活他只能选择默认了。
  方金玲后来还答应朱国强把老家的孩子和老娘接过来,朱国强把孩子和老娘接过来后心也稳了下来。
  朱国强的老娘追问过何彩霞的事,朱国强只是说何彩霞当年来找自己的时候可能走丢了。这些年一直在寻找,朱国强老娘虽然很伤心,但看到朱国强现在这么成功,也就没有刨根问底了,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俗话说做了亏心事,半夜都怕鬼敲门,虽然何彩霞的事石沉大海没有被爆出来,但朱国强和方金玲却受到了很大的精神折磨,两人经常被何彩霞上门索命的恶梦吓的夜不能寐,两人商量了下,方金玲说自己有个远房表哥本来在茅山当道士,叫宁丰子,因为不满师门将茅山秘法禁掉不让修习,所以偷学茅山秘法禁咒,后来被师门发现逐出了师门,宁丰子后来自立门户了,方金玲说要去找这个远房表哥帮忙。

  朱国强虽然不信这些东西,但为了求心安就答应了,于是乎两人借旅游之名前往了茅山找到了宁丰子。
  宁丰子得知真相后说可以帮他们,但需要收高额的费用,方金玲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虽然宁丰子是她表哥,但她还是害怕事情传出去,既然宁丰子要钱就最好不过了,因为贪钱的人绝不会做对自己没有利益的事,这事传出去对宁丰子没有半点好处。
  宁丰子跟着两夫妻去了山东,去了那栋宅子。
  宁丰子在看过尸体的处理方式后,说两人不是简单的做恶梦,确实是何彩霞阴魂不散,因为方金玲手上染有何彩霞的血,何彩霞的阴魂能找到她,朱国强作为何彩霞曾经的丈夫,也是何彩霞憎恨的对象,找上门并不奇怪,幸亏两人及时找他,否则何彩霞假以时日鬼气越聚越重,必定要他们的命。
  宁丰子的话把朱国强和方金玲吓的不轻,宁丰子开始为两人做法。先是在方家的宅子里做法驱除何彩霞的鬼气,随后又去宅子开坛做法。
  朱国强和方金玲的意思是能不能把尸体彻底烧掉,这就死无对证了,但宁丰子说现在这么做已经太晚了。当初何彩霞死之后就应该这么做,如果现在再这么做,等于加深了何彩霞的怨念,没准连茅山秘咒都没办法封印,朱国强和方金玲这才作罢了。
  之后宁丰子将皮箱以墨线缠上,以自己的血融进蜡油封住锁芯,又以茅山禁咒秘法符咒封住锁,这才重新埋了下去。

  经过宁丰子这么做了之后。朱国强和方金玲果然再没有做何彩霞上门索命的恶梦了,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而何彩霞却被封印在了厨房的地板砖下面,永远不见天日,多年来他一直在努力,通过封印的薄弱位置泄出鬼气,想借陈三庆和左曼丽的嘴向外界传递信息,希望有缘人能察觉到助她脱离苦海,只是一直没有遇到有缘人,直到我们找上门了,何彩霞才破封而出了。
  听完何彩霞的故事我们都唏嘘不已。
  “他们的这个朱国强真是个渣男啊,比我还不如。”刘旺才咬牙切齿的骂道。
  南楠鄙夷道:“事情不是发生在你身上,你当然会这么说了,想想你为了陈家的遗产都干过什么了,如果你站在朱国强的角度,我想未必能好到哪里去吧?人性本来就如此,朱国强虽然可恶,但前期他一直都在坚持着,只是没有抵挡住诱惑,他并没有坏到杀了何彩霞的地步。顶多算个贪图荣华富贵的负心汉,这事当中最坏的是蛇蝎心肠的方金玲!”

  刘旺才赔笑道:“南楠道长,你要不要这么损我啊,我只不过是随口说说啊。”
  我苦笑道:“如果不是朱国强当年抛妻弃子。就不会造就一个方金玲了,要我说方金玲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婚姻,才下了毒手,也不算坏到骨子里。这对狗男女谁的罪更大一点现在都说不清楚了。”
  这时候何彩霞的血眼红光又闪了一下,戾气一下起来了。
  李水清咳了声,示意我们不要当着何彩霞的面议论,免得激怒了她。
  我们几个赶紧收了声。李水对着何彩霞沉声道:“你的死因我知道了,那你现在是想找朱国强还是方金玲报仇?”
  “都不是,我要找宁丰子!”何彩霞黑气人形突然涣散了下,散发出强烈的阴气。血眼红光暴涨。

  我们几个都有点吃惊,没想到何彩霞不找罪魁祸首报仇,最想找的却是这个封印她的道长,这让我有点不解。这就好比一个人拿刀杀了我,我应该找这个人报仇,而不是找这把刀,宁丰子顶多算是这把刀。
  “哦?怎么?”李水也有点不解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