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6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不得不承认,矿区,已经是魏忠的地盘了,跟我没关系了,如果我单枪匹马的过来的话,很有可能会死翘翘的,但是魏忠也没有跟我发生冲突,他很有可能知道我是来杀他的,从昨天晚上就知道了,他不可能不知道有人偷偷的潜入了他的陷进,但是他既然知道了,为什么没有对我动手?

  那只能说明,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但是,到底是什么事呢?
  我不能在跟着魏忠了,虽然我很想跟着他,把他做的事情给看个透彻,但是我知道,我在跟下去,我自己很有可能就会出事。
  我看着马欣,她很坦然,他支开了哪些修女之后,问我:“你为什么突然来龙肯?”
  我问:“那个人是太子的哥哥。”
  “我知道,我见过他,他来矿区之后,跟你一样,没有激怒任何人,甚至,还拨款,给矿区重新修建矿井,为背包客加快建立住房。”马欣说。
  我皱起了眉头,我问:“难道,你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一样吗?”
  “不一样?”马欣四处看了一眼,说:“没什么不一样,但是,我觉得可怕,他来的太平静了,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平静,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听着马欣的话,我觉得也是,这里太平静了,反而是最可怕的存在,按照我对魏忠的了解,这个美国黑手党在自己的利益被破坏的体无完肤的时候,他应该大杀四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平平静静的给矿区的人盖房子。

  他一定有什么事情做。
  什么事情呢?
  一定是可怕的事情。
  我没有多说什么,快速的离开矿区,我们两个的第一次见面,以这种方式结束,紧张,刺激,但是无结果,让我的内心,多了一层懊恼。
  坐在车上,我们离开矿区,我看到很多背包客从矿区里面回来,他们都无精打采的,身上背着石头,虽然满载而归,但是却没有什么精神。
  我看着有几个人,手里拿着一朵大红花, 非常的大,艳丽而绚烂,我第一次见到这种花朵,很美丽,但是却叫不出来名字。
  “罂。。。花。。。”
  我听到方片说了一句,他的脸色很难看,我皱起了眉头,心里也咯噔一声,我问:“罂。。。花?”
  “也许是我看错了吧,缅甸矿区已经不种这种花了,也没有人敢种,现在的缅甸人民,见到了罂花都会把他连根拔掉的,他们也痛恨,所以。。。”方片有点奇怪的说着,但是似乎有无法说服自己。
  我听着方片的话,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可怕的想法,天呐,难道魏忠在矿区里种罂花,妈的,这太可怕了,整个龙肯矿区,已经被开采的面目全非了,太子在的时候,就已经挖不到好料子了,但是他还是要十亿美元接手,为什么呢?
  难道。。。
  我拿着电话,给杜比打电话,我希望我能打通杜比的电话,但是可惜,电话怎么都打不通,突然,我听到一声哀嚎,我急忙把头探出看。
  但是那声哀嚎,像是地狱里突然冒出来的惨叫一样,转瞬即逝,身后什么都看不到,我有点紧张,龙肯矿区的气氛,有点诡异,我坐回来,我说:“快走。。。”
  不管魏忠在矿区做什么,我都必须要走,否则,等他空出手来,我想走,就走不了了,我现在想想,魏忠是真的可怕,他是真的什么都敢做。
  我深吸一口气,他是真的黑社会,黑手党,得罪这样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就是我现在这样,心慌慌。。。

  我们离开了缅甸矿区,直接坐飞机回瑞丽,在夜晚,我到了温泉山庄,他们四个坐在沙发上,每个人脸色都很难看。
  方片在叽叽歪歪的嘀咕着什么,他们三个沉默不语,我捏着手指上的戒指,这次没有结果的交锋,让我意识到,对付魏忠很难,不管名的暗的,我都需要计划好,但是对于冷超,我心里很意外。
  他给我们提供了魏忠的准确的位置,这说明,他是想要帮我除掉魏忠的,但是,如果是这样,李吉跟梁律师的事情怎么解释呢?
  难道是为了应付刘辉,而不得已做的事情?
  我深吸一口气,脚踏两条船从来都不是好做的,我闭上眼睛,整件事,都陷入了一种怪圈,我又陷入了那种怎么努力,都无法得到结果,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怪圈。
  这次去缅甸,我只得到了一个结果,就是公盘,一个星期后,公盘会举行,这个消息,不知道有没有传出去。
  当黎明来的时候,我被手机给吵醒了,我睁开眼睛,看着手机,是周瑶打来的。
  “来,珠宝街。。。”
  只有这简单的一句话,电话就挂了,我深吸一口气,看来,珠宝街是出事了。
  我急忙坐起来,整理一下自己,坐上车,前往珠宝街,我带着他们四个,因为,我害怕魏忠做跟我同样的事情,我想他杀,他未必不想杀我,只是,我们都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与机会,或者也都错过了某个时间与机会。
  所以,我要防着,现在是特殊的时间,我必须要带着他们。
  车子到了珠宝街,车子刚停下,我就看到疯了一样的人群,在珠宝街骂骂咧咧的,都是珠宝街的商户,但是看着他们的穿着,应该是小商户。
  我下了车,听到他们不停的叫骂着,看到我来了,他们突然看着我,平静了下来,但是很快就朝着我围过来了。
  他们四个把我包围起来,然后护送我进去,他们说的话太吵,太杂,我听不太清楚。
  “我们买的料子怎么办?”
  “缅甸公盘了,我们的料子怎么办?”
  “吴彬,你出来。。。”

  我走在道路上,听着还有人在叫骂,突然,空中丢出去一块石头,把玻璃给砸烂了,很惊心,我赶紧走进去,回头看着哪些商户,他们真的很愤怒,这些人,都是小商户,都是棚户区里的商户,但是别看他们没什么钱,脾气是很大的。
  我快速的朝着楼上走,到了周瑶的办公室,她早就在门口等我了,看着我,就走过来,伸手跟我握手,说:“师父,你成了。”
  我打开她的手,走到窗户前,朝着下面看,周瑶说:“今天早上一大早,缅甸宣布,在下周日,举办第四十界公盘,为期7到15天,这个消息一出来,整个珠宝街就爆炸了,相信,你们盈江赌石市场也是一样,整个瑞丽,盈江,两个商会,耗资上百亿,不惜扫荡红宝龙公司的仓库也要举办的公盘,在这个消息下,直接就被冲垮了,这些商户,一大早,就开始让吴彬出来给他们说法。。。”
  我看着下面的人,很愤怒,我打电话给冷超,我说:“喂,盈江什么情况?”
  “师父,这边很乱,商户们都在要说法,刘辉躲着不敢出去,在里面跟吴彬打电话呢,他很着急,师父,你要不要过来?”冷超说。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这个时候,我看到吴彬从他的会长办公室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十几个元老级别的商户,看到我之后,他走了过来,脸色阴沉,他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说:“我是这里的商户,还有,我也是协会的一员,协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难道不能来吗?”
  “哼,你就看笑话好了,你什么都得不到。”吴彬冷冷的说了一句,就离开了。
  我看着吴彬站在了楼下,我也下去了,我到要看看,他怎么办这件事。。。
  吴彬到了楼下,保安给他保护起来,那些激动的商户,纷纷要说法,有的人情绪激动,还对着吴彬扔石头,但是很快就被保安给制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