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6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但是我没有办法,赵奎已经过了很好的生活,很安静的生活,我没有理由在把他拉下水的,没有理由的。
  但是,我现在的敌人真的太多了,又无人可用,我看着手机,突然,我想到了韩凌的电话,我立马给韩凌打了电话,电话通了,我说:“喂,我在瑞丽世纪大酒店等你,请你吃饭,一定要来。”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我有点紧张,有点兴奋,但是更多的是害怕,我怕他会不来,所以,我没有给他拒绝我的时间,我直接挂了,我会去世纪大酒店等他,如果他不来,我就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很害怕被拒绝,尤其是韩凌,她跟以前不同了,不再是那个暗恋我,爱慕我的小女人韩凌了,我回想着他惊艳的回归,让我怦然心动,那种感觉,很难受,就像是你曾经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突然放飞自我,在外面活的极其潇洒,让你看着很难受。
  柱子开车去了世纪大酒店,我找韩凌,当然不是想请他吃饭,他跟魏忠关系不浅,所以,我想看看,能不能从他的嘴里套出来魏忠的下落。
  车子到了世纪大酒店,我在餐厅定了位置,我从来没有带韩凌来过这种地方,我跟他谈恋爱的时候,也只是逛逛街,买买东西,吃点街边,送给她的礼物,最好的就是那只镯子,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我们的记忆,一直停留着一种纯洁的关系当中,那种小清新,回想起来,很幼稚。
  但是却让我眼眶湿润。
  我等了很久,内心的兴奋,激动,慢慢的变成了失落,然后回归平静,咖啡喝了一杯又一杯,等待,让我忘记了,我很讨厌喝咖啡,但是我记得我跟韩凌最深刻的记忆就是咖啡,所以,不知不觉中,就多喝了几杯。
  天色渐晚,很想说一句雨打芭蕉情很愁,但是我实在不是那种煽情又自我消极的人,我知道她不会来了。
  我失落的想要站起来,但是当我刚燃烧起那股念头的时候,一席红色身影,带着茉莉花香的人儿出现在我眼前,她大方的自己拉开椅子坐下来,我看着她,觉得亲切,又陌生。

  她笑了起来,很可爱,嘴巴那么娇小,性格那么开朗,只是,这装扮,显得有点浓厚,让我有点错觉的感觉。
  “等很久啊?我在昆明,特地赶过来的。”韩凌说。
  我听着,就有点慌乱,我说:“那,这,我。。。”
  她看着我局促的样子,突然笑起来,这让我有点难堪,我深吸一口气,没想到再次见面,居然会在她面前显得局促。
  “你变了。。。”韩凌说。
  我想说什么,但是她笑着说:“你留胡子了,很帅,更像是成功人士,恭喜你,你成功了,你的愿望成真了。”
  我皱起了眉头,心里有点失落,我问:“我的愿望,你从来都不知道。。。”

  “我知道,你想出人头地嘛,我记得你第一次跟我借钱的时候,告诉我,你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出人头地,现在看到你的样子,又出入这种场合,我觉得,你成功了。”韩凌认真的说。
  我听着,心里很难受,是吗?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吗?我似乎都已经忘记了,她还记得,我愣住了,她说:“难道不请我喝杯咖啡吗?”
  我点了点头,立马叫了一杯咖啡,当咖啡落下之后,韩凌闻了一下,说:“还是国外的咖啡更香一点,但是我喜欢喝国内的咖啡,外面的,怎么都喝不惯。”
  “什么都是家乡的东西让人怀念。”我说。
  韩凌点了点头,我说:“人也一样。”
  我希望我能表达我对韩凌的心意,但是韩凌笑了一下,说:“邵飞,你孩子多大了?有四岁了吧?真快,看来我也要努力了,对了,我在美国找了一个男朋友,很好的人,帮了我很多忙,我们在舞会上认识的,他也来内地了,改天我约你们见面。”
  我听到韩凌的话,我皱起了眉头,他对外面说,没有男朋友,但是对我说,他找到了男朋友,这是为什么?故意让我死心吗?
  但是,如果我不知道,我会祝福她,我知道这都不是真的,这让我内心很难受。
  韩凌,你为什么要这样?
  魏忠是个大骗子,我自认是个骗子,但是我觉得他超过了我,在骗人这方面,他绝对是个世纪大骗子。
  哈哈,不认识路?都不是他开车,他当然不认识路,爸爸死了,他没时间来处理,吃官司?他为什么没说自己吃的是什么官司?
  穷的一分钱都没有了,韩凌卖了我的镯子,操他妈的,这个死骗子,该死的骗子。
  黎明的阳光吹动我的头发,我坐在温泉山庄的阳台上,看着那缥缈的烟,我坐在这里,一夜都没有睡,是的,一夜都没睡。
  气的。

  居然有如此厚颜无耻的骗子。。。
  温泉山庄已经没有人住了,我偶尔会来这里住一段时间,瑞丽到昆明实在是太远了,我没有办法经常来回跑,所以,太晚的话,我只能在这里将就一下。
  “飞哥,没有人,酒店是空的,开了房,但是没有人住。”柱子小声的说。
  我撇嘴笑了一下,这个混蛋,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就暴露自己的行踪?他当然不会把自己住在什么地方告诉别人,哼,从这点也可以看的出来,这个骗子是多么的小心翼翼的。
  韩凌啊韩凌,你这辈子真倒霉,要被两个男人骗,但是我绝对是善意的,就是不知道这个大骗子是什么意图了,我怀疑,他是刻意的接近韩凌的。
  但是,怎么就那么巧,被韩凌给赶上了,他去美国,就遇到了魏忠呢?
  周瑶从下面上来,手里拿着一叠厚厚的文件,他走过来忧心忡忡,我看着周瑶,我问:“什么情况?”
  “有件事,我觉得,你可能要重新评估一下风险了。”周瑶说。
  他把资料给我,我看了一眼,我说:“珠宝街收购原石方案有什么变动吗?”
  “没有,有变动的是吴彬,合同已经签了,我作为副会长,需要调集银行资金,吴彬也有投资,虽然只有三个亿不到,但是也算是大户了,不过,更大的疑问是在于,在我过户他多资金的时候,银行管理给了我警告,说最近他的私人账户资金周转太大,需要做风险评估。”周瑶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我也知道,珠宝街的人一般都是走公司的账户,或者走协会的账户比较多,私人账户资金来往,最多也就是上亿,就如之前那几个大户一样,虽然都是身价数十亿,但是银行里的个人资金并不多,都在公司里,这私人账户资金这么大,代表了什么?”
  周瑶看着我,说:“他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偷偷的收购原石,但是资金来往这么大,说明他一定有问题,这就是变数,所以,我让你重新评估这次计划的风险。”
  我靠在椅子上,心里有点烦杂,刘辉,吴彬,魏忠,他们三个人,看上去不在一条线上,但是实际上,他们早就是一条船上的蚂蚱,李瑜下船了,让他们的资金紧张起来,而刘辉背着魏忠卖股份,是为了贪这次的公盘,想要捞笔大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