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直起身体,目光在神色迥异的股东脸上游移不定,“在蒂尔,你们每一个人,都有党羽和交好的伙伴,关乎利益,关乎感情,谁也不是单打独斗,我被孤立在外,倘若役点真本事,我也不敢站在这里。”我笑得娇媚又森冷,“任何背后不地道的事,劝君慎重,我何笙眼睛里不揉沙子,我手腕更不轮。”
  我两只手拍在桌上,发出砰地一声重响,杜兰志被我吓得一抖。他侧过头看我。一脸愤怒,我朝他笑得温和问他怎么了呀。他冷哼一声,拂袖背过身。我在一片连呼吸声都听不到的寂静中回到自己座位,端起杯子喝水,对其他人不再看一眼。
  杜兰志望向乔苍,伸手敲他的桌子,非常狂躁喊乔总。想要他开口通过这事,然而乔苍装作没有听到。从大拇指上摘下翡翠扳指。置身事外把玩着。这一幕落入其他股东眼中,对面四五座的两个男人压低声音说,“这周太太真是个狠角色啊,以前小看她了,年岁不大作风却很老道。
  我怎么觉得周,息有先见之明,料到乔总要抢蒂尔,故意把她搀和进来保,合血。”五座位的男人犹豫不决说只是女人而已,再厉害也翻不出五指山。“没看出来吗,乔总似乎不敢招惹周太太。”
  男人瞪大眼睛,“乔总不敢招惹,他还有不敢招惹的人? " 坐在四位上的男人端起茶杯笑了笑,“男人怎么会怕女人,还不是舍不得嘛。英雄难过美人关,周太太别的不好说,这脸蛋是没得挑,另外我听说周太太怀孕了,消,息是否属实不清楚,不要得罪她,保不齐哪天乔,总为了博红颜一笑,把蒂尔给她,咱们麻烦就大了。”

  乔苍过了许久才开口,推翻取缔食品的提议,照常生产运行。所有人脸色大变,对我一人力挽狂澜而感到震惊,我没有打招呼,走在乔苍前面扬长而去。他们这才顿悟我根本不像他们以为那样,仅仅有美色与魁惑男人的手段,我舌战群儒的不卑不亢,咄咄逼人的气场,令他们对我这个花瓶有了忌惮和畏俱。
  我们回到办公室这层楼,乔苍从盛文带来的助理推门走出递上一张金色请柬,“乔总,维多利亚的皇室晚宴由本周六更改到今晚,这是您的贵宾请帖,可以携带一位女眷。”
  维多利亚皇室晚宴是广州、特区、汕头,佛山四城的顶级名流晚宴,为了彰显被邀请人的尊贵,才冠名皇室晚宴 J 我陪周容深去过一次,对这个晚宴有些了解。乔苍接过请柬看了看,柔声问我想去吗。我娇滴滴说你要带我去吗。
  他反问不可以吗。他揽住我的腰,“我来安排,你担心什么。”他唇贴着我耳朵,“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很想出风头。”我扑畴一声笑,朝他喉咙吹了口热气,“那乔先生可要安抚好常小姐,别让她这个正室记恨我这个情妇。”他趁身后无人,在我屁股上掐了一把,“等我几分钟。”
  他进入办公室布置工作。我将小李带到一处僻静的拐角处,从电话薄里调出常锦舟的号码让她记住。“我和乔苍离开后,你潜入他办公室,用座机联络常小姐,把维多利亚皇室晚宴这件事告诉她,就说乔总吩咐你,转告她立刻赶去陪同,穿得隆重一些,不要打给乔总,他不方便接通,在宴厅内见。”
  小李听到怔住,“周太太这一招是不是太狠了,这些女人最爱面子。”我说我自有我目的。我不能狠狠压住常锦舟,她就会找时机对我下手,我和乔苍已经纠缠到一起,役有了回头路,她不肯和我相安无事,我只能斗赢她,让她知道我到底多厉害多狠毒。

  女人只有忌惮才能安分,我费尽心机布下这么大一盘棋局,绝不能输在任何关头。
  乔苍在办公室换了一套银灰色西装,两名高层向他汇报部门情况,他笔挺站在镜子前,用摩丝梳理头发,我的位置能看到他半张棱角分明的侧脸,如七夕的银河,装下了世间的神秘与俊美。部下询问他以后何股东不同意的事,或者非常想要做成的事。
  是不是要听从。乔苍从镜子里看问话的男人,“你认为是不是。”部下壁眉思索,“何股东不懂商业。但不否认她聪慧,她现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乔总不留话。谁也不敢反驳她。”
  乔苍说不反驳,只要不过分。任由她去。“她如果要来C`ha 手每一件事,和其他人对着干呢。”乔苍转过身把梳子放在桌上。“她要养胎,不会在蒂尔C`ha 手事务。如果她要做,她想怎样都任由她,蒂尔在我手里。”部下点头说好。
  另一名下属疑惑抬头,舔了舔嘴唇,“养胎? " 乔苍笑着系领带,“有问题吗。”男人摇头。我正全神贯注听着停下很低沉喊了我一声,。身后忽然响起非常轻细的脚步声,朝我飞快逼近。我察觉但没有来得及回头看是谁。男人“何股东。”
  我脊背一僵,我听出声音来自卢章枉,他这么公事公办叫我,显然有门道,我猜测他想与我缓和关系,刚才一战我大获全胜,一人力克整个股东大会,他们败给我一介女流。
  败给,口性不定喜怒难料,被我迷惑住的乔苍。也深知得罪我背叛了容深的下场,都将在之后漫长时日里被我一点点讨回。卢章枉这津于算计的老东西,一定是跑来押宝投诚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世上一切恩怨与背叛的起始,都源于自私和利益。我装作不经意回头,看到他的脸讶异桃了桃眉,“卢股东,您怎么还没回家吗? " 他搓了搓手,“我也不知该称呼您周太太还是什么,如果喊错您不会介意吧。”
  我说都可以,卢股东怎样顺口您就怎样叫。他四下看了看,确定役有人或者说没有乔苍那方的人才开口,“是这样,我忽然对蒂尔有了一些想法,不知能不能和您喝杯茶,坐下聊聊。”
  我凝视他看了片刻,在他有些奸诈虚伪的笑容里,摇头说,“抱歉,恐怕我役有这个时间。”他知道我现在急用人,所以根本没想过我会拒绝,他设想应该是我欢天喜地定下餐厅,而不是如此干脆说不。他愣了两秒钟,“何股东,我们借一步说话。”
  他伸手示意我漆黑的楼梯口,我跟随他过去,我贴着墙壁,他站在紧挨着楼梯的位置,“蒂尔是周总八年的心血,自从易主给乔总,我几乎寝食难安,我知道这是大势所趋,您毕竟只是女人,又役有男人指点依靠,大家不信任也是难免。但出于内,汁清分,我很难过。”我笑着说卢股东也是至情至性,我很欣慰。
  “何股东,乔总最近对蒂尔暗中进行了很多改革,几乎都是和周,尝、唱反调,您千方百计保住一款食品,可后面十几种都变样了。”我壁眉,“改革了什么。”
  “弱化食品和电器行业,着重规划房产项目,地皮已经在谈了,在特区非常好的地段上,这事没有任何人知道乔总单独找我提过。您不知道吗? " 我笑说我知道是我的事,卢股东对我坦诚是您的事。“我对周,总苍天可鉴。
  日期:2017-09-28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