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说有,他解开制服纽扣,从里面口袋摸出一个被折叠的档案袋,“都在这里。我还在跟进赵股东,她和杜股东关系很不一般,Ju体内幕等后续有消息、,我用公用电话联络您。”
  我点头让他小心离开。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后,我沉着打开档案袋,取出里面的内容,飞快浏览记住,撕碎丢入烟灰缸,用打火机焚烧成灰烬。
  做完这一切后我非常疲惫陷入椅子里长出一口气,和这帮在商海混成津的老狐狸斗智斗勇,沉不住气没点新套路还真是扛不住。小李站在外面敲了敲玻璃,她抬起手腕向我示意时间,我点头,让她先去会议室安排,然后起身走向饮水机,打算喝杯水,我隐约听到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而且上了锁,我诧异看过去,一道人影跨到我面前,不等我反应便将我直接拽入他胸膛。
  杯子落在一块方形的羊绒地毯里,只有一点闷响,温热的水迸溅出,飞落在我腿上。我看清拥抱我的人是乔苍,也感觉到他手探入我裙底抚摸,他来势汹汹,不容我抗拒,我身体本能一抖,推操着他,“别闹。”
  他激烈吻我的头发,将遮挡的发丝用舌头抵开,露出我小小的耳朵,他一边咬着耳垂一边说没有闹。我被他喷出的灼热呼吸烫得难耐,身体后仰躲闪着,“孩子是你想要的。”他目光灼热凝视我,“已经快要三个月,我问过大夫轻点不要紧。”
  我笑问常小姐是石女吗?怎么让乔先生这样欲求不满,连孕妇都不放过。他手在我饱满又坚挺的胸口狠狠捏了捏,“何小姐这样风韵少丨妇丨滋味最好。”
  他说完将我抱起,掌,自托住我臀部,我直直竖在他怀中,低头看他坚硬漆黑的短发,他将我放在落地窗前这个时间黄昏日落,整座城市都仿佛笼罩在一颗黄色的水晶里,温暖,柔和,又明媚,悠长。
  我弯腰趴在澄净宽大的窗子上,五根手指张开,死死抓着毫无棱角,毫无温度的玻璃,乔苍从后面分开我双腿,脱掉我的衣服,他动作狂野,我听到纽扣敲击地板的脆响,接着肩膀感觉到凉意,裙子脱落的霎那,他已经在我惊呼声中缠住了我。
  楼底是穿梭不息的车流,是来来往往的人海,对面是高楼,摩天大厦,是人声鼎沸的乐园,陌生的人脸像海洋里的鱼,卵石,数也数不清,玻璃是双面的,我可以看到他们,他们也可以在抬头的瞬间看到我。
  他肆意亲吻我的脊背,肩膀和脖颈,手掌像滚烫的镊子,从我每一寸肌肤掠过,留下深深浅浅的指痕,不冷,也不热,是说不出的欢愉和紧张,我随着他而前后晃动,妖烧的身段起起伏伏,半张脸颊贴住冰冷玻璃,挤得有些变形。
  楼底经过那么多人,多到数不清,我干脆记不住是男还是女,也许前一秒看到,下一秒便遗忘了他衣服的颜色,我所有享受与疯狂都在与他融合的地方,他沙哑的闷吼,叫声野性十足,我回过头想看他进入多少,我知道乔苍在克制,我也感觉到没有以往的胀痛。然而我没有看清,他便捧起我的脸深吻我。

  底下街道传来鸣笛,不是因为我们,而是因为拥挤,我仍旧在听到的霎那狠狠一颤,强烈的快感与剌激令我热血沸腾,我说不出话,我祈盼被人看到,又畏惧那样,在跌宕、疯狂、欲火中摇摆。我不知过去多久,窗外天际的云朵从火红色变成深紫色。整片天空都昏暗下来,店面闪烁起霓虹。
  他终于结束,汗渗渗的胸膛伏在我背上,抱着我颤抖。他沙哑的嗓音说,“告诉我,是不是最想要这样的**。”我仰起头,凝望天际一团团形状各异的云,感受一波又一波如同涨巢的欢愉,“谁告诉你的。”他笑说不是你之前告诉我的吗。
  我讶异他竟把我的玩笑话变成了真实,我只是随口一说,故意说得不可完成,不可上演,他却办到了。这样疯狂又不加掩饰,这样不顾一切,这样盲目而兴奋。
  我转过身,和他面对面,伸出被汗水浸泡的手,抚摸着他赤裸的胸口,“不怕被人看到? " 他眼底是我风情万种的模样,“何小姐不是挡在我前面吗。”
  我扑畴一声笑,他扬起手臂,将窗纱合拢,办公室内陷入更加迷离的昏暗。与此同时门外一阵脚步声,对方役有敲门,便急匆匆推开闯入进来。
  小李带着两名保安从门外闯入,她脚步非常慌张,走在最前面,手里拿着一串开门的钥匙,她进来后惊讶发现乔苍也在,我们站在落地窗颜色晦暗的纱帘里,全部衣衫不整气息粗重。她整个人愣住,半响才说,“夫人,您迟迟没有出来,隔着玻璃看不到。
  门又反锁上,以为您有麻烦。”我解释说昨晚着凉有些不舒服,恰好乔总过来,给我贴一剂膏药。她点头说明白,命令保安离开,不要把刚才的事乱说。乔苍为我整理好裙子,站在旁边沉默系纽扣,他眯眼盯着小李,目光淡摸而冷清,我明白他的意思,指着小李介绍说,“这是容深秘书,你们之前见过,现在跟我。”
  他嗯了声,“李秘书,是否走错办公室了。”小李不明所以。朝四周看了看,“这确实是周太太办公室。”乔苍手探入口袋,摸出一盒烟,他顾虑我怀孕不能吸烟,所以没有点燃,只是放在鼻下嗅了嗅味道,表情看上去很危险,“这样的事,不该汇报给我吗。”

  小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很快便敛去,十分坦荡回应,“我之前跟着周,营、,现在理所应当跟周太太,乔总是蒂尔的董事长,所有人以您马首是瞻,但对我而言,只有周太太是我的主子。她不要我,我就失业,她要我,谁也不能赶我走。”
  小李很清楚我现在处境,也清楚乔苍和周容深之间的恶斗,她对乔苍并不客气,自然也有我撑腰的缘故。乔苍眼睛眯得更紧,脸上笑容也随之溢出,看不出喜怒,“何小姐身边的人,和她一样伶牙俐齿。”
  我伸出一只手搭在他肩膀,勾住他衣领媚笑,“伶牙俐齿才不会吃亏,蒂尔是你们男人地盘,混在高层的女人不过两三个,如果嘴巴闷,还有活路可走吗。
  乔先生应该不会对我身边人赶尽杀绝,是不是。”他凝视我俏丽的小脸闷笑出来,低下头非常怜惜吻了吻我嘴唇,“我当然不会责怪你身边的人,爱屋及乌,我很有可能重用李秘书。”
  我笑容一收,“我的人跟着我就好,适当时候我会提携她。”乔苍扬了扬下巴,示意小李出去,她说会议已经开始,所有人都到齐,只等乔总和周太太。她留下这句话转身离开办公室,门敞开一道缝隙,乔苍从窗台拿起一只粉红色胸罩,蕾丝已经被撕破,看上去色情而诱人,我一把夺过,拉开抽屉塞进去。
  他将我身体扳到他面前,弯腰隔着衬衣在我胸口狠狠亲吻吮吸着,我能听到吞吐的声响,也能看到他柔韧濡湿的舌头灵巧舔过每一寸洁白朦胧的皮肤,这样狂野火热的视觉冲击,让我移不开视线,指尖死死抓住桌角,在上面划过,留下一道惨白的痕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