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8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组织部的同志说,“你还是先好好反省吧,顾书记也没这个时间见你。先把你的问题反审清楚了,我们再谈其他的。”
  万国良就乖乖的写检查,他当然想自己主动一点,态度好一点,上面会不会就此揭过。
  于是他把自己嫁女儿的事,详细说了一遍,通篇从一个做父亲的角度,来写这篇检查。
  他试图用自己对女儿的这种情感,来博得上面领导的同情。

  组织部长拿到这检查,他看过之后,点头说,“倒是蛮深刻的。我去给葛市长看看。”
  组织部长的确被他这种深深的父爱打动了,他看这篇检查,就象看小说一样,被故事情节所吸引。
  但是他却忘记了事物的本质,没有看到这背后的深义。万国良也是个很巧的人,看来他的目的达到了。
  葛书铭看后,对组织部长说,“你把这个送到顾书记那里。”
  顾秋正和吴承耀在谈话,吴承耀想进政界,他在新闻行业,混了这么多年,记者虽然是个好职业,可他还是想进入政界。
  不过以他的人脉和关系,要进入政界,并不是什么难事。顾秋正说,“你到宣传部去吧,宣传部这摊子事情,真没几个派得上用场的。”
  吴承耀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下午我就去宣传部报到。”
  吴承耀的事情,是上面定下来的,他跟顾秋谈谈。顾秋对于他的到来,当然高兴。
  如果他来了,自己在宣传部,又多了一个得力助手。

  两人正说着,组织部长走进来了,拿了万国良的检讨,呈在顾秋面前。
  顾秋拿起来看了看,扔到一边,“避重就轻!”
  组织部长吓了一跳,“我倒是觉得他写得挺深刻的。有什么不妥吗?”
  顾秋说,“这也叫深刻?上班时间,聚众赌博的事,一笔带过,别墅的事,绝口不提,通篇只说了他做为一个父亲对女儿的愧疚。他这是写家书,还是写检讨?”
  组织部长一下就明白了,抹了把汗,这个万国良还真是狡猾,自己差点被他骗了。
  不过这家伙文笔不错,硬是把父女之间的情感,描述得绘声绘色,写得这么感人。
  他就站在那里,“顾书记,那接下来?”
  顾秋说,“这是纪委的事,你就不要管了。”
  组织部长一听,立刻明白,万国良要出事了。当天下午,他就被移交市纪委。
  万国良在喊,“我要见顾书记。我要见顾书记。”
  万国良还是被纪委查了,红岩乡班子,几位重要干部,都被警告处份。新的乡丨党丨委书记,是从外面调进去的。
  有人说,万国良本来不会有事,只要他不嫁这个女儿的话,再过二三年他就退体了。
  谁知道,嫁这个女儿,把他自己嫁进了监狱里。
  顾秋就这件事情,在会议上强调了一次作风问题。并且严肃地批评了纪委和组织部,指出他们的暗访工作并不扎实,居然存在这么大的漏洞。
  顾秋说,做工作,不能只停留在表面。
  暗访不是走马观花,而是要透过事情的表象看本质。万国良的案子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一个芝麻大的科级干部,竟然坐拥百万毫宅,占地近万平方,贪欲之心何其之重,行为何其之恶劣?
  一席话,说得大家都不吭声了。
  散了会,顾秋抽身而退。
  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两人摇了摇头。

  工作难抓啊!现在这社会,真要做到每个人屁股干净,这也太难了。两人摇头叹息,在会议室里呆了十几分钟这才离去。
  调查小组为什么没有发现这些潜在的问题?这一点,两人心里非常清楚。一来,调查小组的确有发现,但是有些事情,被两人瞒下来了。
  他们是新来的力量,也要有自己的班底。
  如果对方问题不是太严肃,能压的他们就会压下来。
  二来嘛,调查组的确没有发现,他们也没有真正深入调查过,只是看到什么,就逮什么。
  没看到的,或者看不太清楚的,都没有仔细去追查过。象万国良的事,如果不是因为嫁女,估计也不会有人知道。

  所以有人说,做人要低调,哪怕你再有钱,再有能力,还是低调为好。一旦引起别人的关注,麻烦事情就接踵而来了。
  葛书铭得知整个事情的真相后,他就骂了起来,万国良这个混蛋,差点蒙了自己。如果他只是因为嫁女的话,葛书铭会去求情的。
  可谁知道这家伙背后,深藏着这么大的秘密。被顾书记发现之后,他还要瞒着自己,故意说得楚楚可怜的样子。
  于是他就到顾秋那里去解释,没想到顾秋只是微微一笑,“被他蒙骗的又不只你一个,这事就到此为止吧!”
  顾秋跟葛书铭说,“我们接下来的重任,就是要解决三大难题。”
  葛书铭问,“哪三大难题,只要你指明了方向,冲锋陷阵的事,就交给我吧!”
  顾秋说,“第一,要解决教育口的问题,现在达州的经济,看起来非常不错,但是我们距人家沿海地区,依然相差十万八千里。我们这届政府班子,要保证每个学生有书可读。”
  这些年,留守儿童的问题十分严重,很多孩子都呈放养状态。根本没有人管他们的生存现状。
  大多数留守儿童,跟爷爷奶奶住在一起,他们的现状值得关注。
  葛书铭说,“这个问题比较普遍,在我们很多地方都存在,我们努力吧,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的根本,还在经济基础上。”

  顾秋说,“没事,有钱好办事。但是有些人,有了钱也不办事,他们宁可花在吃喝上,也不关注孩子们的成长。这只是其一,第二呢,我们要解决全民医疗问题。这个问题,比较难。我一直在想,该不该朝这个方面发展,但是每次看到电视上,报纸上说的这些事情,我又忍不住想把达州人们群众的医疗问题解决。”
  葛书铭在心里暗道,这些都是大问题,难啊。
  区区达州一县之力,恐怕无可奈何。达州又不是一个封闭的国家,真要是封闭了,不与外界交流,倒是有可能。
  当然,剩下的问题,自然是住房问题。顾秋说,“这是我的想法,我想了很多年了,书铭同志,据我的估计,我们能实现第一个目标,就已经很不错了。”
  葛书铭点点头,“的确如此。第一个目标,我们还是有希望的。但是全民医疗和住房,恐怕只有党中央才能解决的事了。”
  顾秋想了很久,“不是说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那就从第一个目标开始吧!”
  葛书铭做了一个完整的计划,决定如何实施这个教育问题。关于这一方案,有很多的细节需要落实。

  比喻教学条件,教职工待遇,学生家庭状况等等多种因素。顾秋家二叔,一直关注着顾秋的发展。
  对于顾秋这边的动静,他也是一目了然。
  听说了顾秋的汇报后,二叔沉默了一会,冷静道,“我看啊,你们只要能解决留守儿童上学问题,尽可能的整合一下教学资源。其他的嘛,没有必要。”
  二叔看人看事,一向挺准的。
  二叔说,“你自己看看全国各地,那些发达地区尚没有实现这一政策,你说他们是没有实力吗?”
  顾秋说,“我明白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