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8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而是谈到了教育这一块。“上半年马上就要结束了,我们要加大对教育事业的持扶,打击各种以教育为名的乱收费现象,还有索礼现象,要净化达州教育制度。”
  葛书铭知道顾秋比较重视教育,所以他早有准备。
  葛书铭道,“这个教育嘛,我们已经正在采集信息,至于什么时候可以动手改革,估计还要等一段时间。主要是资金上……”
  顾秋说,“不要提钱,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我跟你说,达州财政有没有钱,这些事情都要去办。以达州的实力,做这点事情,还是绰绰有余的。以后你也不要想着,政府没有钱。政府要有钱干嘛?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你要学会花钱,把财政税收,通通花在社会福利等各方面,要让普通人民群众感受到党和国家的温暖。”
  听顾秋这么说,葛书铭就只有点头。
  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要把政府的钱花光,全部用在社会事业上,用在一些惠民政策上。哪怕是政府穷得一分钱都没有了,只要把这些做好,比政府有钱强一万倍。
  这些话,在葛书铭耳边,响了好几百遍。
  他也是体制内的人,混了这么多年,没有听到过这种理论。更加没有听别人说过,要花光政府的钱,来为民办事。

  宁可穷政府,也不能穷百姓。
  这样的话,他的确是第一次听。他估计,顾秋早就有这想法,只是以前没有这么大的权力,说出来没有人听,没有人信。今天他是市委一把手,在达州范围内,他绝对是首屈一指的人物。
  但是做为一名市长,他该如何领会这种精神?
  当然,这样的话,他不会外传,只会记在心里。
  但是他必须要去执行,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思考,葛书铭觉得顾秋的确是一个真正为民办事的人,这一点,勿庸置疑。

  回家之后,他把顾秋的话,跟老婆说了。齐妃觉得很奇怪,“不会吧,顾书记会这样说?”
  葛书铭说,“我还能骗你?他就是这样说的。”
  齐妃感叹,要是他在电视里说这样的话,搞选举的时候,绝对是满票。只是我国不跟别的国家一样,不需要你上街演讲为自己拉票。
  齐妃说,“顾书记这种理念,恐怕有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真没听说过,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思想?”

  葛书铭道,“别外传,知道就行了。”
  “肯定不能外传,要是他这话传出去,有人要抓他辫子的。不过你还真不能拒绝,现在他是书记,你是市长,你要把他的精神传达下去,只不过不能用语言,只能用行动。”
  葛书铭叹了口气,“难度不小,阻力也不小。”
  正说着,有人过来敲门。

  齐妃问了句,“谁啊?”
  自从当了代市长,天天有人上门来。很多时候,齐妃都懒得开门。她知道,上门来的,都是送礼的,找关系的。
  有些礼不能收,有些礼倒是无伤大雅,但是你可能会搞错,人家有没有在其中埋下糖衣炮弹。
  齐妃过来的时候,问了句,“谁?”
  有人在外面应道,“市长在家吗?我是红岩乡丨党丨委书记万国良。”
  齐妃问道,“有事吗?”
  万国良郁闷极了,他见齐妃根本没有要开门的意思,急道,“关于冬季植树造林的一些事情,我想请示一下市长。麻烦您开个门嘛。”
  齐妃这才打开门,一名五十左右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口,手里提着东西。
  万国良点头道,“齐老师,市长在家吗?”
  齐妃说,“在。”看着他提的东西,齐妃很警惕。“你手上这是什么?到时提回去。”
  万国良来过二次,知道葛书铭家的规矩。齐妃常说,不要因为贪图小利,而搞得自己身败名裂。家里有吃有穿有用,就不要搞这些邪门歪道的东西了。
  万国良笑得很难看,“真没什么,一点土特产而已。”
  他放下袋子,来到客厅里。葛书铭看了他一眼,“有事吗?”

  万国良笑得比哭还难看,他对葛书铭说,“市长,我是来汇报工作的。”
  葛书记有些不悦,汇报工作你到办公室去,跑家里来干嘛?
  肯定不是汇报工作,看他这模样,八成有事。
  果然,万国良就说了自己这两天嫁女,乡政府的干部去自己家里吃饭,喝了点酒,兴奋之余在现场打起了麻将。
  听他把事情说完,葛书铭道,“你明明知道这是犯禁的事,你还干?市里对赌抓得多严,你不是不知道吧?身为一个乡丨党丨委书记,是不是觉得自己要退休了,要好好捞一笔?”
  这的确是万国良的想法,自己要退下来了,何不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捞一笔。再说,女儿出嫁,收点红包不正常吗?
  既然是人之常情,那又有何不可?
  他就跟葛书铭诉苦,“真没有这样的想法,我怎么敢顶风作案,趁机敛财?这样的事情,打死也不敢啊。”
  葛书铭问,“顾书记都说了些什么?”

  万国良道,“没有说什么,只是叫我好女儿的婚事办事,其他的不要多想。”
  “那不就得了?他没有处份你,你还想怎么样?”
  葛书铭和红岩乡关系搞得不错,因为他经常去红岩乡。万国良也知道,书记和市长两人的路线一样的,所以他就想通过葛书铭,看看能不能说说情。
  今天顾秋走后,他一直有些担心,于是匆匆备了礼,前来市里打点。能劝得动顾秋的,估计也就这个葛书铭了。
  葛书铭对当时的情况,并不了解,听了万国良的话,他觉得这事问题不大。可这毕竟只是一面之词,怎么说呢?
  的确,万国良对他有所隐瞒,所以葛书铭也没有表态,只是说,我回头问问书记的意思。
  万国良感动得象小鸡啄米一样,一个劲地说谢谢。

  出国的时候,齐妃想喊他把东西提走,他拉开门,飞快地往楼下跑。
  万国良不敢去顾秋那里,只想借葛书铭的关系,能讨个人情。葛书铭在第二天,跟顾秋说了这事。
  顾秋立刻反应过来,“他来找你了?”
  葛书铭也不隐瞒,直接说了。顾秋笑了下,“还真有点意思,那你说,他这人该不该留?”
  万国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思把女嫁了,马上就接到组织部的通知。让他去组织部谈话。
  本来他一直在想,自己该怎么办?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

  他嫁女儿这事,顾书记亲眼所见,不说别的,他为了这事,犯了好几条规定。
  聚众赌博,这是第一点。
  更要命的是,还在上班时间。
  嫁女儿铺张浪费,摆了三天酒。虽然这只是计划中摆三天,如果不是顾秋到了,他终止了这一计划,他的计划中,的确有三天时间来摆酒。
  违规建别墅,也是他的罪状之一。
  这么大的别墅,得花多少钱?万国良心里清楚,抛开了他嫁女不说,别墅的来源,也是个麻烦。
  他一个正科级干部,小小的乡丨党丨委书记,居然住这么大的毫华别墅,他怎么解释?
  到了组织部,组织部的同志跟他谈话,“万国良同志,关于你的个人问题,是你自己说,还是叫我们去查?”
  万国良说,“不用查了,我检讨,我深刻反审。我有错,我承认错误,我去跟顾书记道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