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8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问题,顾秋必须澄清一下,自己和白若兰真没秘密。他马上解释,“白总吃了解酒的药,喝再多的酒也不会有事。”
  “我怎么不知道??”
  顾秋看夏芳菲有步步必进的味道,不由抹了把汗,大美女姐姐不会吃醋了吧?
  顾秋继续解释,“几年前,程暮雪给了我三颗解酒药,一直没用呢,今天看到这架势,我怕有人灌你们的酒,就准备给你们每人一颗,可没想到白总这么豪爽,直接把他放倒了。”
  夏芳菲没问了,看着白若兰,“没事就好,否则吓死人了。”
  白若兰说,“等于喝了三瓶水,只不过刚下去的时候,还是有些难受。酒气冲上来,挺不舒服的。”
  夏芳菲道,“以前我经常碰到这种人,动不动必人家喝酒,尤其是女孩子,经常吃亏。这些人往往都是不怀好意的,否则没事,干嘛灌人家的酒。”
  顾秋说,“还有一颗,你拿回去研究一下,多做点出来。”
  他把剩下的一颗,交给夏芳菲,自己还留了一颗。
  夏芳菲拿在手里闻了闻,略有些香味,“这是苗寨的独门解酒药。”顾秋说了句。

  夏芳菲收了起来,三人也没有说其他话,赶到省城后,顾秋决定去看看马平川。
  刚才打电话问过了,马平川已经转到省院,估计有一段时间住。三瓶烈酒,吓死人了。医生说,幸亏来得早,否则时间一长,说不定性命都没有了。
  顾秋赶到省医院,马平川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秘书守在门口,不让人进去,说秘书长需要休息。
  所以前来看望的人,都不许进门,只能在外面把东西交给秘书打理。眼镜男不知什么时候来了,看到顾秋,就埋怨起来,“你们差点害死了秘书长,迟一点,性命都不保。”
  顾秋心道,还不是你在拍马屁,要不哪来这些事情?
  身为体制中人,顾秋很反感这种事情。但偏偏这种事情,天天都在发生。
  有些人费尽心思,专门干些这样的勾当。
  看过马平川后,顾秋就回达州去了。马平川却因为这事,住了一个星期的院。
  但他对外面的说法,当然不是喝酒喝的,而是身体其他方面的原因,说什么太累了,撑不住,病倒了。休息几天就好。

  尽管这样,来看他的人依然络绎不绝。
  左书记听说了这事,给他打了个电话。
  马平川说,“这点小事,怎么还把您给惊动了。没什么大事,可能是前段时间太累,没有把握好。”
  左书记只是叫他保重身体,也没说别的。
  夏芳菲跟白若兰说了这事,白若兰哼了一声,“这种人活该!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白若兰的脾气,夏芳菲是知道的,也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她心里总是有些担心,马平川会不会借题发挥,到时为难她们?这个还真说不准,不过最近一段时间,有不少领导跟她打招呼,说有几个亲戚想到她们的医院上去班,希望她能照顾一下。
  夏芳菲有些头大,也不敢直接回绝。

  医院上班,那是闹着玩的?真有本事的人,不用人打招呼,没有本事的人,进来了也是个祸害。
  夏芳菲对此,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白若兰听说此事,当场表示,医院一切按制度来,医生必须经过考核,不达标的,绝对不能通容。
  对于这一点,白若兰很恼火,“怎么你们这里,还有这种事情?医院里的工作,哪一项都不容许开玩笑,稍有不慎,那就是生命悠关的事。”
  夏芳菲心里明白,这些通过打招呼进来的人,大都是没有真本事的。有人甚至都没有任何证件,根本就不是学医的,然后花点钱,搞个假文凭,说要进来上班。

  但他们来了,也不会规规矩矩上班,只是叫你给他白领一份工资。夏芳菲听说,有些领导亲属,在好几个企业任职。
  一年到头,见不到这些人的面,工资也是直接打到他们卡上的。这些人兼着好几个职务,拿着三四份工资,人呢?却长年在酒店包房,不是打牌就是玩女人,或者干其他的。
  夏芳菲当然不愿意搞一群这样的人过来,但是上面的电话,都打了好多次了,好几个领导要塞人进来。
  有人更是直接说,“那就这样定了,工资不能低于多少。”这种人,一般都很自负,不给人拒绝的余地。
  如此明码开价,觉得有些好过份,你以为你是谁啊?还让不让企业活了?

  夏芳菲叹了口气,为此有些忧心肿肿。
  医院还没有正式开业,招聘工作当然得提前开展,但是遇上这种人,她就苦闷了。
  白若兰不信这一套,她这人啊,搞毛了,她直接撤资。她就是这样的性格,要她搞什么行贿,门都没有。
  当然,也有人说,她们可以找左书记反应情况,但是左书记能在南阳呆一辈子不?如果他一离开,别人搞鬼,你怎么办?
  这倒让夏芳菲头痛。
  不过她没有跟顾秋说,也没有跟其他人提这事。
  顾秋当然不知道这事,他回到达州,没想到遇上正在逛街的程雪衣姐妹。
  顾秋把车停下来,“你们怎么在这里?”
  程暮雪喊了句哥,“我陪姐姐逛街。”
  程雪衣昨天就来了,姐妹两个聊了一个晚上的天。
  程雪衣朝他笑笑,两个人又去逛街了。顾秋回到家中,从彤说,程暮雪两姐妹来过了,买了些东西过来。
  晚上是不是请她们一起吃饭?
  顾秋说,这事你安排吧!
  他就回了书房。
  从彤忙着给程暮雪打电话,告诉她们,晚上一起叫饭。
  程暮雪只能答应下来,程雪衣昨天晚上见过从彤,当时就觉得奇怪,顾秋的老婆不错啊,看起来特贤惠。
  难怪他那天不肯要自己了,其实程雪衣也只是想试探一下,看看顾秋是个什么样的人。她心里更想知道的是,妹妹和他的关系。

  做为姐姐,她当然要保护好妹妹。以程雪衣现在的处境,她要找几个有权势的男人帮忙,还是完全可以的。
  但这些人目的性很明显,就是要自己做他们的情人。这一点,程雪衣觉得反胃。
  做人,不能太有目的性了。如果双方在交往中,发展到了一定的关系,真到了可以床聊的地步,那也是上天注定,无所谓了。
  她很讨厌这种一开始就有明确目的和企图的男人,因为他们从头到尾,只想到把你弄上床。
  程雪衣问妹妹,“暮雪,你和顾书记走这么近,他老婆就不吃醋吗?”
  程暮雪说,“聪明的女人是不吃醋的,她们只是想着怎么留住男人的心。姐,这句话不是你教我的吗?”
  “再说,跟顾秋哥走得近的女孩多了,你看那个齐雨姐,她比我身材好,更漂亮,顾秋哥老婆也不见吃醋。再说了,我只是认他做哥哥,我们之间又没什么?”

  “真的吗?”
  程雪衣还是不信,因为在她的身边,太多有目的性的男人了,这些男人就象狼群一样,随时准备扑过来。
  被姐姐这么追问,程暮雪还真有一些不习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