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7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直以来,李牧野真正的朋友都不多,上学的时候,除了张娜外,别的同学都对他这个传说中的精神病人畏惧如虎。认真算起来,只有孟凡冰还算是自己接触最多的发小。
  人的感情有时候会很奇妙,身在异乡久了,听到故人的声音都会觉得倍加亲近。更何况李牧野跟孟凡冰曾经不仅仅是故人那么简单。虽然她有点水性杨花,但却是个豪爽开朗十分健谈的人。不作为情人,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其实还是有一些可取之处的。至少在李牧野眼中,她够简单,而且还有点十分难得的大女人义气。
  “没什么麻烦事,就是想起你来了,给你打个电话聊几句。”
  “国际长途很贵的哎。”孟凡冰语气夸张,道:“不过反正都是你消费,说,想聊什么?是不是又想让我当传声筒啊?我可先跟你说明白了,关于张娜的事情我只能告诉你我知道的,绝不会为你传递任何消息。”
  “她还好吗?”李牧野问了一个没什么营养的问题。
  “她好的很,不好的人是我。”孟凡冰似乎一肚子委屈,道:“能不好吗?未来老公是市值千亿美金的珠宝上市公司的小开,还是公司泛太平洋西区行政总监,如今正跑到上海来兴建物业,那大楼盖的老高了,什么叫青年才俊,搁到这刘麒身上都有些辱没他了,你就说这张娜她哪点比我好了,凭什么就让她找了这么个未婚夫。”

  “哎我去,我隔着一万公里都能闻到你喷出来的这股子老陈醋味儿。”李牧野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道:“我是让你跟我说说她的情况,不是让你跟我这瞎嘚嘚不相干的人。”
  孟凡冰道:“李牧野,你这可有点不识好歹了,姐这是帮你认清形势呢,懂吗?对你来说,越早知道竞争对手的情况,就越早能明白你就是一只瞎眼的癞蛤蟆。”
  “癞蛤蟆就癞蛤蟆,怎么还瞎眼了?”李牧野不以为意的问。
  孟凡冰嗔道:“废话,真正的白天鹅早就吃到嘴儿了,却还在这里念念不忘那只黑天鹅,你不是瞎是什么?”
  李牧野笑道:“这事儿真不赖我眼瞎,主要是你这白天鹅心太野了,根本就没准许我我这只癞蛤蟆一直霸占着你。”
  “得了吧。”孟凡冰道:“李牧野,你还别跟我来这虚头巴脑的,没看上我就是没看上我,你要敢说自己没撒谎,那我这只白天鹅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三十岁以前我还没把自己嫁出去,我就嫁给你,怎样?”
  李牧野道:“还是算了吧,我这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就不祸害你了。”

  孟凡冰道:“不敢就说不敢的,你的眼中心中始终只有一个张娜,上中学那会儿我就瞧出来了。”又道:“咱们也算好过一回吧,可你心里头根本没有装过我,当初分手的时候虽然是我提出来的,可最不舍的也是我,而你呢,头天说分手,第二天就跟我爸要了三万块钱分手费,就没见过你这么无耻的男人,你这心里头哪怕有我一头发丝的位置,也做不出这损事儿吧。”
  鲁源说,男人翻后账是余恨未绝,而女人找后账,多半是余情难了。
  李牧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话锋一转道:“不是说张娜的事情吗?怎么又扯到咱们俩身上了?”
  孟凡冰道:“张娜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前阵子我在一个慈善拍卖晚宴上见过她一次,寒暄了几句,她还在读医学院,看上去状态不错,跟她未婚夫在一起,满身名牌珠宝,比以前会打扮了,她姑奶奶想回上海定居发展,她说要完成学业以后才会考虑回国,李牧野,你听我一句劝吧,别痴心妄想了,就她那个未婚夫,拔根腿毛都比你腰粗,你们俩的差距太大了。”
  李牧野有点烦躁,不客气的说道:“想不想是我的问题,正如你说的,我这心里头就装进去她一个,不管她是什么状态,就算是嫁了十八回,第十九回才想到我了我也照娶不误,你孟凡冰就是找一百个男人都跟我半毛钱关系也没有。”
  “李牧野,你他吗就是个大混蛋!”孟凡冰气的破口大骂,狠狠挂断了电话。
  李牧野举着电话,根本没有意识到那边已经挂断。满脑子里全都是娜娜穿着晚礼服浅笑嫣然的样子。

  白鹏拿着电话凑过来,问道:“野哥,金香姬来电话找您,说您的电话打不通,打到我这儿来了。”
  这娘们儿又要做什么?李牧野脑子里一闪念,接过电话道:“我是李牧野,找我什么事?”
  金香姬道:“我父亲来了,需要尽快见到你!”
  “你父亲?”李牧野心头暗凛,金香姬这个老爹的名头已经不止一次听说了,据说这个朝鲜人民军英雄是唯一活着的金太阳荣誉勋章获得者,在谍报战线和特种作战两个领域内功勋卓著。多次粉碎了西方某国针对领袖将军家族成员的迫害行动。是二代金将军最信重的国之利刃。这老家伙忽然跑到莫斯科来见自己,能有什么事?
  寒风飞雪,翩若龙趾。
  老崔家的院子里,一树腊梅傲立雪中。树下站着个中年男人,衣着单薄,站如标枪,面色如铁,脸上眉梢到唇角斜飞一道恐怖伤疤,几乎将整张脸一分为二。浓眉如火,一双眸子却似比黑夜更黑,深沉的凝视着李牧野。
  “七零年代,我在中国学习生活了八年。”沉默良久,他忽然开口说道:“你们曾经是比我们更纯粹的伟大朋友,那时候我几乎感觉不到北京和平壤的区别,但现在,中国到处是你这样的心里只有钱的年轻人。”

  李牧野道:“我出生的晚,经历的时代不同,意识形态也不一样,太高深的道理你说了我也不能理解,你们那个时代有你们的信仰,这个时代里我也有我的人生目标,咱们之间不一定非要相互干渉敌对吧?”
  日期:2018-02-09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