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6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据说神枪手都是子丨弹丨喂出来的。这句话放在李牧野身上失灵了。一天上千发子丨弹丨打在空气里,什么有意瞄准无意击发,什么三点一线排除虚光,这些屡试不爽的射击金科玉律到了小野哥这里全成了废话。枪声一响,李牧野就抑制不住兴奋紧张的心情,噼里啪啦的打个痛快。任凭营地教官怎么纠正都改不过来。
  最后被自作聪明的营地医生定性为一种行为性障碍的心理疾病。叫做射击亢奋综合症。来到这个营地主要是为学习射击的,结果射击水准不敢恭维,其他科目倒练的有模有样。任凭多严苛艰苦的训练,李牧野都丝毫不打折扣的完成了。
  李牧野知道自己现在从事的行业具备的风险性。在这一行当中参与的越深,知道的越多,就越意识到必须得学会一些保命的手段。在这段时间里,他除了学会许多一招制敌的格斗技巧外,还掌握了各种车辆,甚至是飞机的驾驶技术。

  随着训练时间的推进,李牧野的速度,爆发力,耐力都有了很大提升。在最后的综合考评中,他得到了四分半的成绩。这是一个中规中矩的成绩。营地教官认为应对外勤任务,这个水平已经足够了。李牧野其实是不太想离开的,但这位据说很犀利的大胡子教官却坚决要把他送走。
  原来自从李牧野进入营地接受训练,只吃了一顿食堂伙食就不干了。果断命令崔可夫联络了距离营地最近的一家中餐馆。天天白酒肥鸡,川鲁辽粤各种美食供应。
  李牧野虽然有一点孤僻,却深知在集体生活中,与人分享的重要性。所以每次叫外卖,从来不会吃独食。营地同一批学员一共八十五名,本着宁肯一圈不发也不漏掉一个的原则,无论是香烟还是美酒,次次人手一份。
  这么做当然是有些胡来,但这个营地本身就是政府和私人合作搞的,提莫夫作为政府一方的管理者,对这个地方的存续与否有着绝对权威。而如今的李牧野作为他们夫妇最重要的朋友和兄弟,自然而然的享受到了提莫夫最大的敬意。

  因为李牧野是编外人员,又有提莫夫这个大靠山无条件的支持,搞的这位与政府合作创办营地的教官也不大敢用营地规矩来约束他。几个月下来,眼瞅着这批学员全都被小野哥腐化成了跟班小弟,胡子教官,前阿尔法精英早就坐不住了。
  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送走这瘟神,他又怎么会错过?
  九月末的一个下午,李牧野迎着午后温暖的阳光从营地告辞离开,八十四名学员兄弟依依不舍的送到大门外。小野哥操着浓重的莫斯科南郊口音跟这些同甘共苦了四个月的俄罗斯哥们儿道别。
  别了,我的战友加兄弟们,我们终将分别。如果我在战争中死去,希望你们可以把我忘记,只要记得照顾我曾经在营地里种下的紫罗兰。安心吧,我的朋友们,如果我离开,一定会死得其所。因为我可以毫不犹豫的把我的生命甚至名誉孤注一掷,可是决不出卖自己的自由。
  这段时间李牧野沉淀在营地里,刻苦训练之余思考了很多人生的道理。人生而自由固然不错,然而这个自由并不意味着可以无底线的泛滥。生有时,死有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根,每个人都是社会的一份子,是国和家的孩子。肩膀上有责任,这个责任的大小则跟能力有关。
  以前觉得金香姬那种人都是精神病,现在却忽然开始有了些理解。金香姬们的自由就是她们自己选择的生活,看似呆板无趣,其实却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她满足于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稍有成就便会非常开心。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就是人生最美好的自由吧?
  金香姬是这样,营地里的那位教官也是这样,我呢?李牧野扪心自问,心头不自觉的浮起娜娜浅笑薄嗔的样子来。转而又想起陈炳辉在草原落日前悲壮萧索的身影。

  无论选择什么样的人生道路,没有奋争,人生岂非会特别无聊?
  一个人一旦有了奋斗和与命运抗争的**,就注定不会一直沉寂。
  三天后,上午九点钟,李牧野正坐在翻修一新的崔可夫家屋子前的廊檐下享受秋日暖阳。听老崔的两个闺女在院子里斗口争论老崔和大熊谁更厉害。
  门外的小路上驶来一辆黑色轿车,最后停稳在老崔家门前,车上下来一个光头男子。李牧野注意到两米多高雄壮如山的老崔一看到这个人,立即好像矮了一截儿似的小跑过去招呼。
  李牧野没见过这个人,但从老崔对待此人的态度上看,此人一定不简单。

  光头男子对老崔不假辞色,只是微微点头示意,径直走到李牧野面前,道:“古尔诺夫先生指派我来邀请阁下去他的庄园里品尝美味的午餐,宴会两小时后开始,请阁下梳洗准备一下就跟我走吧。”
  “古尔诺夫是谁?”
  金钱和权力像一对双生子。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从十年前的大变革开始,掌控巨额财富的寡头政治就成了俄罗斯国家政治生活的主要声音。
  古尔诺夫就是威名赫赫的大寡头之一,他主导的俄联邦农工银行是俄罗斯第五大银行,通过银行控股的莫斯科食品公司是俄联邦境内第二大粮食作物进口公司,同时他还参股了俄联邦境内最大的粮食进出口公司,圣彼得堡食品公司。
  光头叫彼得洛维奇,就是莫斯科南部最大黑帮轮胎帮的首脑,也是古尔诺夫的得力干将。

  安德烈在电话里说,这个古尔诺夫堪称联邦最有权力的男人之一,甚至曾经因为试图阻止现任联邦总统上台而锒铛入狱。但很快他就被保外就医了。现在虽然深居简出行事低调,然而真正熟悉这个国家权力结构的人都清楚,他还掌握着俄罗斯人的粮食口袋,所以,只要他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就算是总统先生在宪法的框架下也不敢把他如何。
  这老王八蛋要见我是什么意思?
  李牧野稍微一琢磨便明白了,同行是冤家,看来自己是碰到了人家的蛋糕了。
  彼得洛维奇登门来请算是比较客气了,梳洗准备的时候老崔介绍说,古尔诺夫手里有一座铝矿山,由轮胎帮负责管理。如果有人胆敢挑衅他的权威,就派出轮胎帮把那人捉到矿山上,塞进巨大的工程车轮胎里。受害者不是活活憋死就是活活被挤死。轮胎帮的恐怖之名也由此而来。

  老崔想要跟着一起去,李牧野拒绝了。
  “你有老婆和孩子,身上的责任比我大。”
  老崔还想坚持,李牧野将他按住,道:“如果他是要对付我,你觉着多一个你会有用吗?彼得洛维奇一个人来请我,说明他至少目前还不打算对我下黑手,我想这是跟我干姐姐和干姐夫有关,也可能是他觉着我这个人有用,总之,这件事不是靠力量来解决的,你去了也是于事无补。”
  老崔深受感动,道:“老板,你对我们足够好了,为了你,我愿意付出生命,我相信我妻子也愿意接受我这么做。”
  李牧野道:“算上你老婆肚子里的,你三个孩子已经做好了失去父亲的准备了吗?”
  老崔不吭气了,低头沉默着,紧紧攥着拳头。
  李牧野继续说道:“你是个伟大的斗士,我很荣幸能够遇到你并且跟你成为朋友,我的俄罗斯兄弟,听我的吧,相信我一定可以平安归来,再跟你痛饮美妙的伏特加。”

  “老板,如果他们敢对你不利,我安顿好家人后一定会为你报仇的!”老崔郑重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