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70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世上哪有鬼?
  可是手里这个遗像和下边租户的话怎么解释?
  刘富贵越来越觉得事情诡异。
  而且一个小女孩,腰里居然还别着尖刀,她意欲何为?

  刘富贵忍不住往厨房里透视,可别让女孩再给自己泡一壶耗子药,把自己给药死了,你看看她刚才说那个“好”字,简直是咬牙切齿。
  一看之下,刘富贵惊得差点跳起来。
  自己不过是随便那么一想而已,想不到还真让自己给猜着了,女孩从兜里掏出一包什么粉末,一边紧张地往外窥视,一边鬼鬼祟祟把那包粉末倒进了茶壶。
  刘富贵感觉越来越匪夷所思,自己就是强占她的屋子,也不是什么深仇大恨,居然要给自己下药?
  关键的问题是,她身上为什么要随身携带毒药?
  又是尖刀又是毒药,小女孩是杀手吗?
  小女孩端着泡好的茶进来了。
  十六、七岁的年纪,一看脸上就稚气未脱,但是她阴沉的神情,却完全跟她的年龄大不相符。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样子,让刘富贵心里一阵心疼,感觉自己把人家的老爸打成废人,下手有点重了。

  她的乱发已经拢起,用皮筋约束住,一张脸完全没有遮挡,看起来更加苍白,脸上的病态更加明显。
  就像西施越是捂着胸口蹙眉越是显得漂亮一样,女孩小小的年纪,稚气未脱,但那副病西施的女人味却是更加浓郁。
  看到她这个样子,但凡正常的男人,内心都会不由自主生起一种保护欲,越看她越是觉得让人爱怜。
  “请喝茶。”女孩在刘富贵的对面坐下,每人倒上一杯茶。
  茶壶里除了药粉,还被女孩投入过多的茶叶,大概是用浓茶来遮盖毒药的味道吧。看着这杯黑乎乎的茶水,刘富贵肯定是不喝的。

  女孩却是率先端起茶杯:“请喝!”
  说着就要喝茶。
  “别喝!”刘富贵急忙往起一站,挥手把她的茶杯给打飞了。
  啪,茶杯摔在地上,茶水洒了一地。
  “你为什么要打碎我的杯子!”女孩叫着,站起来绕过茶几,就像要打刘富贵似的。

  刘富贵明明看到她的手又伸到腰里,握紧了尖刀。
  “去死——”女孩尖叫一声,举刀就刺。
  刘富贵一把抓住了女孩的手腕,他感觉女孩的手腕冰凉。
  “你死,你去死,死——”女孩拼命挣扎,嘶声喊叫,看起来完全近于癫狂。
  刘富贵十分矛盾,想把她制住,但又不好意思去擒拿她,可不制住她,那只冰凉的小手腕在自己手里挣扎,他甚至担心会被癫狂的小女孩自己折断。
  刘富贵没办法,只好抓住女孩的另一只胳膊,底下别住她的腿,女孩就是再癫狂,再想拼命,但是一点都不能动了。
  “啊,啊啊啊——”女孩又发疯似的叫了几声,看样子力气用尽,身体突然一软,昏厥过去。
  刘富贵赶忙拉住她,用胳膊托着她的后背。

  女孩身体偏瘦,看起来好像有点发育不良的样子,刘富贵托抱着她,感觉就像托着一只瘦弱的小鸟,心里一阵可怜,鼻子酸酸的。
  他把女孩小心地放在沙发上平躺,探探鼻息,再听听她的心跳,女孩的心脏跳动得十分急促,明显是刚才疯狂拼命所致。
  她应该是过于激动,过于拼命,力气耗尽导致晕厥,刘富贵给她灌入一点热水,看她呼吸渐渐平稳,只是暂时还没醒过来而已,也就放心了。
  等着女孩醒来的时间里,刘富贵赶紧给蒲应龙打电话。
  “喂,我问你个事,那个黑毛有个女儿是吧?”
  “呃,嗯,是啊,有个女儿,你见着她了吗?”电话那头的蒲应龙稍一犹豫,问道。
  “见着了,就在我面前躺着呢。”刘富贵直言不讳,不过这话也有点模棱两可,在他面前躺着,到底是怎么个躺法?“我感觉她有点问题,肯定不正常,到底怎么回事?”
  “不正常——为什么不正常?”蒲应龙的回答明显有点吞吞吐吐。
  “我说老蒲,你是不是又要不老实?”刘富贵的语气严厉起来,“床头柜上有个遗像,跟她一模一样,这是怎么回事?”
  刘富贵严厉的语气就像一阵寒风在蒲应龙心头刮过,蒲应龙情不自禁打个寒噤,他已经完全被刘富贵制服,不管是出钱出物全部言听计从,八百六十四拜都拜过,也就没有必要替一个手下隐瞒什么。
  “别生气别生气,我跟您说实话。”蒲应龙赶紧说道,“这本来是件丑事,我是怕您生气,就想不告诉您算了,您想知道,我还有什么隐瞒的。”

  原来,床头柜上那个遗像,是女孩的姐姐,姐俩长得一模一样,这个女孩叫柳薏,才十七,去年就上高一了,只是今年已经辍学。
  柳薏一家是农村人,去年夏天一家四口进城,想不到她的父母遭遇车祸,肇事车逃逸,柳薏的姐姐为了救父母,在网上发起众筹。
  这事被黑毛发现了,他装好人,给出医疗费。
  末后的结果是柳薏的父母都没救活,柳薏姐俩被黑毛收为干闺女,带回家。其实黑毛是图谋不轨,柳薏的姐姐誓死不从,撞墙死了。

  当时柳薏在学校,等到回来发现姐姐死了,虽然怀疑有问题,可又没证据。
  这事过去之后,柳薏也不上学了,整天很颓废。
  虽然她不说什么,但是每个人都很清楚,她应该已经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就是想找机会给她姐姐报仇。
  而且蒲应龙还说,当初柳薏的父母之所以没有救活,也跟黑毛有关。
  黑毛明明知道柳薏对他恨之入骨,还把她当闺女养着,是因为看她是美人坯子,想把她养得再大一点,霸占柳薏。

  “这个黑毛还真不是一般地畜类啊!”刘富贵忍不住开口骂道,“刚才我看小女孩可怜,还在后悔当初把黑毛打得重了,现在才知道下手太轻了。”
  “是是是,对对对。”蒲应龙在电话里一个劲儿附和说,“他确实不是人,我们虽然是放高利贷的,也没干什么好事,但像老三这样,干这么多坏事的还真不多。”
  “不行,我得上医院,让黑毛那家伙变成植物人,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刘富贵越想越恨,越想越觉得柳薏可怜。
  怪不得小姑娘随身一直带着尖刀,还带着毒药,原来是随时随地准备杀死黑毛!
  怪不得小姑娘要给自己下药,还要刺死自己?原来她听自己说跟她老爸是好朋友,爱屋及乌,她焉能不恨!
  刘富贵气得来回乱走,要不是现在小姑娘还在昏迷,他就已经去医院继续殴打黑毛了。

  “打断了你的四肢,拽毁了你的命根子,还是太轻,应该怎么才能打得更狠一点呢?”刘富贵自言自语。
  唔?刘富贵刚才光顾着愤恨了,没注意小姑娘,直到偶尔瞥她一眼,才发现小姑娘已经醒来,大睁着眼看着刘富贵,眼里饱含泪水。
  “你,你醒了?”刘富贵赶忙走上去,俯身问她,心里那个难受就不用提了。
  小姑娘太可怜了,一家四口,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满腹仇恨,要靠她弱小的力量去报仇,真难为她。
  可恨黑毛还在贪恋她是个美人坯子,要想把她养大占有她,那畜生的心肠到底有多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