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离开别墅后,我冲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对着池子吐得天翻地覆,原本孕吐已经很难熬,我还不断用手指伸向喉咙,试图把咽下去的液体吐出来,然而无济于事,我干呕到满脸惨白还是什么都没有吐出。
  保姆听到我呕吐的动静端着一杯酸梅汤进来,她递给我让我喝口压一压,我无动于衷,盯着镜子里自己沾满水珠的脸孔,“我给除了我丈夫之外的男人做这样的事,为了取悦他,为了自保 J 为了种种图谋。人活在世,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复杂和无奈。”
  保姆说两情相悦做什么都可以,役有这么多说道。“两情相悦。”我冷笑,“我们像是有情的吗。”她看着我非常认真说,“先生对夫人有情,不论多少,一定是有一些的。”
  我沉默片刻,从她手里接过梅子汁,乌黑的水在玻璃杯里荡漾,“希望可以维持更久,这份情不要破灭。”
  乔苍之后几天都回来陪我用晚餐,但仍旧不住 J 听宝姐在贵妇圈了解的消扁、,乔苍一直和常锦舟住,常锦舟只要出门见人必定炫耀,丈夫与她如何恩爱和谐,虽然背后指点的人不少,说我们共侍一夫,但她确实在明面上又压了我一头。
  常老回珠海那天提出要乔苍带我一起吃顿饭,乔苍不知用什么办法回绝掉,常老最终也没有为难。我怀孕第十一周乔苍本来要陪我做一个产检,然而下午我接到他秘书电话,告诉我产检恐怕去不了。而且晚饭也不回来陪我。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蒂尔临时加了一场股东大会,在六点整召开,结束不会早于七点半。和蒂尔有关的事令我不由自主警惕起来,“关于什么。”“蒂尔股价最近降了四个点,是有史以来跌幅最大的一次。
  直接损失上千万。主要矛头是自主研发的一款食品流入市场后出现了顾客食后不适症状,不排除有人恶意陷害,现阶段还在调查,股东提案取消这款产品的生产,将原来的工厂改为蒂尔代理的一款销量非常好的电器仓库。就这两点。”
  我说知道了。挂断电话我回想了很久。将这几天我和乔苍相处每一刻都回忆,他役有在我面前提及这件事,甚至一点风声我都没听说,很明显他在隐瞒,不愿让我C`ha 手。
  容深的东西落在他手里我已经很不满,也在暗中部署夺回,我怎么可能允许它完全脱离我的掌控。我回到房间换了农服,让保镖送我去蒂尔,他们面面相觑{司苍哥知道吗,我一言不发推开他们,自己朝小区外的街道走,他们不敢再招惹我,立刻说我们送您去。我在路上严防死守不允许他们以任何方式通知养苍,并且打电话给小李,告诉她我今天会出现。

  车一小时后停在蒂尔大门外,小李已经在等候我,她笑着迎上前问我最近身体怎样,我说一切都好。
  她递给我一份提案书,以及市场部门的调研报表,对这些我一窍不通,我让她长话短说把最关键叙述给我。“股东都是一边倒,要求取缔周,总生前大力扶持的这款食品,可这款食品已经上市四年,期间投有出现过一次问题,是蒂尔在食品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筹码,盛文最近也在做一款相关食品争夺市场,我怀疑 … ”她说到这里忽然停下,我问她怎么不说了。
  她直勾勾凝视我身后,脸色有些微妙。我顺着她目光扭头,一身宝蓝色商务装的乔苍从一辆宾利车内走出,他身后簇拥着四五个人,气势非常凌厉,一言不发朝这边走来。
  他在距离大门十几米的地方看见了我,他役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穿了我平时役有穿过的衣服,超短的 A 字裙,红色丝绒衬农,大偏分的卷发很有女人味,像一朵妖烧的夜来香。
  这样的我集妖烧媚态干练优雅于一身,乔苍有一两秒钟失神,我站在台阶上笑着说,“把我排除在股东大会之外,是谁的主意。”
  养苍不语,他身侧蒂尔方的助理见状上前一步说是杜股东的意思,觉得您不是很懂商业,来了只能盲目捍卫周,葱的东西,并不能理解大家的提议。我笑着哦了一声,“懂不懂是我的事,通知与否是公司对我的尊重,以我在蒂尔的位置,杜股东恐怕已经无权干预我,只有你主子才能,所以?

  " 助理脸色闪烁,偷摸打量乔苍一眼,尴尬笑了笑。我心里很清楚,杜兰志是一方面,乔苍才是最大的操纵者,这些人在他底下,当然看他脸色行事,他不需要主动说出来,别人提议不让我出席,他默许就够了。养苍迈上台阶站在我面前,饶有兴味打量我玲珑婀娜的身姿,“今天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他说更加魅惑。他两只手C`ha 在西裤口袋里,上半身微微前倾,“打算用美人计来力挽狂澜吗。”
  周围人很多,我和他保持安全距离,我笑着说,“杜兰志和卢章枉转赠出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我便以持股百分之六成为和杜兰志持平的第二股东,我保留对蒂尔所有事务、高层变动的知情及决策权,乔总,是这样吗。”
  乔苍听到我喊他乔总,微微挑眉,他笑说不错,是这样。“那我就不推辞了,一起。”我和养苍各自沉默进入蒂尔大厅,在前台和几名交接专员的注视下进入电梯,我们各自带了秘书,谁也没有开口说一句话。
  我和乔苍的办公室在同一层,隔着一个休,息厅,没有内通的门,互不干扰,我带着小李走人属于我的一间,我特意四下看了看,任何角落都没有放过,确定没有人闯入埋伏后,让她去客户部带个人过来。
  一个月前的股东大会是我第一次来蒂尔,也是这段时间唯一一次,不过我很有计谋,在这里安C`ha 了眼线,是客户部一组的组长,职位不高,不怎么受瞩目,但也有一定话语权。
  更重要他受过周容深生前的恩惠,又是自己一个人在特区生活,没有家庭拖累,非常敢干,这是我看重他的缘故。小李很快带他上来,告诉我路上没有人看到。
  他将脸从制服农领内露出,向我鞠躬,“周太太。”我示意小李关门,让他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最近有什么风声。”“内斗很严重。
  江总股东大会上的弃权,使整个董事会都非常排斤他,认为他没有头脑,不适合拉拢,而乔总那边,他也里外不是人,副总位置被其余高层凯叙,而股东之间的内斗主要还是持两派。
  第一派,追随党,坚定跟随乔总,做忠诚的将士。第二派,犹豫不决党,乔葱心狠手辣自私猖狂在上层圈子众所周知,这些人自知背叛了周,急,没有托您上位,而是中途倒戈乔总,也担心会被卸磨杀驴。”
  我冷笑,我早在茶楼就对江息劝告过,用这个拉拢他,可惜役成功,现在尘埃落定再难翻盘,他们犹豫也晚了,真被当作驴杀掉也是罪有应得。我两只手撑在桌角。朝前逼近他,小声问,“我让你调查的事。有结果吗。”
  日期:2017-09-28 06: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