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别忘了我今时今日地位压在你头上。这一耳刮子让你长长记性,怎么骂我我只当狗叫,可如果你再敢襄读容深,让我听到一丁点风声,我让你全家跟着一起长记性,而且永远翻不了身。”

  顾太太梗脖子吼叫着要冲上来和我厮打,门外保镖及时涌入挡在我身前,将顾太太推倒在地,几个夫人尖叫搀扶,仰起头有些畏惧看我,都老实了不少。
  我居高临下俯视她,“等什么时候,你到了能蛊惑男人视你如瑰宝的地步,再来和我一较高低吧,否则别自讨难堪。”
  我转过身,微微抬眸注视面前一动不动的常锦舟,说实话,她的淡定气度,她的演技,她的狠毒,她善于利用的玲珑奇巧,是我见过的女人里最拔尖的,如果不是碰到了我,换做任何女人勾搭乔苍,她都可以毫不吃力解决掉,连痕迹都不留。
  我挑起唇角让自己看上去真诚一些,手指在她微微凌乱褶皱的裙摆上神平,“乔太太,我要的时间不多,你我相安无事,拿回我想要的,我一刻都不耽误收拾东西走人,你更不用担心你的位置。”她冷冷发笑,我朝她额首道别,转身带着两名保镖走出这扇门,她在我身后非常沉着的语气说,“一切刚刚开始不急。”
  我脚步未停,缓慢役入灯光中,逆着水晶灯的方向,走廊昏暗许多,浅浅的迷离的光圈,像极了下雨的时节坐在车上,玻璃打落的雨珠,也是映着灯火,映着霓虹,让人恍惚觉得这个世界都不真实。我活了二十二年,五年幼小无知,五年跌宕坎坷,剩下的十二年都在摆脱贫穷与尔虞我诈中度过,世间的冷摸不公,黑暗,虚伪与残忍,我什么都不怕,从此只有它们怕我。
  我一言不发,这条长廊静默走了很久,直到我眼前有了阳光,有了云朵,有了层叠的重楼,我才停下,我问保镖,“刚才有趣吗。”他知道我很开心,附和说有趣。
  他拉开车门,我弯腰进入的同时警告,“乔先生那里。不要说这事,为乔太太留面子,他想必也不愿知道。
  保镖点头说明白。我回到别墅看见餐桌上放着两盒红豆糕,还有一些酉茹甘的梅子,都是我那天无意说到的食物,我立刻意识到乔苍回来了,我侧过头看客厅,果然他坐在沙发上看书,非常悠闲温和,我 i 司保姆几点了,她小声说四点多,您出去了一整天。
  我换了鞋子过去,忍不住问,“顾总停职了? " 他随手翻了一页,“他太太不是让你不高兴了吗。”我说是。很不高兴,那些女人也一样都算在内。乔苍飞快浏览完合上书本问我现在高兴吗。我沉默了片刻,咧开嘴笑,这是我这么多日第一次对他笑,笑得媚眼如丝,脸蛋娇得像花骨朵,他看到怔了一下,我主动趴在他怀里,葱白纤细的手指在他胸膛汝头处戮戳点点画圈,“你怎样在短时间里打压了这么多人。”

  乔苍握住我那根手指,见我没有抵触,沿着他胸肌到腹肌,最终下落在裤链的位置,他眼底笑意有些火热,不难。”
  我装作没察觉自己摸了哪里,仍旧勾着指尖戳点,摩擦,声音绵轮娇细,“可是你这样打压顾总,有些公报私仇,万一传出去,会不会被人背后指点?
  "他语气逐渐有些起伏,“千金难买一笑,怎样冒险也很值得。何小姐不知道自己温柔一笑的样子,有多么诱惑吗我咬着嘴唇,高耸丰满的胸部贴向他,媚眼含春秋波黛黛,那根手指千方百计挑逗撩拨他,我感觉到一丝坚硬的抬头之势,乔苍有些燥热,松了松领带让自己喘息,“不气了?
  " 我说勉强痛快点。我低下头故作惊讶看他支起的裤档,扑味一声笑,“哟,乔先生这是怎么了? " 我侧过脸看窗外,“哪里飘过美人,让你反应这么大。”
  他眯着眼说美人不就在我眼前吗。我指甲役入拉链的缝隙,向下轻轻一压,链子崩开,露出里面黑色丨内丨裤和膨胀昂扬的家伙,我将丨内丨裤也扒掉歪着头笑得千娇百媚,“就这么走,让手下瞧笑话。”他笑问我那怎么办。
  驾驭乔苍,既要尽可能降低他对我的疑窦和防备,又要保持剌激新鲜感,让他对我欲罢不能,男人的兴趣与喜欢就是女人肆意最大的筹码,它可以保持在一个平稳的弧度,一旦有过大的起伏,走高走低都是麻烦事,高到头了是要下坡的,男人就会出现厌烦的错觉,低了很难再爬上去,我这几天给他冷脸,又让他费了不少功夫,得用点法子缓和下。

  我身体向下滑动,娇俏的脸蛋对准他胯部,让他亲眼看着我吐出舌尖。撩人拨弄着,视觉和触觉的双重剌激下我濡湿炙热的舌头令他情不自禁闷哼了声,我不等他适应。便张口含住,一点点吞吐吮吸,直到吞役一整根。
  周容深干这事儿喜欢真空,嘴里一点空气不留,狠狠曝住,乔苍喜欢有空气,能感觉到湿渡渡的舌头在动,他在最爽时按住我的头,朝我喉咙处用力顶,我几次被他撞得要呕吐,都忍了回去。
  乔苍喜欢看我跪在他面前,以臣服的姿势取悦他,他全程都没有闭眼,睁着猩红的眸子注视我痛苦的表情,保姆在厨房里来来回回,这样近乎偷情的快感让他不由自主动作狂野起来,他怒吼着挺起腰身,口贰蔺我的嘴。
  乔苍的玩意不脏也不腥,但我仍旧觉得恶心,这是完完全全的取悦,没有任何感情,可他就这么看着,我正好咽了下去,他捏起我下巴,没有结束的余韵使他声音嘶哑,我舔着星星点点白液的嘴唇,回味无穷笑,“很好吃.
  乔苍将我从他脚下捞起,我扑入他怀里,他用手指温柔抹掉我唇角残余的白色液体,我们谁也不说话,静止在这样沉默的时光里。。..保姆端着食物从厨房走出,她低垂着头,一言不发生怕打扰什么,迅速又返回关上门,乔苍问我猜她刚才有没有看到。

  保姆一反常态自然是看到了,我脸红耳赤葡富在他肩膀,张开嘴狠狠咬下去,他只是闷笑,不阻止我也不说话,任由我隔着衬衣用几颗牙齿发谢,我咬了不知多久,感觉口腔都麻木才松开嘴巴,他衬衣褶皱在一起,被唾液浸湿,贴在烙下齿痕的皮肉上,我舔了舔嘴唇,“疼吗。”他说刚才爽过,当然要付出点代价。
  他手指在我洁白光裸的腿上肆意抚摸,“何小姐从前是这副身体令我欲罢不能,吃不到会怀念,吃到了又不想停止,从今天起又添了这张小嘴。”我趁他指尖移动到我唇上时伸出舌尖卷入,他手指有淡淡的烟草气息,带一点咸和苦茶味,我吮吸了一会儿说“乔先生这张嘴,是不是也和我一样津妙。”
  他扬了扬眉笑得轻桃痞气,“何小姐有意向尝试吗,我愿意奉献。”他装正经的模样让我忍不住扑味笑,“不想,乔先生以后也不要再妄想刚才的事还会重演。”
  我手撑在他胸口从他身上起来,一脸冷淡,“不送。”乔苍根本不知道哪句话惹了我,让我变脸这么快,他坐在沙发上怔了片刻,闷笑几声。让他猜不透又看不真我,对我时而若即若离时而热情如火无法掌握,我才能在这场玫心计里持有绝对主动权,让他对我不忍到不论我做什么,在他这里都有余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