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真做什么不会在这种小地方,我喜欢大庭广众。”我说完一把推开他,趾高气扬进入房间,反手关上了门。
  不得不说常锦舟确实很聪明,反应也够快,藏在窗帘后不慌不忙穿衣服,几名富太太显然吓住了,两只手不知遮挡哪里,身子被看了津光才回过神,一边东躲西藏穿衣一边朝保镖破口大骂,顾太太怒不可遏想蹿出去叫人,她起身提裤子看到我,脸色顿时一变,咒骂夏然而止。
  我倚门娇笑,“您要去哪儿呀,叫什么人,我帮您,要么我就在这里大点声,招呼顾客都进来瞧瞧,美人坊是高档美容院,您熟人多,兴许还出头帮您讲讲理呢。”
  我笑里藏刀,警醒她不要得不偿失,大张旗鼓闹出丑闻对她役好处,几个有头有脸的阔太太被陌生男人瞧了身子,家里靠山能咽得下这口气才怪,保镖是我的,就等于是乔苍的,这口气自然无处发谢,最后还是要撒在自己女人身上,扫地出门。
  或者因此而失宠,这半顶绿帽子扣在脑袋上。男人的心可是猜不透的。顾太太也明白利害,她嚣张愤怒的气焰锐减了一些,压低声音咬牙切齿,“你故意的? " “这话怎么说的。”

  我懒洋洋伸出一只手,在脸孔一侧扇风,“我手下人护主心切,听见这屋子有人背后指名道姓骂我,我正梳理头发呢,谁知他们怒气冲冲过来讨公道,这都是养先生授意,不要让我受委屈,否则可以先斩后奏。”
  我说是马路上完横眉冷目指着保镖斤责,“谁给你们的胆子,这可是顾太太骂街的泼妇,碰了瓷儿来这里消遣取乐。她们就是骂了我两句,苏太太,家里男人很是了不起呢。
  你以为当役听见就算了,难道野狗咬我,我还咬野狗吗?一嘴骚毛脏了我的嘴怎么办。”保镖低下头说是我们的错。我朝门外使眼色,“还不滚,太太们的千金贵体,是你们能看的吗。”
  保镖朝门口走,我故意大声叮嘱,“看见了什么胎记黑痣长毛的,不要出去胡说,烂在肚子里就得了,不许让太太们难堪。”
  保镖说记住了。他们打开门出去,并没有完全关上,敞开了一道缝隙,我笑眯眯转过身道歉,“顾太太,苏太太,还有这两位我眼生的太太,真是不好意思,我管教不严,不过谁让你们背后不留口德。自然是祸起萧墙。是吃哑巴亏还是闹大讨说法,我都奉陪。”
  我进门指桑骂槐奚落了一通,把难听话都说净了,顾太太颜面下不来,难堪成了猪肝色,她几乎从牙缝里往外蹦字儿,“你这张嘴是真毒,颠倒黑白的本事也算绝了。”我轻声细语不急不恼,“看人下菜碟,是您激发了我最毒辣的一面呀。
  都说各扫门前雪,我偏爱记仇,顾太太若不是先招惹我,我也懒得搭理你。苦果终归是要自己尝的。”她冷笑,“看你得意到几时。”我掩唇媚笑,“这年头做好人还做出错了,您自作自受,我为您家族颜面考虑,不让他们把看到的乱说,真要 1 务您肚子上松松垮垮的肥肉有几道褶子抖落出去,您这老脸往哪放啊。顾太太,还是盼着点我的好吧,我这人不甘寂寞,也不甘冷落,真有我失势的一日,您老公您这点本事看得住吗。”

  我当然瞧不上顾总,她们也清楚不是什么男人都能入我的眼,可我这话说出口顾太太还是差点一口气提上不来晕过去,她憋红了脸,颤抖着一只手指我,骂又骂不出,苏太太搀扶她坐下,为她拍背顺气,“好了,你哪里是她对手,刚才吃了多大亏,不要胳膊拧大腿了。”我环抱手臂不屑一顾嗤笑了声,常锦舟整理好自己掀开窗帘走出,她对着我侧影看了几秒钟,“何笙。”
  我侧过脸万种风情朝她眨眼,“乔太太也在啊,您和我躲猫猫呢。按摩按得舒服吗。”她挑眉,“你不知道我在吗。”我耸了耸肩无比茫然说,“不知道呀。我只听到了这几位太太的声音,乔太太就算在,也一定什么都没说,是她们怂恿,馅媚。”
  常锦舟冷笑,留颜面,我不买账她朝我一步步走过来,最终站在我面前不到半米处的位置,“你不必装好人 J 。我的确在这里和她们议论你,但我是受害者,是被你C`ha 足了家庭的无辜妻子,自以为给我留后路我很可怜,值得同情,这个社会怜悯我,而痛斤你。陌生人不知道我们的真面目,她们所看到的,不过是我们表现出来的真与假善与恶。
  所以到哪里我也不怕。何况我做什么了吗?你有证据我容不下你吗。”她和我说这些时,我并没有表现出专注聆听的样子,我时而抚摸珠宝,时而观赏指甲,非常漫不经心,不拿她当回事,直到她受不了我的漠视一把扼住我的手,无比用力说,“我第一次产生了不能留一个人的念头,你不要逼我付诸行动。”
  我慢条斯理露出一口整齐的牙齿,“之前我和沈姿抢容深,我的确目的不纯,这一次乔太太多虑了,我顶着公丨安丨厅长遗蠕的身份,很多事已经不由我自己,我也不会冒险。
  我可以向你承诺我不要你男人,但我也不会告诉你我要做什么,你稀罕紧张的丈夫,在我眼里根本一文不值。”“小三都是这样说为自己开脱,可你们掠夺起来丝毫不手轮,已经成了惯犯。这些楚楚可怜的花言巧语,男人或许会信,可我不会。

  你既然清楚自己身份,就不要做违背身份的事。”我掸了掸耳朵,硕大的珍珠耳环肆意摆动,“我怎样乔太太役有资格指点,也休想套我的话,我的人生该怎样走,是我自己的事,你可以凭本事赶我,赢我,但让我回头是岸,你以为你是佛祖吗?
  " 我目光朝房间其他位置的女人看过去,“刚才哪位太太说,乔太太只是不屑一顾,真斗起来比我再高段位也不过手下败将,乔太太,您可不能让对您寄予厚望的人失望。”
  我说完猛地甩手,我始终顺从常锦舟的禁锢,她没有任何准备,被我用力一甩身体朝后倒退了几步,非常踉跄站稳,我脸上笑容瞬间敛去,变成一潭沉寂的水。
  我凝视她的脸铿锵有力说,“养太太,论聪慧,我们不相上下,论狠毒,你也许技高一筹,但论手腕和道行,你还差了我十万八千里,她们说得不错,我靠狐媚与美色吃饭,也许这两者不能保我一世,但现阶段,我何笙最得意,逆我者死。”
  常锦舟面不改色,与我一般平静,“这话我也回敬给周太太,逆我者也一样死。”顾太太缓了好久才终于喘上来那口堵在心窝里的气,她从库上站起,朝我大声吼,“你用风*下作的手段口勺枕边风毁我丈夫事业,你不怕像你男人一样横死吗?
  " 我没有等顾太太再说下去,干脆一步跨到她面前,狠狠扇了一巴掌,震麻了我整条手臂,我这才后知后觉自己盛怒之下用了多大力气。顾太太左脸颊迅速肿起,唇角也溢出一丝血迹,她不可置信瞪大眼睛,面孔颤颤巍巍良久,都难以分辨这是现实还是幻觉。“顾太太唯我独尊惯了,什么不该说也没个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