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8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先是秘书长马平川,后来就是夏芳菲,白若兰。

  倒在白若兰面前的时候,白若兰把杯子一挡,“对不起,我不能喝酒!”说了句英语。
  马平川就问,“她说什么?”
  眼镜男笑着,用英语回答,“是不是觉得我的面子不够?”
  他告诉马平川,白小姐说,她不能喝酒。

  马平川道,“那怎么行,大家都喝酒,你一个人不喝可不行。”
  白若兰就甩开了,用汉语重复了一句,“我真不能喝酒。”
  “为什么?”
  听到白若兰说出这么流利的汉语,马平川又问了一句。

  白若兰没有解释,夏芳菲道,“白总身体不适,不能喝酒。”
  换了别人,也许就算了,人家都这样说,你还强求什么?
  可眼镜男呢,故意说,“看来是我的面子不够,白总,要不意思意思下,就一杯,也没有多大的事。”
  白若兰就不爽了,“你是不是很喜欢强迫人家?”
  眼镜男尴尬死了,他就看着马平川,“那要不这样,秘书长说句话,他说喝就喝,他说不喝,你就不喝。”
  白若兰说,“我喝不喝,为什么要别人来决定?”
  这下,连马平川的脸色都不好看了,敢情自己这么大一个领导,人家也不给面子。
  眼镜男道,“不是,不是,白总,不要误会了。我是说,秘书长都来了,你就给个面子,喝一杯,一小杯怎么样?”
  白若兰看了眼对方,这男的,长得也算不错,挺标致的一个男人,可天生媚骨,喜欢吹牛拍马。
  也就是说,对方没有男子汉那种大气。
  马平川实在抹不下这脸,“白若,咱们初次打交道,你是不是应该给个面子?一杯,就一杯。只要你喝了这杯酒,以后只要你在南阳有什么项目或难题,都可以找我。”

  眼镜男说,“对,对,秘书长可是一般情况下,从来都不轻易跟人家许诺哦。”
  夏芳菲不怎么想得罪人家,秘书长多大的级别,她心里清楚,可不是下面那些小鱼小虾,这可是只大虾。
  得罪他,很多地方都不方便。
  因此,她朝白若兰使了个眼色。
  白若兰秀眉一皱,“要我喝这酒也行,不过秘书长,你敢不敢跟我喝?”
  马平川乐了,论酒,他可是酒中豪客。身经万战。一个从酒坛子里锻炼出来的精英,还怕区区一个弱女子?
  于是他特豪爽,“行,今天晚上我就破例,只要你能喝,我奉陪到底。”
  白若兰笑了下,“你说的。”转回头,朝眼镜男看了眼,“去搬一箱茅台来!”
  我——日啊!
  一箱?

  那得多少钱?
  好,先不心痛这个钱,那就搬吧,我还真不信,你一个女人,能摆出什么谱来。
  他就朝服务员喊,“茅台一箱。”
  马平川有些惊讶,不过他倒也不怕,二斤白酒的量,他会输?不太可能吧!
  白若兰站起来,“我去下洗手间。”
  眼镜男笑了,“白总做准备工作去了。”
  马平川保持着一种微笑状,白若兰很快就回来,带着一股香味。看着桌上一箱酒,她就说,“麻烦你分一下!”
  眼镜男呆了呆,好吧,我分!
  他MD,怎么感觉自己成下人了。
  他把酒分成五份,白若兰说,“这一瓶,你们三个喝,这一箱归我和马先生。每人三瓶/”

  什么?每人三瓶?
  马平川也想知道,他究竟搞什么鬼?
  不过他不相信,白若兰能把自己摆平。他就点点头。
  眼镜男把酒分了,白若兰对他喊,“拿两只大杯过来,斤装的那种。”

  眼镜男完全成了下人,跑腿的。
  顾秋坐在那里,根本没吭声。夏芳菲觉得有些古怪,看了顾秋一眼,见顾秋浑然无事一样,她就用脚悄悄踢了一下顾秋。
  顾秋给了她一个暗示,不要管事。
  两只斤装的玻璃杯拿过来,白若兰拧开一瓶酒,给自己满上。一瓶酒,全部倒出来,刚好一杯。
  她看着马平川,“马先生,既然您如此看得起我,那我也只好舍命相陪了。这杯酒,我敬您!”
  擦,这么大杯酒,这丫头要干嘛。
  眼镜男有些犹豫,马平川说,“满上。”
  他还真不信邪了,白若兰敢把一瓶酒,一口干完?
  满上后,他就端起杯子,“谢谢白小姐给面子,喝!”

  白若兰暗自冷笑,喝死你!
  然后她扬起雪白的脖子,咕咚咕咚——哇——疯了,疯了——眼镜男和马平川都傻眼了,旁边的服务员呢,差点没有把眼珠子掉出来,我的天啦!这什么喝法?
  咕咚——白若兰一口气干完了一杯酒,用胜利者的眼光看着马平川,“马先生,该您了。”
  马平川正要喝,眼镜男说,“这杯酒,我来替您喝吧!”

  马平川不悦,“一边去!”
  他端起杯子,拼命喝酒。
  咕咚咕咚——咕咚——足足三分钟,他才把这杯一斤的酒喝完。
  喝完这酒,他感觉到自己胃里,有些不怎么舒服。
  白若兰又满上一杯,第二瓶来了,“马先生,厉害,厉害,来,我再敬您一杯。”
  马平川心道,一杯酒已经很难喝了,她还能撑第二杯?不行,我不能输给她,否则传出去多丢人。

  于是他大喊一声,满上!
  眼镜男胆颤心惊为他满上,白若兰盯着马平川,“干了!”
  “干了!”
  咕咚咕咚--咕咚--两个人同时喝酒,白若兰的目光,瞟了对方几眼。
  她先对方五秒,把酒喝完。人也不坐下,继续开第三瓶。
  马平川连喝二杯,只觉得胃里越来越难受,饭局还没开始,一点东西没吃,就连喝二斤白酒,这不是找死吗?
  可白若兰脸不改色心不跳,继续满上第三杯酒,目光中带着一丝挑衅,“马先生,你还能喝吗?如果不行就算了。”
  马平川气死了,一个小妞,还用这种口气跟自己说话?旁边的眼镜男急了,“秘书长,要不这杯酒我来替你喝!”
  马平川道,“走开!白小姐一番美意,我哪能不领情。”
  他端起杯子,“喝!”
  咕咚咕咚--咕咚--顾秋和夏芳菲坐在那里当观众,夏芳菲越看越心惊。顾秋呢,一点事没有。
  两个人的目光,盯着白若兰手里的杯子。

  眼看他们就要喝完了,还剩三分之一的时候,突然,噗——一股酒水喷了出来。
  象喷泉一样,完全洒开了。
  包厢里,弥漫着一股好大的酒味,铛——一只玻璃杯掉下来,摔在包厢的地板上,转了好几个圈圈。
  ∥匚匚匚亍涣揪然こ荡掖叶矗执掖叶ァ
  眼镜男急得,跟着跑过去了,一路不停地问,“秘书长,您没事吧,您没事吧!”
  顾秋三人走出包厢,他突然好想笑。
  夏芳菲看到他这模样,忍不住瞪了一眼,“还笑!”

  笑,怎么不笑?
  夏芳菲就望着白若兰,今天此举,可把她吓坏了。可白若兰站在那里,象没事一样。
  夏芳菲就奇怪了,“若兰,你没事吧?要不要去医院?”
  白若兰晃了晃脑袋,她的脸,有点红。
  喝得太快了,酒力上涌,能不红脸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