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6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在外面等着,我心里非常的窝火,这才几天,我的两个重要的人,就直接进了医院,这个刘辉,还真的不把我们马帮放在眼里了,哼,有个魏忠跟你撑腰你就跟无法无天是吗?我看看他魏忠敢不敢亲自出来在内地跟我斗一斗。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这件事有蹊跷,我看着阿宝,他还有点迷惑,我问:“怎么样?”
  阿宝点了点头,说:“师父,我没用,我没保护好吉哥。。。”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没关系,你吉哥不会有事的,下次精心点,出门多带马帮的兄弟。。。”
  “你说过之后,我就带着的,但是昨天晚上啊召生日,所以,我不想被打扰,就没带,没想到就出事了,他们居然事先在我们的手机里做了手脚。”阿宝说。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周瑶说:“这件事必定是熟人干的,我的手机没问题,只是他们三个人的手机被窃听了,那帮人直接就杀出来了,连我也要杀,摆明了就是针对你的,要把你身板的人都干掉。”
  我听着就点点头,是针对我的,梁律师就是个好例子,我问阿宝:“你们住的地方,除了你们知道之外,还有谁知道?”
  “那个地方是我们三个从小长到大的地方,出了我们两个之外,还有冷超知道,但是,师父,应该不会吧,他之前还提醒我们要小心一点,一切的事情,他跟你汇报。”阿宝惊讶的说着。
  我看着手术室门口的灯,一直都在亮着,李吉的情况非常危险,我脸色阴狠的走来走去,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这个冷超,看上去把所有的危险情况都告诉我了,但是每次都是事情发生之后他在告诉我的,而且,那么凑巧,但是刚刚发生,他就打电话来了,好像他在事发现场一样。
  如果他真的是脚踏两船的话,那我还真是佩服他,厉害,在这个时候,居然敢这么干,但是代价也是相当大的。
  别让我查出来,否则。。。。
  李吉的手术结束看了,主要是感染,断了一根手指,虽然接上去了,但是肯定不如以前的好用,我站在病房里,看着李吉,他清醒了过来,但是很虚弱。
  “师父,我,他们。。。”

  我听着李吉的话,我说:“没事,他们都没事。”
  “对不起。。。我没用,我不能帮你,帮你做事。。。”
  我叹了口气,我说:“对不起有什么用?我邵飞从来不接受别人的道歉,赶紧好起来,帮我做事才行,我的店铺还要人打理,不能做一半就躺下了,这可不行,我培养你,可是要做赌石大王的人,你要是一蹶不振,我还真看不起你。”
  李吉很痛苦,哽咽了一下,咽了口唾沫。
  周瑶站在一边,抱着胸,说:“我一直都知道跟你做事,肯定会很刺激,但是,这次没想到遇到了这种事,我一定要报仇。”
  我说:“嘘,出去说。”

  我说完,就走了出去,他们都跟着我出去,站在走廊里,周瑶说:“你打算怎么办?”
  我看着周瑶,我说:“我需要尽快去一趟缅甸了,不管怎么样,我需要把缅甸公盘的事情给推动,你能给我拿到你们珠宝街举办公盘的详细计划书吗?我有用。”
  周瑶说:“这个完全没有问题,这件事我在企划,计划书就在我的档案里,我可以传送给你,但是刘辉这个王八蛋。。。”
  周瑶还没说完,我的电话就响了,我看着电话,是朱贵的电话,我就有点意外,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邵飞,按照你的要求,我已经收购盈江赌石公司的股份了,但是很意外,不但我们在大笔的收购,还有一个人在大笔的收购。”朱贵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还有人?我问:“能查出来是谁吗?”
  “这个查不出来,是个人账户,很猛,几乎那边一抛售,这边就收购了,我现在才了十万股,对方已经收购了二十万股了,而且看样子,还要继续。”朱贵担心的说。
  我听着就很奇怪,为什么会这样?刘辉抛售股份很隐秘,能猜到他的打算的人不多,会是谁跟我一起抢购股份呢?
  我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现在这个情况,很乱,敌人的布局,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我捏着鼻梁,感觉智商下降了。
  我说:“不要管他,继续收购。”
  “好,你说的,但是,到最后什么股价你就得什么股价回收,这点是没得商量的。”朱贵说。
  我挂了电话,有点意外,这他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周瑶看着我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我:“是不是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人跟我抢购盈江赌石公司的股份,这个人是谁?不可能是魏忠吧?他这么做没有意义,但是,我又想不出来是谁。”我说。

  周瑶也皱起了眉头,说:“师父,你的敌人,可真多啊。”
  我挥手打断,我说:“你尽快把企划书给我,我尽快到缅甸去说服丁瑞。”
  周瑶点了点头,我准备离开医院去缅甸,我走到阿宝面前,我说:“阿宝,小心一点,保护好李吉。”
  阿宝点了点头,我就离开了医院,我跟柱子上车,在车上,柱子很担忧,说:“现在是多事之秋,光哥又要出来,你又要面临这么多敌人,如果我们一步走错,你就很难翻身了,一定要小心。”
  我点了点头,靠在座椅上,我心里有点难受,现在,我的左膀右臂都没了,我一个人办事,肯定是很难的,我想起了张奇,但是张奇的孩子就快要出生了,我不可能让他这个时候背离自己的妻儿来帮我,而且还这么凶险。
  我经历过那种事情,陈玲生孩子的时候,我在缅甸坐牢,她一个人在医院,孤苦无依的生孩子,她有多害怕,多痛苦,多无助,也只有他自己人一个知道,我知道这种无奈与痛苦,所以,我不想我的兄弟也经受这种痛苦。
  我拿着电话,给赵奎打电话,现在,我也只能让他回来了。
  “喂,赵奎,是我。。。”

  我说着,就听到那边孩子的哭声,我心里有点难受,赵奎的孩子已经出生了,这让我刚到嘴边的话,又吞回去了。
  “飞哥,有事吗?”赵奎问我。
  我听着就说:“没,没什么,你孩子出生了?男孩女孩?对了,要不要办一个庆祝宴会?”
  “不用了飞哥,是女孩,我就是想安安静静的过日子,不用办,你有事吗?”赵奎问我。
  我听着,就无奈的看着窗外,我说:“没事,就是想你了,想问问你现在的情况。”

  “呵,是吗?我现在很好,你好吗?”赵奎问我。
  我苦笑了一下, 我说:“很好,没事,你好好过,没事的,我这边没事,我,我还要去见一些朋友,我,我先挂了。”
  日期:2017-09-1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