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5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着,心里莫名的开心,但是想到暗花,我内心就纠结起来了,陈发真的是个混蛋,真的像是一条幽灵一样,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我要一辈子防着他,这种日子,没有尽头。
  他是死了,但是也不让我好过。。。
  “你要跟吴彬谈什么?”我问。
  李瑜躺下来,有些疲倦了,说:“你应该都猜的到了,我们要办公盘,要赚钱,想要囤积料子,盈江,瑞丽,广东,都开始囤料子了,刘辉,吴彬,我们已经准备了一笔大资金。”
  我看着李瑜,她显得疲倦,她呼吸有些急促,像是要继续睡过去一样,我摸着她的头发,我说:“你准备了多少钱?”

  “我们联手,扫清了红宝龙的仓库。”李瑜说。
  我听着,就有点惊讶,我问:“第一大翡翠原石开发商红宝龙?哼,你们真是大手笔啊,他们的仓库,至少十几吨。”
  “十二吨,都是明料,都是上等的料子,老帕敢的料子,你应该懂,我们三方,一共出资七十亿,这次,我们就是来商谈交易份额的,缅甸的公盘迟迟不来,我们只好先下手了,内地的料子,我们已经收的差不多了,刚好遇到红宝龙清仓,我们就给吃下来了。”
  我听着,触目惊心,红宝龙是缅甸第一大开发商,霸占老帕敢矿区几十年,就算是帕敢矿区封停了,但是他们的矿区不停,政府还支持,因为,他们把一块三千吨的翡翠无常送给了政府军,每年交税都是无法想象的,是龙头支柱产业,可想而知,他们清仓,是一种什么规模,拿到手之后,会赚多少钱。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知道吗?我对付陈发幕后的推手,吴彬是一个,他给我提供了绝对的便利,也给我提供了绝对的支持,你应该知道,珠宝街永远不会跟你们广东真心合作的,他们永远都想吞并你们,上一次,如果我没有坐牢,瑞丽就成功了,那时候你就知道,吴彬真正的面目了。”
  “我明知道,你是在挑拨我们,但是,为什么我心里就是那么愤怒呢?”李瑜冷冰冰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因为你也恨他。”
  李瑜深吸一口气,说:“是的,我恨他,我知道,没有吴彬,你根本就没有可能撬动四大家族,他们都是帮凶,都是幕后黑手,都应该去坐牢,在牢狱里湮灭他们的野心。”
  我感受到了李瑜的痛恨,我说:“我已经收到了惩罚,他也应该收到应有的惩罚,帮我,也是帮你自己,否则,这一次,你一定会损失惨重。”

  听到我的话,李瑜说:“我应该感到庆幸你来找我了吗?”
  “是的,我绝对不会让你们的公盘办成功的,不要参加了,而且,尽快把你们的料子卖给吴彬,拿钱走人。”我说。
  我说着,就走下床,拿起来我的电话,我看着电话上的号码,是梁律师,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邵先生,你需要跟我去丨警丨察局一趟,最好跟房间里的人一起,丨警丨察就在留下,你何必要。。。”
  我听到梁英的话,他是很头疼,我看着李瑜,我说:“我是你男朋友吗?”
  “不是。。。”李瑜痛恨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那我就跟他们说,你是我的床友。。。”
  李瑜无奈的叹了口气,说:“还是说女朋友吧。”

  我走到李瑜面前,在她的红唇上亲吻了一下,有些贪婪,她也一样,我说:“过去了的,就过去吧,不要用死人来折磨活着的人。”
  我说完,就站起来,离开房间,房间越来越黑暗,但是我的心却越来越明亮!
  我在医院的楼下一夜都没有离开,我害怕他们还会来第二次,所以在楼下等着,那帮人敢在丨警丨察局门口行凶,那么在医院,肯定也不会手软的。
  直到天亮,我才放心。
  我的车顶被人拍了几下,我看着是马炮,他不屑的说:“你他妈的,怎么混的?小弟被人砍瘸了,知道谁干的吗?”

  “可能是刘辉。”我说。
  马炮呸了一口,说:“这个王八蛋,以前是我们的跟屁虫,跟着你混吃混喝,没有给他一口饭吃,他能有今天?干他娘的,居然这么跟你过不去,要不要我帮你收拾他啊?”
  我摇了摇头,我说:“帮我保护好梁律师,他对我很重要,将要我收回公司,还要靠他。”
  马炮点了点头,说:“需要砍人,我在所不辞。”
  他说着,就带人朝着医院里面去,有马帮的兄弟保护梁英,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妈的,我动武的时候,他们要跟我讲道理,我跟他们讲道理的时候,他们要跟我动武,我觉得,这就是在找死。
  我说:“去店铺。”

  柱子开车去店铺,我们到了边贸街的商铺,我下了车,站在商铺前,看着已经封样,上面贴着封条,只要揭开封条就可以营业了,只是店铺里的味道还有点重。
  李吉跟阿宝已经在弄一些花花草草的在商铺里面,以此来散掉商铺里面的气味,我看着在玻璃展柜里面,也放了一些翡翠模特,但是上面还没有翡翠,店铺很大,色系很暗,给人一种暖心的感觉,但是又缺失贵重的庄严感。
  “师父,你来了,佘小姐说,商铺的展柜几乎都安装了,只要等几天,把商铺整理一下,就能开业了。”李吉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最近你们小心一点,有人要搞我们。”
  李吉听了,就皱起眉头,说:“知道了师父,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我们自己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阿宝,从马帮挑一些兄弟跟着你们,出来办事,一个人是不行的,对了,多跟苏芮联系一下,他一个人在医院,很危险。”
  阿宝点了点头,很认真,我趴在柜台上,看着里面放在的料子,水头有点差,应该是刚收来的,我说:“李吉你过来,我跟你你说,下次这种料子,白送你都别要。”
  “师父,种很好啊,还有色,很重,很便宜,为什么不要?”李吉问我。
  我把料子拿出来,我说:“水头太差了,种质、水头、颜色是评估翡翠价值基本因素,往往在市场上看到的高档翡翠赌石,这三个因素都是具备的,当然也不能是绝对,有一些玻璃种是没有颜色的,但无论怎么说,它们三者是不可缺少的,尤其是水头,一块石头有没有水,是关键因素。”
  李吉点了点头,说:“师父,这个水,具体怎么看?”
  我拿出来手电筒,我说:“最简单的就是手电筒了,翡翠赌石的水头长短可以通过用聚光电筒照射翡翠赌石,观察光线渗透入翡翠赌石的程度来测量,通常用“一分水、二分水”等来描述翡翠赌石的水头,一分水的翡翠赌石即光线能渗透入翡翠赌石三毫米,二分水的翡翠赌石,光线能渗透入翡翠赌石九毫米。”

  李吉看着料子被光打穿,但是只能看到一分水不到,李吉说:“老板跟我说,这是冰啊,冰种的料子,为什么会这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