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33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妹啊!是嫌老子现在的女人还不够多的么?
  抓抓头发,他下了床,眼角余光瞥见墙角穿衣镜里面的自己不大对劲,仔细一瞅,才明白自己的眼睛为啥会疼——他的左眼整个都青了,显然是被人打的。
  尼玛!生平第一次被人给莫名其妙的睡了,还挨了打,算是丢人丢到了家,这要是让京城那帮混蛋知道,估计能笑话老子到下个世纪去。
  不行!不管这房间的主人是谁,赶紧离开才是正经。

  绕着床转了一圈,没发现自己的衣服,萧晋的心就开始一点点的往下沉。
  总不能大冬天的出去果奔吧!
  出去找找,可能在外面。
  他小心翼翼的拉开房门,凝神倾听了一下,确定房子里没有第二个人的呼吸声,才走了出去。

  第一眼,他就看见茶几上放了一杯水,水杯的下面还压着一张纸,上面似乎有字。
  “我去上班了,你走的时候直接把门带上就行。PS:萧晋你个王八蛋!臭流氓!你赔我的地毯!赔我的棉拖!赔我的马桶圈!”
  纸上就这么一句话,没头没尾,莫名其妙。萧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随意往四周瞅瞅,电视柜上的一个相框映入眼帘,里面有个穿学士服的姑娘,手里拿着结业证书,笑的很甜。
  程思颖?怎么会是她?特么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萧晋欲哭无泪,好在很快他在阳台找到了自己的衣服和手机。随便把裤子往腿上一套,他就迫不及待的拨通了贺兰鲛的号码。

  “贺兰鲛你个王八蛋!昨天晚上是怎么回事?”
  贺兰鲛的回答很平淡,平淡的就像是在说我早饭吃的是豆浆和油条一样。“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家,出门碰到程思颖,她怀疑我是坏人,我懒得解释,就把你给她了。”
  “卧槽!你是怎么如此无所谓的说出‘把你给她’这样的话来的?”萧晋气笑了,“老子是你的老板耶!老子不要面子的吗?”
  “你不是想找人安慰吗?”贺兰鲛理所当然的说,“女人比较适合。”
  “可也不能随便哪个女人都行啊!”
  贺兰鲛不吭声了,显然他根本就懒得思考这种无聊的问题。

  跟这种死人脸就没法交流!萧晋挂断电话,喝光杯子里的水,然后垂头丧气的坐在沙发上。
  事情已经发生了,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程思颖纸条上那“臭流氓”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他是真怕自己喝多了对人家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低头闻闻自己的身上,还带着酒气,说明没有洗澡,接着他又把手伸进裤裆,拿出来再闻闻,好像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
  还好还好!应该没对人家干什么禽兽的事情,老子的节操保住了。
  可是,既然老子什么都没干,她又为什么骂老子臭流氓,还打老子呢?
  难道老子企图霸王硬上弓,还没上成,被人家给反杀了?
  “卧槽!”他痛苦的呻吟一声,“更没脸见人了。”
  在沙发上郁闷了一会儿,他长叹口气,穿好衣服,把钱包里所有的现金都掏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拿起笔在纸条的背后写道:“首先谢谢你带我回来;另外,抱歉!我实在是想不起来自己昨晚做过什么,如果有伤害到你的话,请务必联系我!对不起!”
  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儿啊!
  敲敲脑袋,他起身离开了程思颖家。

  原计划,他今天上午本来是打算去找贾雨娇的,现在一只眼睛乌青着,哪儿都去不了,索性就直接回了家。
  刚从车上下来,家门就被打开,苏巧沁飞奔出来,一把抱住他就呜呜的哭道:“你终于回来了!昨天晚上你连个电话都不打,我还以为……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女人太好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因为那会显得男人特混蛋,萧晋就觉得自己这会儿已经可以拉出去凌迟处死了。
  “对不起!昨天晚上喝酒直接喝断片儿了,什么都不知道,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苏巧沁摇头:“不用道歉,我知道你没事就好。”
  女人越懂事,萧晋就越愧疚,心里别扭的厉害,就转移话题道:“你昨晚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啊?”

  “我、我怕你在忙正事,不敢打扰你。”
  得!更愧疚了,萧晋恨不得抽自己俩嘴巴子。
  脑浆子真让人给搅了么?这转移的什么狗屁话题啊!
  “呃……那什么,你、你怎么这个点儿还在家里,今天公司不用上班么?”
  “不是,我……我……”苏巧沁羞赧的低下头,嗫嚅道,“我又不小心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已经迟到了……”
  为什么会在沙发上睡?当然是等男人等的啦!
  到了这个地步,萧晋已经黔驴技穷,实在是想不出该如何挣脱出苏巧沁用温柔编织出的天罗地网了,只能使出最后一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啥都不说,打横把女人一抱,他就大踏步的走进了房门。
  “哎呀!你……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啊!这是客厅,去卧室好吗……窗帘!求你至少把窗帘拉上好不好……”

  人对于这个世界来说,其实什么都不是,不管你做了好事还是坏事,地球都照样会不停的转动,日子该过还得过,不能没脸见人就真不出去见人了。
  所以,在一场酣畅淋漓的“尽瘁”之后,萧晋那难得的一点羞耻心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中午亲自下厨慰劳了一下已经身酥体软的苏巧沁,并保证晚上九点之前一定回家后,他再次驱车出了门。
  “我以为你对舒兰已经没兴趣了呢!”
  凌光国际酒店十八楼,贾雨娇端着一杯红酒,慵懒的半躺在沙发里,曲线曼妙。
  “娇姐你这话可就太冤枉人了,”萧晋照例把她的一双丝袜美腿放在膝上,一边揉捏一边说道,“这整栋大楼里,我可只对你一个人感兴趣,舒兰是谁?不认识。”
  贾雨娇妩媚的白了他一眼,放下酒杯,将桌子上的一个文件夹丢到他怀里,问:“那陈康安你认不认识?”

  萧晋眉头一挑:“舒兰是陈康安的人?”
  贾雨娇点点头,面色阴沉道:“枉我自诩聪明,以为虚怀若谷就能收获一个忠心的属下,却没想到却跳进了一个毛头小子的坑里而不自知,实在是愚蠢之极!”
  萧晋打开那份文件,随意看了几眼,就冷笑了一声,说:“没看出来,这个陈康安还真是个布局的高手,感情连薛良骥那次对你下毒,都有他的影子在。
  先让舒兰成为你的助理,然后再让薛良骥设局控制住舒兰的弟弟,给她造成一种不得不背叛你的假象。离间计,苦肉计,还考虑到了姐姐你的性格,这一套一套的,让人想不佩服都不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