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670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如今当然也不会再有何不适,不过也没睡觉,而是看着窗外的河山风景,心中默默感悟。
  天师修行,打坐调息只是一部分,更多还须感悟。字面来说,感悟二字,无法在于“多看多想”,个中玄妙虽无法说尽,但多看多想终归是有好处的。
  一边看着河山壮丽,心里一边寻思着这次要去的王屋洞天。
  关于王屋洞天,我还是了解过一些的,据记载,王屋山地处河南西北,东依太行,西接中条,北连太岳,南临黄河,可以说是集合了四方灵韵,自古以来就是有名的福地,全真教的圣地便是这王屋山。
  除此之外,还有个令我感兴趣的传闻,相传王屋山乃是轩辕氏黄帝祈天之地,作为华夏文明始祖之一,远古时期轩辕黄帝每年都会来这里祈祷风调雨顺,百姓安康。因此王屋古时又称天坛。

  这个天坛自然不是京城的那个旅游景点,两者虽都叫做天坛,但彼此之间,相差何止千里。
  我想起手里的轩辕剑匣,心里暗暗寻思,也不知在王屋山上,是否会遇到一些和我前世身份有关的东西……
  我心里有所期待,但隐约间却又有几分惧意。
  下了飞机之后,我没有立马联系王励,而是带着胖子在王屋山闲逛起来。这里跟其他名山大川一样,都被建成了一片又一片的旅游景点,阳台宫,地质博物馆之类的建筑盖了一大片,我自然没有进去观赏的念头,这些景点大多都是后人建造,甚至还有许多牵强附会刻意营造的虚假景观,自然没有半丝灵气,想来肯定不是王屋洞天所在。

  转悠半日,胖子有些不耐烦了,抹了把头上的汗,抱怨问我为何不联系王灿,在这外面瞎转悠什么。
  我却是不急,自上次知晓洞天福地之事后,我对这些所谓的洞天福地便很感兴趣,若是呼唤王灿前来接引却是失去了许多乐趣,不如自己在这“周回三百里”的王屋山里自行寻觅一番,看看王屋洞天究竟在何处,若能寻得一些蛛丝马迹,以后若想寻觅其他洞天福地,也能有些经验。
  我慢悠悠的走在前方碎石路上,笑着对胖子说,“莫要着急,咱们先游玩一番,看看能不能自行找到王屋洞天所在,就当给王灿一个惊喜。”
  听了我的话,胖子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一把将身上的T恤翻到了上面,露出肥肉一颤一颤的肚皮,没好气道,“恐怕王灿不会觉得惊喜,只会觉得咱们两个有毛病吧。”
  说罢,他一屁股坐在地上,说什么也不走了,嘴里还继续嚷嚷着,“这破天怎么这么热,我不管,我要休息。”
  刚坐下,他似乎觉得不舒服,转头看见旁边有一块一人多高的石头,噌的一下窜了上去,坐在石头上,伸手给自己扇风。
  “好歹你也是个识曜境界的,爬个山就累成这样,说出去丢不丢人?”我哭笑不得的看着胖子,“你就不能用道炁散热?”
  “你倒是试试用道炁啊。”胖子冲我翻了个白眼,说道,“自从我一上山,就感觉自己身体里的道炁运转变的缓慢,明显是有什么禁制,倒不至于一丝道炁也调动不了,只是人家都设下禁制了,总不好非要对着干吧?”
  我愣了一下,随即调动体内的道炁真元,还真如胖子所说,道炁刚动,我便感觉到了一丝的阻力,不过凭借我天师修为,这种阻力小到可以忽视,因此我才一直没有发现。
  王屋洞天所在的地方按理来说应该是王屋山灵气最为充裕之地,不说别的,里面怎么也要有条真龙脉。否则的话,里面那些人修行就成了大问题。既有真龙脉在,利用真龙脉之力,设下这阻碍道炁运行的禁制,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而且这禁制并非只是压制道炁这么简单,一旦调动道炁抵抗禁制,势必引发波动,因此这禁制也有预警之功效。

  就在我俩聊这禁制之时,旁边忽然冒出来一个小道士,圆溜溜的眼睛盯着胖子,一脸的不满,“站起来,谁让你坐在那的!”
  我和胖子都愣了一下,抬眼看去,那小道士也就十一二岁的年纪,生的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身青色道袍,没看出几分仙风道骨,只觉得异常可爱。
  面对这么个可爱小道士,虽被呵斥,胖子也并未觉得羞恼,反而调笑问他,“哦?那你说说,为什么不能坐在这里?”
  “这可是我们道观先祖传承下来的灵石,岂能被你们这样玷污!”
  小道士伸手指着胖子屁股下面的石头,一脸的愤愤不平,仿佛胖子做了什么天打雷劈的事情一样。
  我愣了一下,俯身看去,果然,在那块石头的边上立着一个小小的牌子,那牌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了,陈旧不堪,上面写着四个繁体小字——“禁止攀爬”。
  胖子这时也看见了小木牌,顿时便不乐意了,嚷嚷道,“你这不是碰瓷嘛,这么小的牌子,谁能看得见啊?”
  一听被污蔑为碰瓷,小道士也不乐意了,嘴巴一瘪,委屈说道,“平时这里根本没人来,就算有人来,旁边那么多石头,谁会专门爬到这么高的石头上坐啊……”
  他这话倒不是乱说,这一人多高的石头,普通人想坐也不一定能上去,胖子刚才是跟我顶牛,故意坐上去的。
  胖子被小道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这家伙童心未泯,干脆耍起了赖,坐在石头边沿上踢着腿,笑嘻嘻的说,“你看,木牌上写的禁制攀爬,可我没有攀爬啊,我是坐在上面的,所以也不算违反,你说对不对?”
  这下可把小道士气坏了,估计是没见过胖子这么不要脸的人,他肉嘟嘟的小手指着胖子,小脸憋的通红,半天说不出来话。
  看着他俩闹着玩,我也没在意,转头环顾四周,发现我和胖子已经走到了人迹罕至之处,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我们正走在一处小路上,前后左右都是深山老林,已经没了之前旅游景点里的人潮涌动。
  就在我们前面几百米处,有一个破破烂烂的小道庙立在那,这庙宇和之前旅游景点看到的大不一样,一副年久失修的样子,屋顶的瓦片都不知道缺少了多少,我很怀疑下雨的时候,会不会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
  人迹罕至之处,却有破庙,还有这个小道士……有点意思……
  我琢磨了一会儿,若有所思的看着依旧在生气的小道士,也生出了一丝调笑的心思,开口问他,“前面是你的道庙吗?怎么看上去破破烂烂的,和之前看到的那些完全没得比。”
  小道士正憋着一股火无处发现,听我这一说,顿时就又怒了,气冲冲的看着我,大声反驳,“你懂什么!我们才是正统,外面那些什么破庙都是骗你们这些游客钱的!”

  “那你们这个正统的,为什么这么破破烂烂的,外面那些你说的骗人的,富丽堂皇,可是不知道比你们好上多少倍。”
  小道士显然被我戳中了痛点,跳着脚说道,“你懂什么,我们就是正统……”
  “谁说你们是正统的?”我依旧笑眯眯的,不紧不慢的追问。
  日期:2017-09-10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