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7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亲昵的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安德烈暗自惊讶李牧野神通广大之余不免有点失望,岔开话题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又道:“据我所知,这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来的,你究竟是做什么生意的?”这句话自然是问李牧野的。
  “开你的车,做好你的事。”李牧野心里头还在琢磨今晚遭遇的一切,思忖着卡列琳娜最后的举动究竟是什么意思。舌头下面那颗蜡丸已经趁没人注意的时候吐在手心里,塞进了裤子口袋。就等着寻一个合适的机会拿出来一看究竟了。满脑子都是这点事儿,哪里有心思搭理安德烈。
  这小子讨了个没趣,也不怎么在意,挥挥手道:“OK,我做好我的事,你是老板,你说的算。”
  李牧野听出他语气里的不满之意,忽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问道:“小安子,你刚才在哪呢?电话里听着挺热闹的,我反正回去也睡不着,不如你带我过去见识见识?”安德烈痛快的说了一声好。李牧野转脸问金香姬要不要一起去。
  金香姬正在用余光观察左边的倒车镜,闻言点头道:“你舅舅让我陪着你,我自然是要跟你一起的。”

  时至深夜,谢里夫大街,天堂酒吧。
  嘈杂的音乐中,身材浮夸的脱衣舞娘正嗨动全场。安德烈举着酒瓶子跟着摇摆,金香姬安静的坐在舞台旁边,李牧野凑到她耳边说,我去一趟卫生间。说完,动身奔着卫生间走去。金香姬说,我正好也想去。起身跟了过来。李牧野说我要办大事,很慢的。金香姬笑着回答,没事,我等你。
  卫生间里,李牧野悄悄取出蜡丸,捏碎后发现里边只有一张小纸条,用汉语七扭八歪写了一行小字。
  第三部分已经秘密送到你房间浴室的镜子后,确保安全后再交出去。
  什么意思?
  第三部分好理解,那个什么喀山号的电器工程图一共分三部分,第一部分已经交货被楚秦川拿走了。第二部分还没定下什么时候交货。怎地第三部分就已经秘密送达了?可卡列琳娜为什么要让我先确保安全在交出去呢?难道她认为楚秦川并不值得信赖?或者说不能完全信赖?难不成完事儿以后他们会杀我灭口?
  时间有限,李牧野将纸团浸水揉碎后跟着马桶冲进下水道,确保万无一失后才收拾好情绪出来。金香姬果然正等在门口,满面堆欢道:“不是说要办大事吗?怎么这么快?”
  李牧野道:“假警报,白费了半天力气。”
  二人联袂回到舞池旁,李牧野回到座位上,屁股还没坐稳,就见一条醉醺醺的大汉摇晃着身躯向自己这边走来,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似乎来意不善。
  果然,这个身高超过两米,有着典型的北欧男子特征的大汉一直来到李牧野面前,叽哩哇啦的说了一大通。双手比划着,似乎越说越激动。李牧野直眉瞪眼的看着他,完全不知道这家伙在说什么。左右四顾,这时候安德烈居然不见了。身旁的金香姬忽然说道:“这家伙说咱们是鞑靼人,抢了俄罗斯人本就不多的工作机会,他要你请他喝一杯,否则就要找麻烦。”
  李牧野在路上就已经听说了这边的治安状况堪忧。改革带来巨大的阵痛,太多人失业后成了无恶不作的酒鬼,直接导致刑事案件频发,尤其是体格相对弱小的东方人,更是被打劫勒索的重点对象。
  “把他打趴下,有问题吗?”李牧野对金香姬说。
  “不可能。”金香姬拒绝道:“这男的有三百斤,除非用枪。”
  “那就痛快给点钱打发了。”李牧野没好气道:“连个小痞子都打发不了,我还敢指望你来保护我的安全?”

  金香姬道:“如果我这样一个姑娘随随便便就把一个体重三百五十磅的大汉放倒,那你才真要担心自己的安危了,做我们这一行最重要的是低调,无论是相貌出众还是平凡,都只是为了麻痹对手,一些特别的举动还是少做为妙。”说着,用俄语对大汉说了一通。然后递给大汉一张钞票。
  大汉接过钱却没走,摆手撇嘴,叽哩哇啦说了一大通。
  李牧野问道:“你跟他说什么呢?”
  金香姬秀眉紧蹙,说道:“按你的意思给他酒钱了,但他现在想让我陪他去喝一杯。”

  他吗的,给脸不要脸。李牧野这辈子最后悔就是亲眼目睹姐姐为了生活做了高小松那混蛋的女朋友,受了那么多罪,而自己直到姐姐离开那座城市以前,却什么都没做。
  职业特工行事要低调,小野哥身为半职业的混蛋却是越高调越好。
  李牧野站起身的时候顺手操起一个酒瓶子,金香姬无动于衷看着这个痞气十足的男人。
  俄罗斯大汉站在那里仿佛一堵肉墙,傲慢的神情,冷漠的目光透出轻蔑的意味。
  “告诉他,要嘛拿上钱继续去灌马尿,要嘛老子就在他脑袋上给他开一扇天窗!”李牧野桀骜的目光毫不畏惧的盯着大汉,蛮横的口气对金香姬说道。
  金香姬掩唇一笑,道:“你可想清楚了再说话,咱们之间还没那么深的交情,我也没你想的那么三贞九烈。”
  李牧野傲然道:“不只是为了你,今天随便换做任何一个女性,哪怕她是个**的,老子也不能瞅着她被这狗熊一样的男人欺辱,这他吗是为了江湖人的道义!”
  “看来你是当真要这么做了。”金香姬收起了笑意,认真的看着李牧野,点点头,道:“那我就如实翻译了。”说完,果然对着俄罗斯大汉叽哩哇啦说了一大通。
  俄罗斯大汉听完后,没有想象中的暴怒,反而哈哈笑了起来,神态张狂,看着李牧野,充满了轻蔑之意。叉着腰,一步迈到李牧野面前,微微低头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你打算从哪里给我开一扇天窗?

  李牧野眯眼看着他,脑子里想着的是陈炳辉讲过的格斗要诀。如果不是一个重量级的对手,就不要试图用公平和光明正大的方式去争取胜利,因为这种较量的基础就不是公平的。除非你本身的体能修养已经达到超越凡俗的层次。
  很显然,李牧野距离那个玄乎乎的层次还差着一辈子的修炼。所以,李牧野扬起酒瓶子的同时,还抬起了腿。
  这一脚又阴又毒,恶狠狠踢在俄罗斯大汉的裆部。
  再强壮的男人也离不开一对儿软弱的蛋蛋。

  大汉骤然遭到暗算,一下子疼的弯下腰。李牧野手中的酒瓶子凶狠的砸在了他的鼻梁上,登时砸的骨碎血流。大汉疼的嗷嗷怪叫,顿时方寸大乱,双手胡乱哗啦。李牧野冷静的看着他,第三次举起酒瓶子,用出全身的力气恶狠狠砸在大汉的后脑上,加厚的酒瓶子碎的只剩下瓶嘴,大汉脑袋被砸了个窟窿,噗通一下摔倒在地上。
  “他吗的,给脸不要脸!”李牧野对着大汉呸了一口,过去对着大汉的脸又踢了一脚。大汉痛苦的翻了个身。李牧野暗自惊心,这狗熊还真抗揍,下了这么重的手换做一般人,被打死都不奇怪。这货却甚至都没晕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