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168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水摇摇头说:“你不要害怕,这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影响,这就好比一个人摔伤了,即便伤愈了也会留下疤痕。有些疤痕无论用什么药物都祛不掉,会留一辈子,但不会对生活有任何影响。”
  陈三庆这才松了口气。
  南楠嘀咕道:“这么说那个江湖道长并没有做手脚,而是真的替陈先生除掉了体内的鬼物?”
  李水点点头说:“这江湖道长的本事不小啊,心机更是深。正好借这个机会嫁祸到陈淑梅身上,我怀疑陈先生产生去凶宅玩的想法,是被人刻意引导的。”
  陈三庆马上回忆了下说:“还真是,我记得当时我想到去凶宅玩是听人说的,至于是听谁说的我已经想不去来了。”
  “不用说了。肯定是从那江湖道长嘴里传出来的,布局都从源头开始,让人很难察觉,想的够远的啊。”刘旺才咬牙道。
  陈三庆苦笑了下说:“唉,我得邪病的事都过去这么久了。现在人没事就好了还提它干什么,我得赶紧送你们去机场,不然赶不上飞机了。”
  陈三庆说着就打方向盘准备调头,李水突然将手搭在了他肩上说:“先等一等。”
  “怎么了李先生?”陈三庆好奇道。

  “当年你不过是被鬼气感染,所以那江湖道长才这么容易清除掉。感染你的鬼物并没有除,可能还在凶宅里。”李水说。
  “那有如何?”陈三庆问。
  “你说那鬼物感染你导致你神志不清后不停念叨‘放我出去’的话吗?”李水问。
  “是,不过这都是我爸后来告诉我的,李先生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陈三庆说。
  “一个放字说明了问题。这鬼可能是被镇压的在房子里的,始作俑者很可能就是那个江湖道长。”李水说。
  我明白李水的意思了,这鬼既然有可能是江湖道长镇压在这里了,如果我们放这鬼出来,就有可能从它嘴里得到这个江湖道长的线索了,只是凶宅捉鬼这种事我们风水人士根本干不了。
  我和李水的目光一下都汇聚到了南楠身上,也只有南楠这个道门出身的道长才有这样的能力了。

  南楠也明白我们看她是什么意思了,吁了口气说:“我会尽力。”
  刘旺才诧异道:“那我们不去机场了吗?”
  “还早慌什么,又不是只有这一班飞机,我要先要看看这凶宅。没准能获得那江湖道长的线索也不一定,再说了我们既然知道了这鬼的存在,也推测到它在求救,这就是一种缘分,不能坐视不理,这事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李水说。
  听我们这么说陈三庆只好开车,将车子停在了那栋宅子门口。
  下车后我们站在宅子前,只见是一栋独门独户的欧式建筑宅子,周围有一人多高的围墙挡着,围墙都已经被爬山虎等绿色植物覆盖。一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已经成为藤蔓缠绕的支架,透过缝隙可以看到里面有个小花园院落,院落里有长满青苔的秋千吊篮,石桌石椅已经坍塌,不过院落里的场景,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以前这里惬意的生活场景。
  一条鹅卵石小径通往门廊下,宅子的大门紧紧关闭着,上面还挂着一块锈迹斑斑的牌子,牌子上的字迹还能看得见,是政府挂的保护文物的牌子。
  “水哥,你看。”刘旺才示意我们过去看。
  我们凑了过去,只见在围墙的爬山虎枝叶下面有一块中英文石牌,上面刻着这栋宅子的历史,原来这条街当年是法租界,这栋宅子住着一对法国的领事夫妇,随着战争结束这里被收回,这对法国领事夫妇也回国了,在后来这里就被政府圈起来成为历史文物了,从来没有住过其他人了。
  刘旺才狐疑道:“奇怪了,既然这里只住过法国领事夫妇。也没死过人,又怎么会有鬼?”
  “谁说这里只住过法国领事夫妇?”陈三庆反问道。

  “这牌子上写的啊。”刘旺才说。
  “旺才,我看你也是聪明人,怎么连这都想不到,当年这宅子这么气派。不知道有多少人垂涎这宅子,就我知道的这里住过国民党将领,住过富商,还住过文物修复专员,住过不知道多少人了,只是都不算正式入住,所以牌子上没记载,死没死过人也不是光从一块牌子上就能看出来的。”陈三庆说。
  “说的也是哦。”刘旺才挠挠头问:“对了舅舅,当初你和我妈是从哪里进去的,我看这大门都锁着。窗子也都被封上了。”
  陈三庆指了指屋顶,我们抬头一看发现屋顶有个烟囱,陈三庆说:“东北天气寒冷,那时候没有暖气一说,西方人都喜欢在家里弄壁炉,当时我和你妈胆子简直大的可以了,两个小孩居然爬那么高,爬到了屋顶去,还顺着烟囱爬下去,现在我已经没胆子爬了。”
  我瞥了陈三庆凸出的啤酒肚一眼。打趣说:“现在就算你有胆子也下不去了啊。”
  陈三庆马上明白我指的是他的身材,尴尬的笑笑,这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接完电话后他为难道:“不好意思各位,我那母老虎媳妇知道了遗嘱内容了。打电话让我回去,要兴师问罪跟我谈判,我要先走了啊,就不跟你们进宅子一探究竟了,稍后要是去机场你们在给我打电话。”
  李水摆摆手说:“陈先生不必客气了,我们自己打车去机场就行,这宅子的事你也不用管了,我们能行,你快回去好好跟大嫂解释解释吧。”
  “舅舅,你还真是妻管严啊。”刘旺才打趣道。
  “等你小子娶了媳妇就知道了。既然这样那我先走了,大家保重,旺才咱们保持联系,别忘了你这东北还有个舅舅。”陈三庆拍拍刘旺才的肩膀说。
  “知道了舅舅。”刘旺才点头道。
  陈三庆刚要上车,却回头提醒道:“对了,现在这里可不像以前疏于看管,整条街上的历史文物众多,政府也加大了保护力度,在这条街上装了很多监控,你们要进去可不能硬来。惹来麻烦就不好解决了。”
  李水嘴角微微一扬说:“这个就不劳陈先生担心了,我自有分寸,陈先生还是顾好自己的家庭,切勿跟嫂子动手脚,所谓家和万事兴。”
  陈三庆尴尬了一下,这才驾车开走了。
  陈三庆走后我好奇的问:“水哥,那我们要怎么进去?惹上政府会很麻烦的。”

  李水环顾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和车辆,绕到宅子的后方查看了下,宅子后方也有摄像头对着,只是没有行人了,李水取出绿色荧石放在地上,将气注入荧石当中,荧石闪出夺目光芒。李水调整了下荧石的方向,一道绿光立即射出,正好对着摄像头。
  “这法子能让监控画面一片绿什么也看不到,让人产生摄像头坏掉的错觉,等你们翻进去后我在收回荧石,监控画面就能恢复正常了,神不知鬼不觉。”李水说。
  刘旺才盯着荧石咽唾沫道:“水哥,你这石头还真是多功能啊。我一定要得到。”
  李水冷哼道:“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拿到了,别废话,快翻进去。”
  我们鱼贯翻进了围墙,然后弄开宅子后门进去了。等我们都进去后李水才跟了进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