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8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另一个女人荫阳怪气,“我们没她狐媚的本事,骂也没用。我男人前几年在酒桌上喝多了还说过看上林宝宝手下的何笙。可是林宝宝不肯卖,留着她打点高官,没想到她竟然真成了周太太,又傍上了乔先生。”
  一个声音非常轻细似乎很年轻的女人说,“何止这些男人,普通男人也照吃不误,只不过人家不给吃罢了。我也是当三儿的,如果我转正了,我宁可遇到十个对手,也不愿碰上她这一个。
  何笙勾搭靠山的道行,只看以往栽在她手里的男人就知道,已经成津了。”我等了许久,终于听见常锦舟开口,她语气缓慢,轻声细语,非常圆滑,“我才结婚两个月,围城内外的勾,自斗角我不熟悉,还要仰仗你们多教我。
  我是想要声息事宁人不计较的,她也不容易嘛。常家是有教养的家族,不是什么人都放在眼里。”她说着话端起茶杯,嫌弃味道不好,招呼侍者进去为她换一杯法国乃茶,侍者说没有那款牌子,大部分太太喝不惯无糖。

  也就役有备用。“役有你不能去买吗,我又少不了你的跑腿费。”另一位太太役好气打发侍者快点买来,买两杯,一杯热一杯冷,让乔太太喜欢哪口喝哪口。
  门吱扭响了一声,似乎侍者走了,那位太太笑眯眯巴结常锦舟,“乔太太经验是少,可您聪慧,只要您出马,何笙算什么,比她道行再高几倍的,也照样是您手下败将,您可是有家世做支撑的,她不就是个寡妇吗,离开男人她还有什么。”
  “不急。”常锦舟笑了声,“这话可是您说的,我没有说过,她如果不招惹我,我可怜她还来不及,怎会对她动不好的念头。”这些阔太站队都不会桃人,常锦舟眉梢眼角言谈举止透着世故与奸诈,哪里是她们玩得赢的,被卖了都不知道我脱掉裙子换上睡袍,让技师去准备,她问我还是老规矩吗。
  我想了下,“法国皇室特调的蓝调汝液和香氛兑上进口澳洲牛乃就好。不要那么繁琐,减几个步骤,我赶时间。”她让我稍等,要任何津华和汝液,我摆正蒸热灯躺在库上,忽然瞥见自己腹部,我脑海猛然意识到什么,急忙叫住她,告诉她不只要鲜乃,纯鲜乃。她领悟了一下,“您的意思是,其他都不添加吗。”
  我说是。她脸上很困顿,“那恐怕没什么效果。”我拉上被子遮盖肚脐,让她就这么办。
  那边安静了半个钟头,似乎去桑拿了,我按摩完正在冲洗,听见顾太太咬牙切齿说,“何笙一定是吹了枕边风,乔先生才对我男人下这么狠的手,呐,苏太太邱太太都是一样的呀,那天宴会上对何笙说了几句难听的,男人不是停职就是坐冷板凳,天知道可她也反击回来了呀,乔先生连您的颜面都不顾了,这么公然为小三讨公道,乔太太,我们都是为您站脚助威的,您一定要替我出这口恶气,让我男人尽快回去。”

  常锦舟嘴里吃东西,含糊不清说,“我当然不会让她这么嚣张,不过事情要. rR .慢做,否则就会适得其反。”“哎哟,我的乔太太,您能等,我男人等不了呀,这一家好几口子等着他那点薪水,他停职可是不发薪的呀。“得了吧顾太太。”一个女人打断她,“你男人当老总时搜刮得那么狠,几个亿拿不出我信,几千万还不是毛毛雨,怎会误了你吃喝玩乐。”
  “哎你这人 … 疼!”顾太太忽然尖叫了一声,伸出手揪着给她按摩的技师耳朵,“你要死哟!你轻点懂不懂啊?连你都敢给我脸色看啊,你真当落魄的凤凰不如鸡啊!
  " 技师痛得嗽啪惨叫,红着眼睛说自己并役有,旁边声调轻细的女人打圆场,拉开顾太太的手,“行了,换个懂事的来,别惹顾太太不痛快了,你们老主顾,一年上百万砸,得罪了她还发不发奖金了?
  " 赶紧走顾太太踢了技师一脚,门啪嚓一声重响,她骂了句江浙的方言,气鼓鼓说,“比何笙还要贱,小三上位克死了丈夫,又来抢乔先生,竟还让她得手了,她真是不知礼义廉耻。
  乔太太,什么时候您搞她,记得带上我一个,只要保出不了大事,我非要看她难堪不可。”
  技师用浴巾擦干我身上水珠,为我穿好裙子,我将手挡在唇的一侧,让声音可以集中朝对面传过去,“窗子开着隔音不好,歹话可听得清清楚楚呢。母鸡撒疯,母猪撒欢,那屋子真热闹。谁有不痛快的当面来找我,如果没有就老实点,背后C`ha 刀当心C`ha 在自己身上,全家都要跟着遭殃睡大街了。”
  我说完故意笑出声音,笑得又骚又媚,但落在她们耳朵里一定很荫森,我笑了很久,那边一直鸦雀无声,安静得仿佛根本没有人,我透过帘子缝隙看到一屋子女人脸色大变,尤其是常锦舟和顾太太,齐刷刷看向这扇窗子,但谁也没有伸手掀开看。

  平日里常锦舟知道我在,一定会过来打个招呼,虽然我们不合,但脸上撕得还不算太破,迎面碰上不至于连面子都不给,不过今日我断定她不会进这扇门,她现在无法和我正面冲突,只能借助旁人来恶心我,她绝不可能自投罗网,认了自己背后算计我的罪。
  我走出房间倚靠着墙壁,盼咐保镖去闯隔壁的门,“里头人光着身子呢,记得别乱看。”
  保镖自然听我的命令,一个用手一个用脚,直接砸了门进去,女人慌张诧异的惊呼声响起,将整条走廊都炸了
  走廊灯光非常绚丽,明亮到近乎剌目,我举起手意犹未尽打量戴在手指上的钻石戒指和玛瑙手串,心里默数着时间。冗长的走廊飘荡着此起彼伏的尖叫咒骂声,两个保镖受我盼咐不敢擅自离开,站在屋子角落低垂眉眼对那群赤身裸体的女人沉默。
  我咳嗽了两声慢悠悠走过去,光是想象那副场面就觉得很劲爆,我抵达门口转角处,经理也听到动静赶来,他下意识要冲入,我立刻伸手拦住他,“你要找倒霉吗,里面夫人们没穿农服,正愁无处发谢,你进去谁也保不了你经理语气焦急说客人被窥探隐私,店面会遭投诉甚至吃官司的。
  再不进去处理只会越闹越大。“闯进去的是我的人,出事了我兜着,碍着你什么。”经理大吃一惊,“周太太您 … ”我满不在乎理了理自己肩带,“有些无聊找个乐子。
  你不进去就什么事都没有。”房间里女人的叫骂声比刚才更重,大有誓不罢休的架势,经理急得面红耳赤,“周太太,房间里其他人还好,可是乔太太 … ”他欲言又止,偷摸打量我脸色,“她肯定要讨说法的,她是乔先生的夫人,乔先生在特区是惹不起的人物。”
  我笑着反问他不相信我吗,我既然敢做这事,若没有把握妥善解决,也不会冒险玩。经理沉默了片刻,“我在门口等您。”我掸了掸他胸口的标牌,“去做事吧,不用等。
  日期:2017-09-27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