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只是爱屋不过是对先生,她蹲下为我穿鞋,“我看得出,夫人对先生不真心,先生是何其聪明的人,他自然有数,他不过想利用孩子长久留您在身边而已,他留不住,您身上掉下的肉还留不住吗。”
  我身体狠狠一颤,低下头看她,“你说什么。”她笑着回答您有一双慧眼,年长日久,会看透的。
  她搀扶我下楼,安顿我坐在餐厅椅子上,找药箱给我清理手腕勒红的伤口,她有些心疼在周围完好的皮肤摸了摸,“夫人真是倔强,女人太固执了会吃苦头的。”
  我不发一语,她见我不想说话也役有继续打扰,起身去厨房热菜,正在这时大厅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卷入一阵风,我听到清脆的皮鞋声,知道是他来了,立刻别过头看另一个方向。
  他掸了禅身上露水,问端菜出来的保姆,“夫人吃过了吗。”“还没有,刚做熟。”乔苍嗯了声,“拿来给我。”他没有脱掉西装,似乎稍后还赶着离开,特意抽了空过来陪我,我拿起筷子想要自己吃,手腕有些麻木和疼痛筷子在我掌心停留不足五秒钟,便又踉跄坠落。他在我身后按住我再次尝试的两根手指,“逞能。”
  我沉默而顺从任由他抱起我放在腿上,他将我搂住,接过保姆递来的勺子和汤碗,吹凉后喂到我嘴边,我张开吃掉,他有些讶异我的温顺,盯着我气色不好的脸看了许久,我的冷淡和疏离让他觉得好笑,“这是驯服还是没有保姆怕我又惹他生气,立刻说失人早起还问您,已经听话了。
  他笑而不语,也没有相信,他喂我吃了一碗粥,见我还有食欲,又盛了第二碗,我咽下嘴里浓稠的一口侧过脸看他,“保姆早晨说,你留孩子是为了留我。”
  他停下舀粥的动作,沉默了两秒,“都有。”我面无表情,“你觉得可能吗。”他说不试试怎么知道不可能。“我不会给你这样的机会。”他垂下眼眸注视我坐在他腿上和他亲密相贴的姿势,“现在不就在给吗。”我立刻要跳下去,他诱哄着将我捞回,哭笑不得,“脾气能不能改掉一些。”

  我挂在他怀里,像绵轮又小小的一朵蒲公英,轻飘飘令他不敢用力,生怕挤碎了我。“我永远不会在和容深相关的利益上让步,也永远不会与你泯恩仇。”
  乔苍笑着说,“利益这种东西,怎么比得过乐趣。征服你,让你对我像对周容深那样死心塌地,是很有意思的事,做不到我决不罢休。”我伸出三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打个赌,三年为期,如果三年你还做不到,把蒂尔还我,容深的死,给我一个交待,比如卸掉你一条腿,做他的祭品。”
  他眼底忽然漾起非常柔轮的清波,“怎么,一条命变成了一条腿,已经对我不舍到这种程度,还不承认吗。”他挑了挑眉,沉吟片刻觉得有趣,“一年足够。”
  他这样自负让我很不舒服,他握住我的手,捏起我小拇指和他的纠缠在一起,露出两排整齐皎洁的牙齿浅笑,一年之期如果我做到了,你预备怎样。”我将他推开,从他腋下钻出,往楼上走,“不怎样,这是单向赌约,我什么代价也不付,你也做不到。”
  乔苍在三秒钟后爆发出低低的笑声,笑得清朗又愉悦,他已经对我完全没有办法。之后几日乔苍早晨都会过来,陪我吃了早餐离开,傍晚再回,但从不过夜,我听他秘书说他很忙,盛文与码头。
  华章和江南,他几乎每天都要跑一趟,最近市局非常敏感,在西街和老铺抓了不少等昆混儿,其中就有属于乔苍帮派,他觉得是一种暗示。第五天早上乔苍来迟,我在桌上撒了好一顿泼,一口都没有吃,他进门看到满地狼藉,没有说一句重话,只是盼咐保姆重新做,从身后抱住我问我想不想出去散心。
  他见我分明想又不肯说的别扭样,笑着指了指门口保镖,“不过要他们跟着,可以距离你远一些。”我已经被闷得发毛了,不要说两个,二十个跟着我也能接受,只要我不去医院,他们也不会干预我什么。
  乔苍拿了文件去盛文谈事,我跟在他后面出去,坐上车接到薇薇电话,她问我可以出来坐坐吗,我正好不知找谁陪,立刻和她约了一家水吧。

  我和薇薇碰头后在超市买了一包梅子,正往台阶上走着,忽然旁边没有停稳的车里蹿下一个人,陈娇 J 凉谎失措拉住我,几乎要跪在地上。“周太太,这几日我过得很煎熬,我已经在你楼外等了三天,好不容易才盼你出来。
  宴会的事是我对不起你,可我役有办法,你知道的,我男人在特区做生意,这里不是他的地盘,有些人压了我们一头,不照做我男人就要倒霉,我已经嫁人生子,一切都依靠着丈夫,我实在没有选择。”薇薇讶异质问她是你说的?
  她推操陈娇,骂她忘恩负义,我拦住让陈娇起来,她不肯,她说如果跪着能得到原谅,她可以长跪不起。“我并不难过你联手外人算计我,我只是难过你很蠢,你以为你替常锦舟做事,她就会给你什么吗,她当然会给 J 但一定不是好处。”
  我抚了抚戴在脖颈的珍珠吊坠,“她用帮你先生在特区顺风顺水,拿几个好生意做诱饵对吗。”
  陈娇惊愕抬起头,我知道我猜对了,我眯眼笑,“她活在自己老子和丈夫光环下,虽然聪明可役有任何实权她是富太太,是千金名媛,除此之外男人世界没有她半点地位,她既不曾掌控乔苍的企业。
  也役有接手父亲的帮派,他肯她能帮你男人什么。你就算不替她做事,她想搞你男人也得找乔苍出面,他会去触碰一个不相干的人吗。就算我指了指自己,“你来找我求情,我也可以压下。”
  薇薇在旁边嗤笑说你不会以为乔先生把何笙甩了吧,那些太太不了解她,何笙的本事你还不清楚吗。陈娇声音硬咽说,“她们都说周太太失势了,我也当真了,不过我已经知道了,非但没有而且是乔先生心尖上的人,下一个遭报应的就轮到我先生了。”

  我璧眉问她轮到什么。她苦笑,“你还不知道吗。”她长长叹了口气,“怪我识人不清,以为养太太能保我,追随她可以求安稳,可东窗事发她已经不见我了,把自己从这件事里撇得干干净净。”
  薇薇冷笑说现在后悔想要改换阵营,晚了,叛军投降也不会得到重用和原谅。她挽着我手臂离开,陈娇朝我背影大喊,“养太太和宴会上为难你的太太现在就在女人坊做美容,你威胁了她的位置,她不会罢手的。”
  薇薇加快脚步让我不要理她,薇薇已经推开门拉着我进入水吧陈娇在身后苦苦哀求能不能让乔先生放过她丈夫,我越听越莫名其妙,没等问清楚“你怀孕的事常锦舟作为正室怎么可能不知道。她不敢动这个孩子,也不能贸然动你,她只能借用外界风言风语打压逼退你,这一招确实厉害,你还真上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