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5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很疼,又很痒,我咬着牙,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妈的,老天故意要折磨我跟他吗?
  这么美好的夜晚,如果我们在这里相遇,把所有的事情误会都解开了,我们相拥着离开人群,让所有人羡慕,那应该有多多好啊。
  可是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那个芒果。。。
  嫉妒的怒火,让我愤怒,但是我抱着啊召,转身就走,我刚转身,就看到了陈玲,她背后站着几个女人,都是她的小姐妹。
  “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不就是在国外写了两本书,做了一家小公司而已。。。”
  “就是,陈玲,跟你没法比的,你可是上市公司的大老板。。。”

  “她永远都赢不了你的,放心吧,你老公很爱你的。。。”
  那些女人都在夸赞陈玲,把韩凌骂的一无是处,而且是当着我的面,他们的用意,我当然清楚,我没有说什么,抱着啊召默默的离开了,走过人群,我还能听到那些女人的骂声,但是心里释然。
  陈玲追了上来,跟我肩并肩走着,脚步有点急促,他问:“你相好的回来了,为什么不去跟他说两句?现在人家可是厉害的很呐,留学回来的,有知识,有学问,有事业。。。”
  我没有理会陈玲,而是走到车库,陈玲一直跟着,像是极度委屈一样,柱子打开车门,我上了车,陈玲坐下来,说:“你相好的回来了,难道连个招呼都不打吗?还是你想私下里联系她?”
  我看着陈玲,我说:“嘘。。。啊召困了,想要睡觉了!”

  陈玲有点意外的看着我,又看了看啊召,他抱着我的脖子,已经困的挠眼睛了,我拍着他的后背,让他睡觉,陈玲有点意外的说:“原来你知道你已经是个爸爸,真好。”
  柱子开车离开学校,我没有多看一眼,更没有多留念,韩凌能够这样重生,对我而言是非常好的,但是少了点什么,又多了点什么,让我内心有点抗拒她,我还是喜欢那个温文尔雅的韩凌,还是喜欢那个小女人韩凌,现在的她,虽然让我兴奋,让我渴望,但是,我觉得有点抗拒,她的入侵感太强烈了,是的,他变了!
  回到了家,我把啊召抱上床,我跟陈玲都沉默不语,我去酒柜拿了一瓶红酒,波多尔山庄六十年窖藏的红酒,是老陈从拍卖会以四十万美元拍卖回来的。
  我倒上一杯,走到阳台上,看着天空,摇晃着酒杯,捏着手指上的戒指,闻着酒香,心思不定,魏忠回来了,就在我的眼前,我应该干掉他,但是这次不期而遇,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所以,我也没有准备。
  他来内地干什么?只是为了陪韩凌参加校庆吗?我从他站在韩凌背后给韩凌鼓掌那默默无私的眼神中看到了一股让人嫉妒的爱慕的眼神,他喜欢韩凌,眼神很温情,他连自己的大哥,老爸死了,都没有回来看一眼,但是对一个女人却有这种温情的眼神,像是鳄鱼的眼泪,很具有欺骗性,但是,韩凌可能不知道。
  陈玲走到我面前,抓着我的衣领,要脱我的衣服,很快把我的领结解开,扣子一个个的解开,然后是皮带,她很慌张的样子,我捏着她的脸颊,我说:“你想干什么?”
  “我要,我现在就要。。。”
  陈玲有点慌张的样子,她渴求而迫切,愤怒而压抑,脸色带着嫉妒与怒火,她说:“她一回来,你就变得这样?你在想什么?不管你在想什么,你现在都是我老公,我想要,你就得给我。”
  陈玲的话,有些愤怒,我看着她,内心也火热,嫉妒的怒火让我失去理智似的,直接拥抱着陈玲,将她的礼服撕扯,关灯阳台的壁灯,直接将她推在阳台的墙壁上。
  放纵与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
  把我们两个都烧起来,阳台上的风,并没有把我们吹的清醒,反而越来越热,让火,越烧越旺!
  抚摸着陈玲光滑的皮肤,滑腻的让人爱不释手,她趴在我的胸膛里,汗液让她不想起来,但是却又嫌弃那种粘稠的感觉。

  “你不自信,为什么不自信?”我问。
  陈玲问:“你退缩了,为什么退缩了?”
  我们两个人都没有回答彼此的问题,但是我们彼此,心里都知道彼此问题的答案。
  我笑了一下,黎明的风,从阳台上吹进来,吹动那薄薄的床单,我坐起来,陈玲躺在床上,看着我,问我:“你是怕她爱上别人了是吗?”
  我看着陈玲,我说:“我从来都不怕,怕也没有用,该来的始终会来。”
  “如果她爱上别人了,你怎么办?”陈玲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抢回来。”
  陈玲摇了摇头,说:“难道,你忘了徐校长跟你说的吗?要学会做上等人。”

  我深吸一口气,这世界,有太多的人,让人无法估算与满足,我起床,穿上西装,走了出去,那就先干掉魏忠再说。
  我坐在客厅里,放下电话,很快梅花,方片他们都走了进来,看着我,说:“邵先生。”
  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我说:“有件事,我需要你们帮我办。”
  方片笑着说:“可以,只要钱到位,一切都不是问题。”
  我看着梅花他们,我说:“魏忠。。。”
  我说道魏忠的时候,梅花的脸色变得有点深疼的感觉,他不知觉的摸着自己的胸口,好像哪里有很重的伤一样,久久无法愈合。

  “他来内地了,他是我最大的敌人,我想要活的,可以吗?”我问。
  我说完就看着梅花,他深吸一口气,说:“他是极为不好对付的人,他的安保很严格,我在美国调查他的时候,连他的房间都无法进入,只能在他的别墅外面三公里以外的房顶上拍摄照片,想要活捉他,很难,即便是他到了内地,我相信,他也会有严格的安保的。”
  红桃跟黑桃对看了一眼,说:“我们是侦查特种兵,我相信,什么样的敌人,我们都可以把他穿透。”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们有自信就好,活捉他,你们后半辈子,就可以无忧了。”
  方片笑了笑,说:“那混蛋在那?”
  我听着就捏着手指上的戒指,我说:“我会找到他们的,找你们来,只是让你们做好准备。”
  四个人都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就出去了,我端起杯子,喝起来咖啡,我想活捉魏忠,虽然这极为的困难,但是,我答应太子的,我要把他的老婆孩子救回来,所以,我必须要活捉魏忠。
  韩凌,我要怎么做,才能不伤害到你的感情呢?

  这是一件麻烦的事情,她为什么要这个时候回来,还跟魏忠一起呢?她告诉所有人,魏忠只是她的舞伴,但是我觉得魏忠并不这样想。
  这个时候梁英走了进来,放下公文包,跟我说:“昨天晚上,田光被送进急救室了,监狱通知我,说他的心脏病犯了,一切都按照我们计划的去办了,如果这次通过了评估,田光就会获得保外就医的资格,但是他需要担保人,还有担保金。”
  我听着,很兴奋,这个时候田光能出来,对我来说,是最好不过的了,我说:“我做担保人,需要多少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