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7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到顾秋,顾秋告密了?
  罗书记捏紧了拳头,却听到电话里低沉地道,“别太担心,也许没这么严重,我先挂了。”
  罗书记骂了句,真卑鄙!
  可后来他一想,这也不对啊,顾秋要是向马平川透露这事,那不是找打?
  扫领导面子的事,估计只有傻子才会去说。
  再说了,如果有人把这种事情捅到马平川那里,非但讨不得好,相反还有可能被记恨。
  毕竟知道领导家里这样的私事,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除非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投匿名信。

  罗书记在脑海里迅速分析,谁的可能性最大?
  今天晚上的宴会,就这样匆匆而散。
  顾秋回到家里,也觉得有些奇怪。
  蒋冬梅的表情,极为不正常。
  他就在琢磨,难道马平川已经到了达州?
  当然,他不可能派人去查。这样做,万一碰到马平川,影响就坏了。
  从彤问他,“今天怎么就回来了?”
  顾秋拧着眉头,也没说什么。
  他只是觉得,今天这事,太可疑。
  而蒋冬梅,连饭都顾不上吃,匆匆回到省城。
  最近很多人发现,蒋冬梅很少回家,有时一个月一次,或二个月一次。这种现象可不正常。
  换了以前,她一周回一次省城。

  马平川坐在那里,看起来特别冷静。
  蒋冬梅回来了,他手里的杯子,重重地放下去。
  砰——蒋冬梅吓了一跳,心房剧烈的收缩。
  马平川盯着她,“他是谁?”
  刚才相隔太远,看不清楚那男人是谁,只是知道大约五十岁。蒋冬梅心里一惊,掩饰道,“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马平川站起来,目光中带着一丝阴冷,突然走上前,一把抓住蒋冬梅,嘶——衣服破了,脖子下出现两个腥红的印记。
  雪白的胸前,明显有淡淡的印子。
  证据,这就是证据!
  马平川伸手就是一巴掌,啪——清脆的声音响起,他的两眼腥红。
  “他是谁?”

  蒋冬梅捂着脸,“这是我的私事,与你无关。你我之间早已经名存实亡。我要离婚!”
  马平川瞪着她,“休想,除非你死了。”
  蒋冬梅捂着脸,“马平川,你太残忍了。最近五年,你说,你有碰过我吗?你想过我的感受吗?你这样做,对不对得起我,对不起得对孩子!”
  “住口!”
  蒋冬梅道,“我偏要说,五年了,你连卧室的门都不进,我是一个正常的女人,我不是行尸走肉。马平川,不管你想怎么样,反正我决定了,马上跟你离婚。”
  马平川面带杀气,“那他就死定了!你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他是谁吗?”
  马平川盯着她,“你如此处心积虑,为达州宣传,吹捧政绩,你做的这些,瞎子都知道!自以为很聪明,其实愚蠢之极!”
  蒋冬梅呆了呆,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自己真的是太急了,应该慢慢来,不能表现出太大的热情。
  看来是自己的鲁莽,把两个人的关系给暴露了。她扯了扯衣服,眼里闪过一丝悲哀。
  “他是谁?”
  马平川吼了起来,冲着蒋冬梅瞪眼,蒋冬梅道,“既然你都知道了,何必再问。”
  马平川道,“我要你亲口告诉我,这个男人的名字!”
  他说话的时候,已经布满了杀气。以他现在的地位,要捏死一个处级干部,轻而易举。
  但是他要听到这个女人亲口承认,这是对自己的背叛。
  女人红杏出墙,这是男人最不能容忍的事。但这种事情,偏偏在他身上发生了。
  马平川恨不得,撕了这个女人。但是理智告诉他,不可以。
  撕了她,自己就会身败名裂,而且,他要对付蒋冬梅,简直就是易于反掌。
  蒋冬梅宁死不说,“马平川,我跟你十几年,你有必要这样对我吗?这么多年的恩情,你非得这么绝情?”
  马平川骂道,“闭嘴,我再问一遍,他是谁?如果你不说,我会让他死得很难看!”
  蒋冬梅咬着嘴唇,宁死不从。她不能说出罗汉武的名字,否则罗汉武真的会死。
  看到自己的女人如此顽固,马平川恨恨道,“好,自你有种,别以为我查不出来,一旦让我知道他是谁,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他。”
  蒋冬梅恨声道,“你要是敢对他乱来,我就把你的丑事捅出去,大不了,大家一起同归于尽!反正我也不想活了,没意思!”
  马平川的脸,再次扭曲。
  这个女人竟然为了一个野男人,敢危胁自己?
  马平川的心,有一种莫名的悲哀。
  他知道,蒋冬梅这个女人,说得出,做得到。除非她死了,否则她还真的会做出那种事。

  马平川坐到沙发上,抓起一个电话,“宁德市吗?我找姜思奇。”
  本来他这个电话,是直接打给姜思奇家里的,却在刚才的激动下,他还以为是打在人家办公室。
  姜思奇接了电话,马平川说,“蒋冬梅同志身体抱恙,正式休假。”
  姜思奇当然知道他是谁,马上应下来,“好的!好的!”
  马平川把电话一挂,盯着蒋冬梅,“从现在起,你休息离开家里半步!”
  你不是说,五年没有碰你吗,我要你后半辈子都没有男人碰你!马平川哼了一声,蒋冬梅转身就走,他喝了一声,“站住!”
  然后一字一句的道,“如果你敢出这个门,我保准他马上进监狱!”

  面对这种威胁,蒋冬梅提起的脚步,又收了回来。
  她当然知道,马平川要这么做,实在太容易了。就象他停自己的职一样,一个电话搞定。
  想到罗汉武,蒋冬梅又收回了脚步,扭头一走,去了卧室。
  罗汉武坐在书房里,一个劲地抽烟,他真的不知道,接下来将发生什么事。
  既然马平川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其实,他早想到有那么一天,可他没想到的是,这一天来得这么快。罗汉武有些恨,两拳捏紧,异常气愤。
  看来,自己这个市委书记,已经到头了,马平川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罗汉武坐在书房里,一脸哀默。

  第二天就传来消息,蒋冬梅因为身体不适,正式休假了,宣传部的工作,暂时由副职代替。
  姜书思书记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可明明看到蒋冬梅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头天还在达州指导工作,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顾秋倒是听了这个消息,心里有些猜疑。如果真是这样,罗书记的日子也不远了。
  没几天时间,上面就有人下来查裕丰地产的案子。
  戴裕丰以偷税漏税的罪名,被逮捕后,他儿子一直不服气,和助理宋博学在奔波。

  戴裕丰也知道,自己真正的罪名,就是发现了罗书记这个秘密。本来这件事情,他曾托人去找顾秋。
  可顾秋想到戴裕丰这种行为,试图做第二个胡三达,他就干脆不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达州这地方,好不容易才除掉胡三达这种人,怎么可能再容忍第二个胡三达?
  所以,他也不管,这一切,只能怪他戴裕丰咎由自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