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7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说,“秘书长,我们倒是真没发现什么不妥的地方。”
  秘书长说,“去菜市场。”
  赶到市场里,有两个人在吵架,好象是因为缺斤少两的问题。两个人吵起来了,各说各有理,双方都不退让。
  秘书就把这些拍下来,这时,旁边有人打了电话投诉。管理处的人马上就来了。
  对此事做了调整,对小贩进行处罚。进行批评教育。
  都快五点半了,马平川说,“去政府大院。”

  三个人赶到政府大院,他们就坐在车上看时间,看这些人什么时候下班。有没有人早退。
  这一点,相信任何人都不敢乱来。
  因为顾秋刚刚下了禁令,作息时间,是绝对要遵守的。因此他们等了一个把小时,都没有看到的人提前下班。秘书还进去逛了逛,看到里面的人都很忙。
  五点五十几,葛书铭匆匆回来,进了办公大楼。
  秘书问,“秘书长,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秘书长说,“晚上去夜总会看看,还有,马上到吃饭的点,你们两个分头行动,去看看饭店门口的情况。”
  吩咐完了,他就叫司机把车先开到市委宾馆,用司机的身份证开了房间。他们两个都去忙了,马平川呢,自己一个人回了房间。

  饭店一般都在七点左右,今天跑了一天,的确挺累的。马平川就来到窗前,推开了窗户。
  他住的房间,正对着小楼。
  在窗前抽烟的时候,几辆小车鱼贯而行。
  先后在院子里停下,从一辆黑色的奥迪车上,下来一位四十来岁的女人。
  马平川的眼睛一亮,这个女人,她太熟悉了。她的身影,她的发型,她走路的模样。
  马平川奇怪的打量着她,紧接着,从后面的车上,又下来几名中年男子。也不知道他们说什么,其他人又上车回去,只留下一名中年男子陪着自己的女人。
  两人进了小楼,不到十来分钟,那男的又下来了。上了车,匆匆离去。
  马平川在那里嘀咕,她来干嘛?
  想到今天给她打电话,办公室里没有人接,原来是这样。手里的烟,渐渐烧完了。
  马平川的目光,还是落在对面的小楼里。

  小楼其中一个房间亮起了灯,窗帘上映着她的影子,蒋冬梅脱了外套,来到沙发上。
  马平川看了会,正准备离开,没想到那辆车子,去而复返。
  刚刚离去的中年男子,匆匆进了小楼。
  叮当——叮当——门铃响起,蒋冬梅立刻起身去开门。
  罗书记闪进来,刚刚进门,蒋冬梅迫不及待的扑进他怀里。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然后,蒋冬梅踮起脚尖,去吻罗汉武。
  罗汉武说了一句,“窗帘没有拉好!”
  蒋冬梅说,“对面没有住人!”
  罗汉武还是不放心,叫她过去把窗帘拉上。
  蒋冬梅来到窗前拉窗帘的时候,马平川就站在对面的窗帘后面,他的眼睛里,燃起了熊熊烈火。
  呲——厚实的窗帘,被他用力一扯,破了。
  烟头,被狠狠的掐在前面。

  马平川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五官在瞬间扭曲,怪是吓人。如果有人见到他这模样,八成会被吓死。
  由此可见,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恶劣。
  自己是来暗访的,不是来抓奸的,却看到自己最不该看到的一幕。砰——一只烟灰缸飞了出去,落在地毯上,打了几个滚,也没有碎。

  马平川摸起手机,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拨出去。
  到底是省委秘书长,忍耐能力非同小可。他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
  秘书和司机过来的时候,马平川坐在那里,看起来很平静。听了司机和秘书的汇报,两人都说,没看到有公车停在饭店门口。他们也咨询了当地的一些人,他们说最近查得太严了,餐饮业的生意明显下降。
  马平川听完两人汇报,这才说,“回去吧!”

  两人肚子饿得咕咕叫,却又不敢说什么。而纪平川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想吃饭,一肚子气。
  司机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赶回省城。
  马平川扔下他们,一个人回家去了。
  顾秋还一直在奇怪,为什么没有看到马平川的人。按理说,他应该早就到了达州才对。不过他在搞暗访,谁知道他走哪条路?
  顾秋去陪蒋冬梅部长吃饭的时候,罗书记看起来心情较好。顾秋还在心里嘀咕,你们两个也不注意点,万一被马平川发现,事情就麻烦了。
  现在关键的是,他不知道马平川在哪。其实这个时候,马平川已经在回程的路上了。
  陪蒋冬梅部长吃饭的时候,蒋冬梅一个劲地夸达州班子不错,比上次又有些进步了。
  顾秋说,“离我们自己的目标,还差得完。”

  蒋冬梅问,“你的目标是什么?”
  顾秋道,“前两天,我碰到几个上班族,跟他们聊了一会,他们说,其实人生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有一份不错的薪水,一个星期享受国家规定的双休。同时有房子住,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该忙的时候,努力工作,该休息的时候,陪陪父母,家人,兄弟姐妹。这就是人生。”
  顾秋说,“这个看起来很简单,都不是什么难事,但是我们生活的现状呢?他们也说了,年轻的时候,一年四季拼命工作,为房贷,车贷而奔波。中年的时候,为孩子上学,读书,考研而劳累。老了的时候,还要担心自己子女的房贷,孙儿的学习。既使有小部分人,他们在年轻的时候,通过自己拼命的工作,努力实现了小小的梦想,奋斗了大半生,劳累了一辈子。等到老了来享受。可人都老了,还享受什么呢?腿走不动了,牙啃不动了,身体也不行了,难道这就是人生的归宿?”

  蒋冬梅部长笑了起来,“看来顾秋同志的理想,还真不是一般的伟大,如果要让每个公民,都实现你说的那种理想状态,那我们就真正实现了**了。”
  顾秋笑笑,罗书记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
  大家正谈着话,蒋冬梅部长的电话响了。
  一般情况下,她极少用手机,但是为了各种需要,包里还是放了一台手机。
  看到这个号码,她的脸色微变,站起来走出去。
  这是她家里的电话号码,儿女都在外面,家里极少有人。不用说,肯定是他。
  蒋冬梅接到电话,对方只说了一句,“你马上回来!”
  蒋冬梅还想说什么,对方就挂了。
  蒋冬梅就打过去,“有什么事吗?我在下面检查工作。”
  对方哼了一声,“如果你不想他死无葬身之地,你马上回来!”
  蒋冬梅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听到那句话,她浑身就象触电一样,哆嗦起来。
  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她心里早清楚了。
  重新进来的时候,蒋冬梅的脸色很差,对秘书说了句,匆匆离去。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顾秋和罗书记隐隐有些不安。

  罗书记更是没了主意,见蒋冬梅走后,他也上了车,拨了个电话,“发生什么事了?冬梅。”
  “他可能知道了我们的事!”蒋冬梅语气里,充满着沮丧。罗书记的心房,猛地收缩起来。
  他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在倒流,马平川知道两人的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