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6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自己和蒋冬梅事件,被部分人知道后,老罗就开心不起来了。这些时间,头发白了不少。

  如何把自己这件事情,抑制在最安全的状态,不让人知道呢?这件事情,让老罗心里想了很多个晚上。
  更有可能,他还想到了象电视剧里的那样,把知情人咔嚓掉。但是一想到这种决定,他就吓出一身冷汗。
  很明显,这种想法太不实际了。
  因为他知道,做这种事情的人,最后都没有一个好下场。
  这其中也包括他儿子,难道要把儿子也咔嚓了?
  所以后来,老**脆就不去想。
  顺其自然,再说,这件事,也不完全是自己的责任,其中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蒋冬梅自己的责任。

  蒋冬梅通知了他要来,罗书记只得放弃去清平的打算。
  顾秋呢,根本就不知道,蒋冬梅要来达州,老罗以为顾秋知道,这才通知他回避,他哪里知道顾秋的真正用意,是要他回避马平川秘书长。
  两个人都理会错了,所以罗书记也没有把这消息告诉顾秋。
  而马平川呢,既然是暗访,他自然不会把消息告诉宁德地区任何一个人。更不要说,他和蒋冬梅之间的关系,已经变得很微妙。

  二天后,马平川带着秘书,司机,三个人一起朝达州而来。为了达到暗访的目的,他没有坐自己那辆专车,而是改行另一辆奥迪A6。
  车子到了达州境内,司机说,“秘书长,要不要去宁德转一圈。”
  司机的意思,要不要去跟夫人见个面,毕竟两人离少聚多,司机也是为他考虑。
  马平川呢,想了下,打电话到蒋冬梅办公室。
  办公室电话没人接,他就知道,肯定是出去办事了。因此叫司机直接进达州。
  “不要进市区,去乡镇。”
  马平川也巧,他不让司机进市区,一般情况下,市区的工作都抓得比较好,乡镇才是弱点。
  好在从省城到达州,只需要一个多小时。
  司机把车子开进乡镇,秘书在车上说,“秘书长,我看达州的工作还真抓得扎实,以前我来过达州,这山里一片荒芜。到处杂草丛生,根本就没办法进人。现在这些荒山倒是种植上了树木,还不错。”
  司机说,“你们看,前面的水库也加固了,水渠都重新修了一下。”
  马平川看过去,点点头,还真是不错,象眼前这种现象,除了毛爷爷时代,现在谁还有心思去搞这些?
  秘书说,“刚才我们过来的时候,看到几家工厂的排污处理,做好比较好。很规范。”
  听到秘书和司机都说不错,马平川就道,“种几棵树,修几条水渠,这都只是表面现象,工作扎不扎襟,还得看其他方面。”
  两人连说是,是。
  马平川说,“你把车子停这里,咱们进村去走走。”
  村子里,一所学校新建的,三层楼,学校看起来很简单。除了一栋三层的教学楼,就是一栋二层的办公楼。旁边有个食堂,外面有个*场,学校被围墙围住。
  司机和秘书跟着他朝村里走去。
  村子里,早没有人养牛了。
  一个老人家背着小孙子,在路边慢慢地走。

  马平川朝秘书看了眼,秘书马上过去问,“这位大爷您好,我能问您一件事吗?”
  这位老人家说的是家乡话,幸好秘书是本省人,基本能听懂。他就问人家,说自己要去哪里,路怎么走?
  然后发了支烟给人家,就聊了起来。
  听老人家说,自己儿子,儿媳都到工厂打工去了。他们帮着带小孩。秘书就问,“你们村里,怎么突然栽了这么多树?以前可没见你们栽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老人家说,“这是政府规定的,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我们把村里所有的荒地都种上了树木。”
  秘书问,“种这么多树干嘛?”
  老人家说,“种树好,种树好,再说,去种树政府还发工资,比天天呆在家里打牌要好多了。”
  秘书又问,“你们经常打牌吗?”
  老人家抽了口烟,“以前村民天天打,夜夜打,都不停歇,尤其是那些青年人,又不去做事,都守在麻将馆里。大人打牌,小孩子都不管了,饿肚子。输了钱,大人又要吵架,搞得鸡飞狗跳的。还是政府好,抓一抓,管一管,风气好多了。”

  他们一边聊一边走,很快就来到了村子里。一些老人,妇女都拿着手工艺品在,大家坐在一起做事。
  老人家说,“以前他们都是麻将馆里的常客,现在都不敢打牌了。从厂里拿活回来做。”
  秘书问,“为什么不打牌了呢?”
  老人家说,“政府抓啊!抓得严。只要发现打牌赌博,立刻就抓起来。”

  “那不打钱的,也抓吗?”
  “那个不抓,那个不抓。但是不打钱的,谁打?没人打。”
  秘书明白了,看到这些村民聚在一起,做手工艺品,他就过去问了问。
  听这些老人和妇女说,村干部会到厂里拿一些货回来做,大家每个月也能拿到一千多块,既管了家,还赚了钱。

  再加上政府抓得厉害,很多人都不敢打牌了。
  秘书把这些告诉马平川,又拍了照,马平川在心里暗道,行啊,这个达州班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第805章暗访的结果看过农村的风貌,他又去镇里。
  这次出来,自己完全是暗访,没有惊动任何人。
  也就是说,达州班子不可能使手段,自己看到的,都是最真实的一面。马平川一行三人,在镇里吃饭。
  在吃饭的时候,他就找机会问店里的老板一些情况。比喻治安怎么样?当地风气怎么样?政府对下面的关心力度够不够。
  饭店老板说,“你们是外地人吧?你看看这个!”
  他就指着门口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写着各种投诉电话。老板说,“现在方便得很,不管是谁不满意,想投诉谁就投诉谁。电话响三声,没有接电话,就要被处罚。所以我们做生意,也明码标价了,不敢乱来。只要有顾客投诉,工商局的人马上就来了。”

  马平川觉得奇怪,达州市竟然能做到这一点?
  他看了眼秘书,秘书就拿起电话,拨了其中一个号码,电话响了,“嘟——嘟——嘟——喂,您好!请问你是哪里,需要帮忙吗?”
  还果然如此,秘书点点头,证实了店老板的说法。
  吃了饭,他们就去镇里转转。来到派出所,有民警值班。民警问,“你们找谁?”
  秘书记,“我们是外地人,迷路了,想问个路。”
  民警居然马上就告诉他们,去县城该怎么走,有多远的路程。马平川没折了。

  谢过民警,去了镇政府。
  镇政府上班的那些人,规规矩矩,各忙各的,有条不紊。他们就奇怪,还真是这样?那我们去县里看看。
  下午三点多,三个人开着车子去县城。
  大街上,卫生搞得干干净净,车辆停放整整齐齐,井然有序,交警,公丨安丨干警,二十四小时有人巡逻。
  火车站,汽车站等流动人口密集的地方,基本上半小时左右,就能看到一辆巡逻车经过。
  工业区,排污处理,都比较合理,没有哪个厂家,敢随随便便把污水排出去。
  三人一路走,一路拍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