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86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杜小马好象想起了一件事,“哎,我再跟你透露一个消息。宁德县那个新来的纪委书记,你认识吗?”
  顾秋说,“见过几次,怎么啦?”
  杜小马说,“她好象在京城有些背景,非常强势。”

  对于京城那边的事,杜小马肯定不如顾秋这么知情。可以说,杜小马根本就是门外汉。
  顾秋却对宁雪虹的底,一清二楚。
  顾秋说,“对,你要小心点,看见她绕道走就是了。”
  杜小马问,“怎么?你知道她什么来路?”
  顾秋说,“听人说过一点,象黄副省长之流,在她面前,一个指头就可以弹死。这绝不是假话。”
  杜小马吐了吐舌头,“太邪门了。我昨天碰到她,冷若冰霜的,怪没有人情味。”
  顾秋道,“左安邦看到她都要避退三舍,你想想吧!”
  杜小马嗯了一声,“我知道了!先这样吧,挂了,后面再聊。”
  挂了电话,顾秋正看着文件。
  秘书匆匆进来,“市长——”
  顾秋抬头一看,叶世林有些紧张,“怎么啦?”
  叶世林说,“宁德县出事了。”
  这个消息,也就是在顾秋刚才接电话的时候传过来的,顾秋看着叶世林,“具体一点。”
  叶世林道,“宁德县纪委书记被免职了。具体原因,好象是新来的宁书记去宁德县暗访,碰到了一些不好的现象,她一怒之下,把宁德县的纪委书记叫到市委,姜思奇书记当场就免了他的职。”
  顾秋点点头,“你出去吧!”

  就在此刻,顾秋的电话响了,是罗书记打来的,罗书记叫他过去一趟。这个电话,他没叫秘书打,而且自己亲自叫顾秋过去。
  顾秋赶到市委,罗书记一脸慎重,“宁德县那边出事了,你有没有收到消息?”
  顾秋道,“是不是纪委书记被免职?”
  罗书记道,“听说是不作为,被新来的宁雪虹书记抓个正着。姜思奇书记当场下令,就地免职。”
  顾秋暗道,宁雪虹终于出手了。
  也不知道她的真实意图,按她的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宁雪虹这人,眼里揉不进沙子。
  宁德县的情况,顾秋并不了解,不过既然落到宁雪虹手中,肯定没什么好结果。
  顾秋说,“我们的纪委班子不错,这段时间,机动调查小组,在全市范围内,抓了不少不务正业的干部,也对他们做了处理。我们达州的风气,明显好转。宁书记应该不会拿我们开刀。”
  罗书记倒是真有些担心,不过好在前不久,顾秋拿民政局开了一刀,干掉了一个局长,开除了几名科员。纪委因此而动,抢得了先机,没有让市纪委给抓到把柄。

  罗书记在心里感慨,要不是顾秋突然来这么一下,达州班子的风气,只怕也没这么快转变。
  罗书记暗道,顾秋是个福将。
  罗书记说,“最近市委宣传部,把我们达州当成一个典型来抓,我们可不能让别人抓到把柄。顾秋同志,下午开会的时候,再强调一下工作作风问题,千万不要撞在宁书记的枪口上。”
  顾秋说,这个没问题。
  两人正商量着,桌上的电话又响了起来,罗书记一把抓起电话,也不知道对方说什么,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

  顾秋奇怪了,又不好问,罗书记挂了电话后,对顾秋说,“下午的会议由你主持,我得马上去市委一趟。”
  顾秋刚开始不知情,后来才知道,省委秘书长要来宁德市。
  难怪老罗脸色这么难看,顾秋就在心里琢磨,老罗之事,也真够他闹腾的,动了秘书长的女人,这下麻烦了。
  也不知道秘书长知不知道这事,不过顾秋肯定一点,秘书长肯定对自己的老婆不够好。更有可能,他在外面有女人。

  老罗此刻的心思,顾秋无法体会。估计他自己都没有主见。到底要不要跟蒋冬梅断了?
  从级别上讲,蒋冬梅是领导,从情感上讲,蒋冬梅是女人。如果老罗突然提出要断,这也是个麻烦事。
  顾秋估计,是蒋冬梅叫他去市里,顾秋就在想,难道东窗事发了?要不秘书长突然来宁德市干嘛了?
  真要是东窗事发,老罗就呆不住了。
  下午的会议,由顾秋主持。
  顾秋跟大家再次重申了干部作风和纪律问题,同时强调,组织部和纪委,不能松懈。宁德县的事情,多少传到了这些人的耳朵里。
  有部分人心里不安了,估计他们多少知道点,宁雪虹的背景,这样的人物降临宁德市,将掀起一场怎样的官场动荡?
  散会的时候,有位副市长来到市长办公室,提了一个最近头痛的问题。
  随着这几年经济发展,达州市区的车辆越来越多,大街上经常发生拥堵现象,而且停车位严重不够。
  相关部门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顾秋问,“那他们准备怎么处理?”
  副市长道,“现在有这个想法,打算开个听证会,问问群众的反应。”
  顾秋很奇怪,“搞什么听证会?听证会是关于什么?”
  副市长说,“有人提出,用收费的方式,来控制拥堵问题和停车难的问题。”
  顾秋一听,“这是谁的主意?”
  副市长见顾秋脸色不好,马上解释,“大家也是集思广义,并没有马上执行,这不才决定开听证会嘛。”
  顾秋脸色马上就拉下来了,“不要搞这一套,动不动就用收费的方式。收费真能解决问题?收费车子就不进市区了?”
  副市长有些尴尬,“至少不会引起这么严重的堵车情况。收费的话,有车一族估计会考虑到费用问题,不会随便停了。”

  顾秋很不爽,“我问你几个问题,第一,如果实行收费,能不能保证从根本上解决拥堵的问题?第二,实行收费之后,能不能保证,每辆车子都有地方可停?第三,收费之后,如果车辆因此受损,谁来赔偿?”
  副市长哑口无言,“那我回去再议议。”
  顾秋骂道,“这不是没事找事吗?”
  “停车,是市民的基本权利。我们应该从更多的方面,去给群众创造福利,如果连这么一点最基本的权益都剥夺他们的,你们这是想干嘛?”
  副市长被顾秋骂了一顿,灰溜溜的回去了。
  顾秋自言自语了一句,“凡事都想到收费,钻到钱眼里去了。”

  他就站起来,拿了手机,喊了叶世林,“跟我走一趟,”
  他还不信,这个简单的问题,真的就解决不了。
  顾秋当然知道,近些年经济腾飞,有钱人越来越多,车子也越来越多。
  以前的老城区,两个车道,都觉得很宽敞,现在呢,四个车道,天天排队,挤都挤不开。
  其中主要的原因,就是两边的车子乱停乱摆,占用了交通要道。

  顾秋把叶世林叫出来,两人走上大街。
  此刻正值下班时间,来来往往的车子很多,行人,非机动车,摩托车,还有各种机动车辆,看到哪里有缝就往哪里钻。
  顾秋走在街头,看着这现象。
  来到一座小学门口,这里挤满了各种小车,都是这个点,前来接孩子的。

  关于这小学门口,经常发生堵车,以及其他交通事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