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4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卫星监拍到的画面里,车匪帮那些人确实半路下车来着。”中山装用俄语对俄罗斯上校说道:“很可能就是去追卡列琳娜的,咱们得赶快行动了。”
  李牧野在一旁听着,完全不知所谓。中山装说罢,又用汉语对李牧野说道:“小兄弟谢谢你提供的消息,如果我们能顺利找到要找的人,一定会酬谢你的。”说着一伸手,道:“请把你的身份证明给我看一下,方便我们以后找到你。”说罢主动伸出手来握住了李牧野的手。
  李牧野察觉到手里多了一个类似纸团的东西,表面不动声色,待这些人转身离去时才嘟囔一句:真他吗孙子。

  这厮说的好听是为了方便以后酬谢老子,其实就是变相的要了老子的身份信息去,如果老子撒谎骗了他们,以后就会吃不了兜着走。这时候,李牧野其实是有一些犹豫是不是可以把小女孩儿交给他们的,但转念一想,还是觉得不能这么做。
  这俄罗斯上校凶神恶煞似的不像个好鸟,自己答应了那位卡大姐,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就把孩子送到莫斯科交给她父亲。现在交给这伙人,当中万一有什么不妥,到了那边却无法向卡大姐那位高官老公交代。李牧野的私心里,其实还想着能借这个机会认识一下那位老毛子大领导呢。
  这伙人来去匆匆,不大会儿,车顶上又传来直升飞机的轰鸣声。感情这帮人都是天鹅下蛋直接从直升飞机上速降下来的。李牧野直等到没动静了才长出一口气。再看白鹏,刚才还躺在那里装睡,这会儿坐在卧铺上直勾勾的看着地面,感觉到李牧野的目光后竟下意识的用手去挡裤裆。
  这货居然已经被吓尿了。

  “野,野哥,要是他们找不到那娘……”
  “嘘,闭嘴!”李牧野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谨慎的走到门口仔细倾听了一会儿,压低声音说道:“从现在起,你给我装哑巴,到莫斯科以前不管跟谁一个字不许说,懂了吗?”
  白鹏有些不知所措,声音低的他自己听着都费劲:“野哥,这是怎么了?”
  李牧野攥紧了手里的纸条,道:“没什么,就是直觉,这事儿也许还没完。”

  纸条上写了一行字:我们还会找到你的。
  李牧野无法定义这句话的含义,这张纸条很显然是他提前准备好了的,这说明他在登车前就对自己有一些了解。可这种了解是怎么建立的,李牧野却一点也不知道。只能凭空去想象和怀疑。也许跟那位牺牲的列车长有关,也许跟别的什么人有关。总之,李牧野把这件事烂在了肚子里跟谁都没提。
  从蒙古出境的时候搞了一次大排查,白鹏这厮拿的是蒙古护照,跟俄罗斯之间有免签协议,所以只补了一部分钱就顺利过关了。李牧野的手续齐全,自然更不成问题。至于那个孩子,只好如法炮制又塞进了行李箱。
  列车一路向西,沿途风光壮美,李牧野却没什么心情去欣赏。一直在琢磨那张纸条的内容,这纸条上的我们是谁?为什么找上我?用了个还字说明不是第一次跟他们打交道了。究竟会是谁呢?他们又会在什么时候找到老子呢?怀着忐忑的心情在车上晃荡了数日,这一天终于来到终点站,东欧名城莫斯科。
  陈炳辉曾说,他去过的所有城市中,莫斯科是最野蛮又最富人文气息的。
  野蛮和人文气息共存正是俄罗斯民族的特征。
  在这座城市里生存,首先需要注意的是绝对不能软弱。

  野兽只崇拜强者,绝不会同情弱者。
  李牧野离开列宁格勒火车站后先找了一家五星级大酒店,选了一间总统套房住进去。白鹏一个劲儿的说,哥,这也太高调太奢侈了。李牧野也懒得搭理他,只是命他负责照顾好小姑娘。安顿好一切后才给孟凡冰的俄罗斯朋友打了个电话。
  这俄国哥们儿叫安德烈,见面的地方就在套房里。
  刚接电话的时候,这小子有点爱理不理的意思,可一听说是在莫斯科著名的大都会酒店的总统套房见面,便立即换了个语气。颠颠儿的跑了过来。
  安德烈二十出头的年纪,高高的个子,模样中规中矩,衣着比较考究。见面后,彼此寒暄一番,先商定了彼此间相互如何称呼的问题。李牧野叫他小安子,他叫李牧野小李子。

  李牧野哈哈笑着说,这他吗弄的跟晚清宫廷剧似的。安德烈半懂不懂的赔笑。这货的中文算比较不错的,带一点江浙口音,只是不知从哪养成的毛病,说话的时候神态略显倨傲。父亲是公务人员,母亲是做中俄贸易的,生意做的不大,主要以日用化工为主。家境中产,但身上却有股子富豪子弟身上常见的狂态。
  孟凡冰对李牧野的底细所知有限,跟安德烈介绍的时候自然不会说的太详细。尽管李牧野先声夺人安排在大都会的总统套房见面,看在安德烈眼中却还是有几分虚张声势的意思。他本来只是想给孟凡冰一个面子,接待一下李牧野意思意思就完了,但李牧野却当面提出请他帮几天忙,熟悉熟悉环境,顺便跟他学学俄语。
  安德烈有心拒绝,但李牧野谈话技巧高超,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提完了要求就直接邀请他喝酒。地方就选在房间里,最好的鱼子酱和最昂贵的伏特加,一下子让这小毛子满肚子拒绝的话说不出口。
  李牧野举杯说,小安子,哥们儿初来乍到,也闹不清楚你们俄罗斯人喜欢什么,就自作主张给你家伯父伯母准备了一点小礼物,等会儿喝完酒你回去的时候顺便带回去。“说着,从行李箱里取出两个方盒子,打开一看,原来是两条价值不菲的金项链。这下弄的安德烈更加没法子拒绝了。

  “小安子,你千万别跟我客气,咱们俩可是有共同喜好的兄弟呀。”李牧野借着三分酒意,搂着安德烈的脖子说道。
  安德烈以为说的是孟凡冰,尴尬一笑说:“孟小姐的确是太迷人了,用你们中国话说就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和我都喜欢上她也是正常的。”
  李牧野摇着手指道:“小安子,你错了,我说的共同喜好指的是这个。”说着随身取出一叠钱拍在桌上,道:“虽然说有孟凡冰的面子和你老弟的义气在里头,但哥们儿也绝不会让你小安子白忙活一场,我有意在这边开办一家贸易公司,这事儿你得帮忙张罗一下,搞好了,说不准还能帮到你们家的生意。”
  安德烈注意到这是一叠美钞,五百一张,应该是整整五万美金。家里头的小生意,几个月也未必赚得到这个数目。他顿时有些傻眼,直勾勾瞅着桌子上的钱,迟疑问道:“这钱都是给我的吗?”
  李牧野点点头,道:“我听说你是搞中俄贸易的,也不太知道你的收入水平,反正多少是这个意思,我的签证两个月后到期,在此期间,你就别忙别的事了,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呀。”安德烈痛快的拍着胸脯,道:“我的中国兄弟,你的豪爽真让我感激又惊讶。”说着举杯敬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