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53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打开门,就见齐老二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说道:“那娘们儿真狡猾,居然装成了列车上的工作人员,要不是我兄弟当中有人认识她,几乎就让她蒙混过去了,她已经跳车了,我得立即去追,临走前跟兄弟打个招呼,你可千万别挑理。”

  李牧野道:“怎么会呢,你有大事要忙就只管忙你的去,山高水长不及咱们的义气情长,早晚山水能转到一块儿去,到时候咱们再把酒言欢。”
  齐老二嘿嘿一笑,拱手告辞道:“不愧是名门之后,说话就是有水平,哥哥我告辞了。”说着,带人退出房间。
  李牧野在白鹏惊悚又钦佩的神情关注下送到了门外,直到齐地等人消失在前面的车厢里才退回房间。
  白鹏直勾勾的:“走了?”
  李牧野点点头:“嗯,走了。”
  白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长出了一口气,又直接躺在了那里。
  “什么机把前克格勃成员,撒泡尿的工夫就让人给认出来了!”李牧野咒骂着走过去打开拉杆箱,看了看,小女婴面色绯红,睡的正香甜。皱了皱眉头,自语道:“老子该拿你怎么办呢?”
  “干脆扔下车算了。”白鹏抻着脖子正看过来,狼心狗肺的说道:“如果那娘们儿被抓了,把咱们给卖了,咱俩就给她来个死无对证。”
  李牧野点点头,玩笑的口吻道:“果然够狠,是个干大事的材料,来,这事儿交给你来办。”
  白鹏从李牧野的态度上感觉有点古怪,迟疑的站起身凑了过来,作势真要去抱小姑娘。李牧野嘿嘿一笑,提醒道:“现在局势未定,万一那位卡大姐身手不凡逃了出去,最后再回来找咱们要女儿,到时候可别怪老子没义气,把你这罪魁祸首献出去,我可听说她老公是俄罗斯安全部门的大领导。”
  这货身子一僵,停顿了一下,随即抱起小女孩儿,道:“我这不是开个玩笑嘛,这小姑娘多可爱啊,谁能下得去手,我瞅瞅她是不是尿了,我妹妹有个儿子,跟她差不多大,一天到晚除了吃睡就是拉屎撒尿。”
  “你妹子都有孩子了?”李牧野有点吃惊:“我没记错的话,她应该才十八岁吧。”
  白鹏有些沮丧:“不学好,被老大他们给祸祸了,连孩子爹都搞不清楚是哪个。”
  难怪这厮当时捅老大那一刀下手那么决绝。
  李牧野道:“是谁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孩子是你亲外甥,咱们这些混江湖的,有今天没明天,真正值得珍惜的人和物并不多,就冲着这一点,你也不能再干太缺德的事儿,得给孩子积点阴德。”
  白鹏抱着孩子,充满狐疑的看着李牧野:“我说小野哥,我现在都被你给弄糊涂了,你究竟是什么人啊,怎么连齐总那样的大人物在你面前都毕恭毕敬的,我们老大可说过,这位在外蒙可是个大人物,军方和政府都吃得开叫得响的。”
  李牧野道:“我是什么人你以后慢慢就清楚了,现在我就问你一句话,愿不愿意跟着我混?”
  白鹏想都没想,果断点头道:“小野哥这是要拉兄弟一把,我哪能说不呀,我跟您表个态。”一拍胸脯,道:“从今往后,我白鹏就是您野哥的小弟,这二百来斤交给您了,火里火走,汤里汤去,万死不辞。”
  李牧野哈哈大笑,连声说好。心里头却并不当真。白鹏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忠义之士。贪如狼,胆如鼠,凶狠起来赛虎豹,还有那么一点小聪明,综合起来就是一头狗熊。之所以临时决定带着他,主要是因为这货知道的太多了,又不能弄死他,便只好把他带在身边,等到了莫斯科那边环境安全后看看他表现再做决定。
  “你不需要安排一下家里的事儿吗?”李牧野道:“跟着我这一走可就是上万里,未必再有机会回来了。”
  白鹏果然面露犹豫之色,迟疑着问道:“野哥,我之前从你那借的那笔钱可不可以让我保留下来,我想到前面出关前寄回家去,多少是个心意。”
  李牧野想了想,道:“那就多寄点儿,到地方你提醒我,再给你五万,咱买个安心。”
  列车开始减速了,估计是齐地他们下车去追卡列琳娜了。

  过了一会儿,又开始提速。
  半小时后,列车再次减速,看一眼窗外,依旧是荒芜景色。车顶传来巨大的机械轰鸣声,哒哒哒,富有节奏。白鹏本来侧躺在卧铺上轻轻拍着小姑娘。闻声忽然一下子坐起,骇然道:“野哥,是直升飞机。”
  李牧野点点头,道:“我也听出来了,就是不知道是那一伙的人。”
  白鹏武断的:“肯定是大齐总追来了,之前齐总不是还说他大哥要用直升飞机来接您吗?”这货现在是惊弓之鸟,出了点事情就下意识的往最坏的方向想。
  李牧野摇头道:“不会,我已经明确拒绝他了,这种人最知道进退,不会干这吃力不讨好的蠢事。”
  白鹏有点发懵:“那能是什么人啊?”
  李牧野神情严肃,猜测道:“也许是军方或者丨警丨察接到了报警,来捉车匪的,但也说不定是来找卡列琳娜的。”

  白鹏把小女孩儿又包起来,塞回了拉杆箱。道:“不管是哪方面来的人,这小东西要是给人看到,咱们俩就是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李牧野道:“一会儿要是有人过来查问,你就老实在里头待着,你在餐车里干过坏事,如果来的是军方或者警方的人,万一有人够胆子把你给认出来,那就要了亲命了。”
  白鹏深以为然,连连点头,道:“如果真那样,兄弟非掉脑袋不可,这国家的法律弹性十足,有钱有势,天大的事情都可能不算事儿,没钱没势,屁大的事情都可能掉脑袋。”
  李牧野笑道:“你小子这是赖上老子了。”
  又过了一会儿,过道里再次传来脚步声,轻快而整齐的步子,如果不是为首的三个人节奏不同,几乎会让人觉得那只是一个人走过发出的声音。
  那声音停在了门口,没有敲门,直接从外面打开了门。
  率先走进来的是个金发碧眼一身上校戎装的俄罗斯男子,壮的像一头没毛的棕熊,目露凶光盯着李牧野。在他身后是一个蒙古军警,肩头扛的牌子十分唬人,竟然是个中将。还有一个中山装男子,面貌清俊,四十或五十出头的样子,将近一米八的个子,在仨人当中却是最矮的。
  “人呢?”俄罗斯上校操着生硬的汉语问道。
  李牧野装傻充愣:“什么人?你们找谁?”眼睛往外瞧了瞧,不由暗自惊心。
  门外整齐的站着一群全副武装的军人,每一个都是武装到牙齿那种,几十人站在那里,肃然无声,一股子冷漠肃杀的气势扑面而来。这些人感觉到了窥视,目光齐刷刷的射过来,李牧野下意识缩了缩脖子,这他吗绝对不是普通的毛子军队。比起满洲里口岸对面的边防军来,强悍了何止一点半点。简直已经符合了炳辉哥说过的顶级精锐的特征。

  俄罗斯上校的汉语很差,中山装男子用标准的普通话代替他问道:“女军人,我们的人传递的消息说,她之前就被安顿在这个包间里的。”
  “你们是问那个穿军装大姐啊。”李牧野故作恍然的:“外头一闹腾起来就带着孩子出去了,后来听说在半路上跳车逃了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