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163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干什么活?”刘富贵问道,“是不是帮他造假?”
  “谁知道呢,应该是跟这有关吧,师父不是要帮我报仇吗,大概是在做准备工作。”
  “师公为二叔报仇,我肯定得身先士卒,可我也不会那样的专业技能啊。”刘富贵为难地说。
  “你甭管,师父怎么说,你就怎么照做就是。”刘兆粱催促富贵,“你走吧,快五点了。路上给蒲应龙打个电话,就说你来收树苗子,收来的树苗需要先放在他的大院里,顺便让他给安排两间房。”
  “好吧。”刘富贵拿起车钥匙,又问了句,“蒲应龙的那个废弃工厂原来是个什么厂?”
  他的意思是,如果原来是个化工厂,怎么可能适合放树苗子,一听这个谎言就不靠谱。
  “原来是个鞋厂,早就倒闭了。”刘兆粱说,“老鞋厂,在城中村里边,你上次去过,就是我和你三爷爷以前住的那里边。”
  哦,刘富贵点点头。
  刘兆粱又嘱咐说:“那个地方我知道,今年春天我差点搬进去住,后来听说属于蒲应龙我就没去,那里边穷学生、农民工、骗子、小偷、毒贩、暗娼等等什么都有,乌烟瘴气,你去住的话可得注意安全。”
  嗯,刘富贵点点头:“我会注意。”
  出来开着二叔的宝马X6去接鬼手李,因为他对桂宁的街道不熟,就在导航上设定好奎宁街和阳春路交叉路口。
  也不是很远,十来分钟就到了。

  刘富贵把车开上路口西北角便道的停车位,然后就站在花坛那里等鬼手李。
  二叔说过,鬼手李不一定会以什么形象出现,但他认得刘富贵,所以刘富贵就等着对方来了以后跟自己搭讪。
  人行道上人来人往,刘富贵但凡看到有年纪稍大点的从这路过,都眼巴巴瞅着人家,疑似就是鬼手李,但人家只是瞟他一眼就过去了。
  五点已过,也没见有人过来搭讪。
  二叔还说师公言出必行,看起来也不是那么靠谱,至少不是很守时。
  虽然是等人,也不能像根棍一样直挺挺地在这儿杵着,那样看起来多尴尬,刘富贵就在花坛这里不紧不慢来回踱步。
  花坛那里有个乞丐,衣服穿得很破烂,身上很脏,味道也颇浓,而且他身边放着好多袋子,袋子都鼓鼓的不知道装了些啥,有塑料袋,也有布袋,都很破烂,同样臭烘烘的。
  要不是乞丐面前还摆着一个秦始皇他老奶奶用过的搪瓷缸子,证明他是一个乞丐,刘富贵会认为这是一个流浪的精神病患者。

  乞丐年纪不小了,好像还有痨病,不停地咳喘,都咳成那样了,他还不闲着,一停不停地摆弄身边那些烂包裹,好像多么珍贵的家当似的。
  刘富贵觉得这老乞丐怪可怜的,掏出二百块钱给放进搪瓷缸子里,老乞丐立刻两眼放光,连连道谢,一边道谢一边大声咳喘。
  眼看着快五点半了,鬼手李还没露面,刘富贵没办法,只好拨打了他的电话。
  拨了过去,还没等放到耳朵边听,老乞丐身上的电话响了。

  啊!
  刘富贵惊得差点跳起来,瞪眼盯了老乞丐一会儿,赶忙挂断电话。
  挂断电话,老乞丐的电话也就是不振铃了。
  再拨,老乞丐的电话又响了。
  “你——”刘富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什么我!”老乞丐翻翻眼皮,“有什么事找我直接说就行,还得打电话!”

  “您是师公?”刘富贵在他对面蹲下,试探着问。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鬼手李?刘富贵表示强烈怀疑。
  “怎么着,不像!”
  “像,像像像。”刘富贵连连点头。
  “我是你师公就是你师公,如假包换。”
  是是是,对对对,刘富贵点着头,一头黑线。
  他想起小时候一个童谣来了:泥瓦匠住草房,纺织娘没衣裳,卖盐的喝淡汤,种庄稼的吃米糠,编凉席的睡光床,当奶妈的卖儿郎,挖煤哥儿家里像冰窖,淘金老汉一辈子穷的慌
  刘富贵记得那好像叫《颠倒歌》,现在来看不是颠倒歌,而是浮世绘,赤果果的现实啊。
  鬼手李造假能力鬼斧神工,随便做个古董就价值连城,他的身家比盗挖个秦始皇陵都富有,想不到居然混到要饭的地步,果然是淘金老汉一辈子穷得慌!

  不明觉厉。
  “师公,咱们走吧,去租下房子以后,还得去吃饭,我二叔都定好桌了。”
  “嘘,稍等。”鬼手李贼兮兮悄声制止富贵,“那边过来一个人,一看就很善良,都拿眼睛瞄着我这茶缸子啦。”
  果然,那个路人边走边掏兜,走近了给鬼手李的茶缸子里扔进俩一元的硬币。
  “谢谢谢谢!”鬼手李每当看到有收入就喜笑颜开。

  刘富贵真是不能理解,你说鬼手师公那么高超的造假技艺,有在这儿要钱的功夫,多做两件假古董岂不是挣得更多?
  “好啦,收摊。”鬼手李说着站起身,一边咳喘,一边用一根树杈子挑起包袱,大包小包,树杈子上都挂满了,零碎真不少,树杈子上挂不下,只好在腰上挂了一圈,身家不菲,看起来很像印第安人。
  就这副打扮,居然用宝马X6专车接送,上车的时候,他那树杈子有点长,扛在肩上调整了一个最佳角度,这才好容易上车。
  刘富贵去过那个城中村,熟门熟路开着车就来了。
  路上给蒲应龙打电话,跟他说自己收上来的树苗子暂时没地方放,听说他有个大院,要求放一放,而且让蒲应龙给安排两间上房。
  “没问题没问题,我马上安排。”蒲应龙连声答应,“本来那地方是老三负责,他不是让您给教训了一顿吗,现在还在住院呢。”
  “老三?”刘富贵教训了好几个蒲应龙的手下,不知道指的是哪一个。
  “就是脸上有一撮黑毛的那个,他手脚都断了,关键是命根子毁了,这个不大好治。”蒲应龙说。
  刘富贵笑了,原来就是那个跟二婶子耍流氓那个家伙,自己就是要给他把命根子给拽得功能尽失,省得他拿出来蠢蠢欲动地耍流氓。
  到了那个老鞋厂,果然一看就有些年岁了,一个大院,里面有三栋筒子楼,那应该就是职工宿舍,另外还有一些平房,应该原来是车间,现在也给改成住房了。
  大院是青砖院墙,历经几十年的风雨,现在看起来还很结实,大门口改造了,比原来宽敞了许多,翻修了传达室,外面贴了磁瓦,这算是大院里最豪华的建筑了。
  传达室里有三个小混混正在打扑克,刘富贵停下车,进去问租房子的事,小混混不耐烦地往里指:“去去去,进去问。”

  反正蒲应龙已经打电话安排了,刘富贵知道很快就会有人出来接,他也就不问了,也不跟小混混一般见识。
  他从传达室出来,站在车旁等着。
  突然,刘富贵不禁一呆。
  因为他看到从最后边那栋楼,慢吞吞的走出一个女孩来。
  女孩一看年纪就不大,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模样,这个年龄的女孩本该是活泼好动,无忧无虑,但是这个女孩看起来却是很颓废。
  扎着一个马尾辫,好像也没很用心地梳头,稍微有点蓬乱,衣服也穿得随意,上衣还少了一个扣子,一脸无精打采的样子。
  可就是这样一副近乎病态的模样,居然让刘富贵看得呆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