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9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廊里算老大在内趴着仨,前面两个一个有枪,另一个用的是短铳连发,已经打光了子丨弹丨趴在那里不敢动。老大趴在最后,不时还击压制列车长,掩护前面两个往前凑。
  子丨弹丨横飞,安全第一。越是见过死亡的大手越知道谨慎的重要性,他们都是没经过洗脑训练的乌合之众,这种情况下,一动一静都以保命为第一要务,如此一来,推进速度确实让人不敢恭维。
  白鹏手里的刀子举起的瞬间,老大还在全神贯注的盯着过道里负隅顽抗的列车长,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这个平日里不大看得起的小兄弟已经磨刀霍霍向老大了。
  眼看着白鹏的刀子举起却迟迟不敢落下,李牧野果断的大喊一声,老大回头。

  唰的一道寒光落下,白鹏的刀子狠狠刺进老大的后心。老大反应慢了一步,想要转身举枪对准白鹏的时候,已经被白鹏凶狠的一刀刺了个透心凉。白鹏粗大的手臂将他牢牢压制。老大带着不甘盯着白鹏,鲜血狂喷中,目光逐渐暗淡。
  李牧野快速冲了上去,一下子压住了最前面还有子丨弹丨的那人。双手用尽浑身力道夺下了这支枪,又勒住了这人的脖子,回身对白鹏喊道:“那个交给你了。”岂料,白鹏这家伙不但胆小而且还没义气,为了生存下去刺死了老大,却不敢为了以后的江湖地位继续行凶,居然趁着里边列车长懵逼的空隙,连滚带爬的站起来,向后逃之夭夭了。
  那个拿短铳的一跃而起,奔着李牧野后背扑过来。列车长的枪又响了,最后一颗子丨弹丨准确命中了这家伙的额头。
  李牧野死死抓着手枪,同时用手臂勒住那人的脖子,按照陈炳辉传授的,用拳头垫在这人的三叉骨上,压死了气管让这个人不能呼吸,很快这家伙就眼睛上翻失去了知觉。
  列车长举着空枪出来,指着李牧野喝道:“举起手来,把那支枪丢过来。”
  李牧野遵照他的吩咐举起双手,辩称道:“别误会,我不是坏人,你也看到了我其实是在帮你们。”

  列车长面色惨白,手却异常坚定,道:“不管你是什么人,现在是非常情况,你必须服从我的命令。”
  李牧野把那支枪丢给他,注意到他的腰部也中了一枪,道:“你流了那么多血就别逞能了。”
  列车长想去接枪,却从身后伸过来一直白生生的手一把夺走了手枪,卡列琳娜用枪口对准了李牧野,道:“你刚才是不是听到了我们俩的对话?”
  李牧野立即意识到刚才听到的那几句话非常重要,这娘们儿为了掩护在莫斯科的丈夫,有杀人灭口的意思。脑子里飞速旋转,果断说道:“你不先看看你女儿吗?”
  卡列琳娜顿时一怔,道:“我女儿怎么了?”
  李牧野道:“前面有个娘们儿把你们俩的包间号告诉了这帮杀手,我为了给你们通风报信才主动跟他们说知道你们娘俩换了地方,然后我找借口先回了房间,那个人非要跟来,我没有办法只好把你女儿藏了起来。”
  卡列琳娜一听女儿没出事,先松了一口气,随即大怒问道:“你把我女儿藏哪里了?”
  李牧野也没指望她能有什么恻隐感恩之心对待自己,自然也就不会对她的焦虑和担忧报以同情。冷淡道:“自然是在一个极安全的地方。”
  卡列琳娜眼睛眨了眨,道:“你还有同伙在车上?”
  李牧野道:“所以你更应该清楚,如果你敢对我开枪,我的同伴一定不会放过你女儿。”
  卡列琳娜的手无力的垂下,道:“好吧,你赢了,要怎样你才肯把女儿还给我?我想你既然救了她,总不会是那时候就想到要用她威胁我的吧。”

  李牧野勃然大怒,道:“你个臭女人,明知道老子好心救了你们还这么对待老子,要不是我习惯性的留了一手,今天还真要折在你这颗黑心上了。”
  卡列琳娜道:“好吧,我想我做错了,现在我愿意相信你不是那种会多嘴的人,所以请把我的女儿还给我吧。”
  列车长挣扎着说道:“小伙子,我看你确实跟那些人不是一伙的,我可能不成了,临终前我必须告诉你,这位卡列琳娜女士对咱们国家有很重要的意义,如果你还认可自己是中国人,就请一定帮我把她们母女平安送回莫斯科或者交给我的同志。”说完,眼睛一翻,竟趴在地上不动了。
  这人就这么死了?李牧野惊骇的看着这个人,忽然想起了陈炳辉曾经说过的那句话,人生的过程才是生命的全部,有的人很短,有的人很长,有的人死后都不会有几个人记得。他的真实身份显然并非什么列车长。但李牧野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他的真实姓名。
  “老哥,你安心去吧,这事儿我答应你了。”李牧野说完这句话,果断起身走到死掉的老大跟前,把他手里的枪和身上携带的子丨弹丨取下带在身边。然后直接进到十号包间,把行李箱取回来。

  卡列琳娜木然看着,待看到行李箱没有完全闭合的开口处,女儿雪白的脸蛋儿时,顿时不顾一切的扑了上来。
  小姑娘还在沉睡中,李牧野在把她塞进去的时候先裹了一层棉被,合上行李箱时特意留了呼吸的口子。
  “大姐,现在不是你激动的时候,据我所知,这前头还有一帮人等着接应这伙坏蛋呢,那才是真正的大老板,他们定的时间是两点钟,我估计在这之前咱们是等不到援兵的,时间有限,何去何从你得赶快拿个主意。”李牧野把行李箱里的重要证件取出来放进一个更方便携带的小包里,一边忙活一边说道:“你要是没什么主意,那就听我的。”
  卡列琳娜道:“你想怎么办?”她看了一眼车外。
  李牧野道:“列车开的这么快,你带个孩子跳车逃走实在太危险,容易受伤,而且人家有车,在这荒凉的地方很容易就能找到你,我的想法是这么长的列车藏个把人应该没问题,关键是怎么藏才能确保在后援到来前不被他们找到。”

  “你有什么好办法?”卡列琳娜抱着女儿,道:“如果需要化妆改扮,我是受过这方面特训的。”
  “看得出来。”李牧野多看了她两眼,这娘们儿不但出手果断,而且脑子反应也是奇快,看来这个特训也不简单。
  卡列琳娜头也不抬,语气平淡道:“我是前克格勃成员,十五岁就加入了。”
  克格勃。李牧野的心抽紧了一下,就算再没有见识,也会听过这个超级特务组织的大名。在满洲里的时候,跟那些跨境货币贩子打交道,不止一次的听过关于这个前苏联特务组织的恐怖名声。
  作为曾经的世界第一大间谍机构,最多的时候麾下有五十万谍报人员,年度预算超过一百亿美金,掌控着两千万平方公里的巨大国家的内外安全事务。他们无孔不入,无所不用其极的去捍卫国家强权。李牧野所听闻过的一切跟这个名字有关的事件,无不充斥了阴狠的谋杀和绝情的背叛。有的是上下级之间,有的则是丈夫和妻子之间,甚至是父母与儿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