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53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且,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会英年早逝,突然无疾而终。例如汉朝的霍去病和汉昭帝刘弗陵,其中活的最久的两个人,一个是周瑜三十六岁,一个是柴荣三十八岁。”
  这番话听的萧晋一愣一愣的,而且,作为一个习惯用理性思考和推论的人,他是一个字都不相信,原因很简单——没有证据。
  毕竟谁也不能穿越回一千多年前去给那些早死的牛人把把脉。
  摇摇头,他道:“你所说的是真是假,咱们先不讨论,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认为《阴阳灵枢针》可以救小鸾?又是你爷爷告诉你的吗?”
  巫雁行点头:“说实话,《阴阳灵枢针》到底能不能救小鸾,我也不知道,只是当时爷爷说,如果这世上真的有改变‘先天神脉’命运的方法,也只有《阴阳灵枢针》有这个可能了。”
  “我去!”萧晋一头倒回贵妃椅上,无语道,“说了半天,还是死马当活马医啊!”
  巫雁行露出坚定的目光,郑重道:“小鸾是我亲手养大的孩子,哪怕只是传说,哪怕只有微不可查的一丝希望,我也绝不会轻易放弃!”
  所谓虎毒不食子,看着一脸决绝的巫雁行,萧晋心里就默叹了口气。

  不管这个女人在道德上有多么的不堪,至少身为一个母亲,是合格的。
  “总结一下,”他双手枕在脑后,幽幽地开口,“目前我们已知的情况有三条:一,小鸾很可能拥有那个不知所谓的‘先天神脉’;二,小鸾很可能活不过四十岁;三,《阴阳灵枢针》很可能可以解救他。”
  说完,他侧过身子,握住巫雁行的手摩挲着问:“都是可能,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你让我怎么救?”
  巫雁行眼眶有些泛红,低下头,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小鸾足够聪明,等他学会了《阴阳灵枢针》,自己能够研究出自救的办法也说不定。”
  “这跟听天由命有什么分别?”萧晋撇撇嘴,“老子最讨厌什么都无法做主的感觉了。”
  “那你更要收他为徒了!”巫雁行反手握住他,急切道,“让他成为你的徒弟,我们一起慢慢的为他想办法,只要你答应,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萧晋眼睛一亮,笑问:“什么都可以?”
  巫雁行不知想到了什么,俏脸一红,咬着嘴唇重重点了下头。
  “那如果我让你放弃对陆翰学的仇恨呢?”
  巫雁行的红脸瞬间就变成了苍白,用悲愤且哀戚的目光看了他良久,最终长长吐出一口气,从齿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可以!”
  萧晋笑了,凑过去在她唇上轻轻一吻,便从贵妃椅上站起身,大踏步的向房门走去。
  “陆翰学又不是我爹,我凭啥替他背负你的怨气?你愿意恨就继续恨吧!只要短期内别出手就行。”
  巫雁行愣了愣,慌忙追上去:“那小鸾的事……”
  萧晋打开门,回头咧嘴一笑,说:“去翻黄历,从今天到元旦,选个吉日,小爷儿正式开门收徒!”

  巫雁行心头一震,紧接着便喜极而泣。
  过了一会儿,房门被推开了一条小缝,巫飞鸾探进脑袋来,见到养母竟然在哭,不由大惊,慌忙跑过去关切的问道:“师父,你怎么啦?”
  巫雁行忍不住一把抱住小正太,欣喜道:“我的孩子,别担心,师父没事,只是太高兴了。”
  “高兴?”巫飞鸾一脑袋问号,“什么事这么高兴?”

  “你知不知道?萧晋终于答应要收你为徒了!”
  巫飞鸾更加茫然了,挠挠头,说:“我知道呀!这次他带我回龙朔,就是要请师父你作见证的。”
  “什么?”巫雁行怔住,“他早就答应要收你为徒了?”
  巫飞鸾点头:“几天前就答应了。”
  巫雁行瞬间石化,张着嘴呆愣良久,忽然嗤的一声笑了出来,低声咒骂道:“那家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啊!”
  虽然是在骂人,可她怀里的巫飞鸾却睁大了眼,因为他还从来都没有见过师父露出像此时这样温柔和美丽的笑容。
  利用一位母亲对孩子的爱,套出了一些没多大用的信息,萧晋一点愧疚的自觉都没有,走出医馆回到车上,他掏出手机,手指在拨号界面摁出一串号码,犹豫良久,却没有拨打出去。
  那个号码是他爷爷的。他相信连巫雁行爷爷都听说过的传说,自家那个号称博古通今的老头子没理由不知道。
  可是,贸然打电话回去太危险了。爷爷也在他离开家的那一晚郑重的警告过他:宁肯后悔,也绝不能寄希望于侥幸。

  长叹口气,他收起手机,发动车子向诗咏国际驶去。
  按照他跟董初瑶的约定,每次他来龙朔,都要第一时间通知那个姑娘。今天他信守承诺在路上就打了电话,两人约好一起吃晚饭,但女孩儿却说在诗咏国际等他。
  萧晋有点奇怪,因为通常情况下,他不在诗咏国际的时候,董初瑶是很少去那里的,更不会专门让他往董雅洁的办公室跑一趟。
  也就是说,那姑娘肯定有事儿,想干嘛?难不成姐妹俩是想来一场三堂会审?还是要商量对小爷儿的使用时间分配问题?

  后面这个想法太YY了,连萧晋自己都不信。
  来到诗咏国际,一路乘电梯上到顶层,推开董雅洁的办公室,姐妹俩都坐在沙发上,董雅洁正拿着一份文件给董初瑶看,似乎在为她讲解着什么。
  看到萧晋走进来,董雅洁撇了撇嘴,董初瑶则站起身迎上去,挽住他的胳膊,甜甜地说:“你总算到了,累不累?”
  萧晋好听话是张嘴就来:“来见我的瑶瑶,怎么可能会累?”

  闻言,董初瑶脸上的笑容更甜了,董雅洁的嘴巴也撇得更歪了。
  拉着他到沙发上坐下,又给他倒了杯茶,董初瑶说:“就算不累,你也先坐着休息一会儿,等我跟姐姐学完那份文件,咱们就去吃饭。”
  “学?”萧晋诧异道,“学什么?”
  “哼!”不等董初瑶回答,董雅洁就冷冷的开口,“老娘身娇肉贵的好妹妹,被你这个混蛋一竿子支到那么老远的地方去开拓市场,你心狠可以做到不管不问,老娘可舍不得她受苦,不趁这段时间多教她一点生意场上的事情怎么行?”
  “呃……”这事儿确实理亏,萧晋只能讪讪的笑,“那啥,开拓市场我认,支那么老远的事儿,就不是我一个人的责任了吧?!”
  “不是你是谁?”董雅洁抬手就把手里的笔砸了过去,“要没你这个害人精在,瑶瑶现在不知道过的有多快乐呢!”
  萧晋咧咧嘴,嘟囔道:“要没我在,你下辈子也甭想在奢侈服装定制方面有机会跟西方分庭抗礼。”
  日期:2017-09-09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