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每次常锦舟炫耀你是她丈夫,听到别人提容深,我心里都像刀割一样。如果他还在,我不会遭人这样嘲笑,我也是备受丈夫疼爱的妻子,我们也会有美好的家庭可爱的孩子,现在都不会了,因为你的痛下杀手覆灭了,再也回不来了。
  我怀着仇人的孩子,我不想留他。”他腔调荫森重复周容深。他手摸向皮带,解开金属扣。从腰眼里抽出,银白色的皮带仿佛一条冷艳的毒蛇,在他指尖尽情臣服。
  “是不是不管多久,你都想着他。”他冷笑跪在库上,我理没入他高大的黑影中,他扼住我两只手,将皮带缠在我腕子。“何笙,我耐着性子哄你,既然你不喜欢这样,我就换一种方式,,息有让你顺服的时候。”
  他一边说一边缠紧了我,我意识到他要做什么,我整张脸神情大变,我奋力挣扎,扭动经失去了主动权,被他系上了一只扣。他将我被绑住的手固定在头顶,裙衫包裹下的身体,玲珑饱满,光洁诱惑,水草般柔轮落在我颈口。
  轻轻一挑,纽扣随即崩开,他说不出的危险又狂野,直到将我剥得一丝不剩。抗拒,可是晚了,我已纤细,婀娜,他指尖他俯下身,我的赤裸和他穿戴整齐相比,是那样狼狈又无助,色情而迷离,他吻着我肌肤,他知道我会咬他来发谢,所以他没有碰我的唇。

  从锁骨开始沿着胸口落在我小而圆的肚脐。他感觉到我颤抖,他声音里不带起伏说,夜夜等你,吃饭喝水我来喂,什么时候学乖“保持这个姿势,一夜不够,就再加一天,再不够,还有无数个日日,我什么时候放开你。”
  我如遭雷劈,挺动着身体试图将他从我身上踢开,我声嘶力竭吼叫着,“乔苍。你这是绑架,是轮禁,是犯法我由于过分挣扎,全身都在使劲,纤细娇嫩的手腕被坚硬的皮带勒出好深一道红痕,他停下亲吻。缓慢从底下爬上来,居高临下俯视我。
  “我无时无刻不在犯法,我这辈子没有做过一件好事,都是恶事,歹事,我连十八层地狱都没有资格下,早已不差这一件。”我胸口剧烈起伏,两团白嫩的肉被直挺举起的手臂耸出一条深沟,我余光能看到自己此时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因为我怀孕,他不得不克制,否则我就是乔苍盛怒之下最肥美的餐点,他会用**当作惩罚,将我征服。
  “你困不了我一辈子。”他捏起我下巴,我从他眼底看到嗜血般残暴和占有欲,“谁说不可能,我就要困你一辈子。做我的宠物,我的私有物,我的禁商。”
  他这句话令我毛骨惊然,乔苍的狠我知道,他说到做到。他凝视我有些惊恐苍白的脸,“在这栋房子安,白养胎,打消你今天的念头。我依然会宠你,纵容你,否则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
  他留下这句话,不再和我争执,他迈下库,修长手臂探到库头,把灯光调到最昏暗的一格,转身走向门口“明天我会过来。”我踢打着两条腿,朝他离开的背影嘶吼 J “想要给你生孩子的女人那么多,你为什么非要抓住根本不想的我!
  他脚下没有停顿,也没有留下任何一句,他像是一阵风,来得非常匆忙,出乎意料,又走得无声无息,干脆果决,从我视线里消失。
  我以这样被捆绑的姿势熬了一夜,不论我怎么喊叫保姆都听不见,窗子和门紧闭,将我的声音隔绝在房间里,声嘶力竭的呼救使我嗓子干哑,到最后几乎发不出声音,我不得不放弃挣扎,透过未曾拉上窗帘的玻璃凝视天际泛起的鱼肚白。

  这一刻我很想念容深,因为眼睛里是让人难受的白色,像一把骨头,一把也许我穷其一生都再也等不回来的尸骨。很多人这辈子。原本就什么都不清楚,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活得像傻子。
  当第一束阳光剌透云朵,穿过树叶和砖瓦,洒落在灰尘飞舞的窗台上,我恍惚听到门锁转动的声响,保姆端了一杯水从外面走入,过道灌入进来的风有些冷,我打了个寒颤,她看到我赤裸躺在库上,浑身上下一丝不挂,甚至还有许多掐出的红痕,她瞪大眼睛喊了声夫人,惊愕间手险些一抖扔掉了杯子。
  她许久才从巨大的震撼里平复下来,将水杯撂在库头,伸手拖拽我的身体往她那边靠,“怪不得昨晚先生下楼一身寒意,我当您和他吵架了,怕打扰您所以没上来,早知这个情况,我应该中途进来瞧瞧的,是我疏忽了。”
  我头发被皮带的金属扣缠住,怎样都分割不开,她小心翼翼一根根拨弄,好几次扯痛了我头皮,我连喊叫的力气都没有。

  “夫人不要记恨先生,他不是动不动打骂女人的男人,他很在乎您,不见舍不得。纵容到底您又实在惹他生气,他才会出此下策,其实先生对您很心轮很惦记,他刚才特意打来电话叮嘱我,早晨什么都不要做先到房间喂您点水喝,我还一头雾水。”
  她拔出全部头发后,将绑在我手腕上的皮带解开,拿了一条毯子盖住我身体,我躺得整个人都僵硬,好像压了几千斤重石,完全动弹不得。保姆塞了一根吸管进我嘴里,我喝光一杯水才终于恢复点意识。
  这样一幕似曾相识,周容深也用这个方式惩罚过我,他当时在盛怒中,每一寸肌肉都膨胀跳动,充满吞噬掉我的庆气,如果他有过毁掉我的念头,一定是那一次。
  可我当时并不畏惧,我知道他有神不知鬼不觉枪毙我焚尸让我永不见天日永不能沉冤的本事,但他不会,他舍不得我,我这辈子赌的不过就是男人对我的不忍和不舍,我赌赢了一次又一次。周容深的心不是黑色,他肯娶我就接受了我的全部,不会因某一点将我毁掉。

  可乔苍不是,他本就是狠毒至极的男人,他谢欲的样子,他囚禁捆绑我的样子,比周容深更残暴,他眼底全部是愤怒,一丁点柔情和怜惜都荡然无存,他让我惊恐,让我无助,让我瑟瑟发抖。周容深是人,乔苍是魔鬼,魔鬼比人伪装得更柔情,可一旦撕掉面Ju,他的残忍嗜血也将暴露得彻底。
  我抓住保姆的手,艰难从库上坐起来,我盯着面前一堵墙壁,回想昨晚他掐我脖子按住我的场景,仍旧心有余悸,乔苍曾亲口告诉我他的字典里没有输,没有不可以,没有办不到这些词语,这世上只有他喊停,役有他不同意别人就喊停抽身的资格。
  我张开嘴挤出一丝沙哑硬咽的声音,“我没有逃,我不准备逃 J 我只是想做掉孩子,他将我抓回来囚禁了我。保姆拉上窗帘,拿出一条裙子套在我身上,两只手拢起我散乱的长发,馆成一个发髻,“夫人,先生是不是第一次对您发怒,他之前是不是百依百顺,对您永远温柔笑着,完全不像他这样身份脾气的男人。”
  我没有吭声,她笑着系好束带,搀扶我下库,“先生什么都有,天底下肯他生孩子的女人更不缺及乌,因为孩子母亲是您,他才愿意多一分看重和珍视。
  世间事当局者迷,您对孩子哪来的怨恨,对他有容不下的敌意,他宁可您撒拨吵闹,也不希望您打骨肉的主意。”。
  日期:2017-09-27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