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隔着很远看到我,风平浪静的脸孔没有丝毫波澜,他用手挡住风点燃一根烟敢制止他吸烟,更役有人敢靠近,他几步停在我面前,我感觉一股巨大寒意侵袭我,,沉默吸着朝我走来,没有人不由自主发抖。他朝旁边敞开的窗子吐出烟雾,回味了两秒钟,忽然溢出一声冷笑。“你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
  我哑口无言,我想过打掉孩子我和他之间势必天崩地裂,甚至永无宁日,但我没有预料会这样快,他的出现打乱我计划,让我措手不及。我失神间旁边护士大叫了先生!乔苍一把夺过我的手术单,他不动声色看完,指尖一点点收紧,捏皱了那张纸他额头与手背暴起的青筋狰狞恐怖到极点。

  他抬起头,眼底缠着细小漩涡,那些漩涡奔腾到一起,形成滔天巨浪般的愤怒,这样愤怒的乔苍,大约这世上役有人见过。他声音冷得如同凝了一块冰,将我身体里的血液一寸寸冻僵。“你敢打掉我的孩子。”
  我知道事情败露了,不是我遮掩就可以混过去的,我非常坦然说是,我根本不想要这个孩子。。。乔苍眯眼凝视我良久,将手木单放置在燃烧的烟头上,任由那张写满字的纸一点点焚烧,熔化为灰烬。他掌心朝下,灰尘映照着走廊剌目的灯光,变成惨烈颓废的黑色。
  他不言不语转身,气场骇人震慑十足,掀起的风衣下摆砸在我膝盖上,冰凉而锋利,像刀片一样。保镖朝我微微弯腰,语气毕恭毕敬,“何小姐,别和苍哥较劲了,这孩子是您的保障,是您后半辈子的光彩苍哥很重视的。
  常小姐都还没这份运气,这是苍哥长子,您何必放着好日子不过呢。”我冷冷瞪了他一眼。他笑说您有钱,有势力,但这世道您还妄想翻出男人的手,白吗。
  聪慧是在于适可而止,苍哥喜欢您个性,也别个性过头了,从役有女人敢这样触及苍哥底线。我知道他好心提醒我,但领不领情是我的事,我伸手将他从我面前推开,他纹丝不动,对我这点力道毫无影响我狠狠撞上去,他担心碰到我肚子,这才朝一侧退让,其他保镖见我终于动了,立刻包围在四周护送我离开。
  一个女人盯着我背影问旁边的家属群,“这都是什么人啊,好大的架势。”男人,乙有余悸,“没听喊苍哥吗,黑社会的,这种派头不是简单穿豁副 L 了,还好刚才没打起来,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我跟随乔苍进入电梯,保镖站在外面等候下一部,电梯门关上霎那,我眼前洒下一道黑压压的人影,他身上浓郁的烟味和清冽的洗衣粉气息在密闭的空间内不断蔓延散开,我有些慌乱畏惧,不由自主退后,脚后跟抵住铁壁,我本以为自己要撞上,正准备咬牙迎接那一下疼痛,后背忽然多出一只手掌,隔绝在我与铁壁之间,想象中坚硬的巨痛役有传来,只有落在他掌,白轮绵绵的温热。
  乔苍脸孔役有半点他手掌的柔轮,冷冰冰如一潭寒冬里的池水。“谁给你的胆子擅自做主。”我一声不吭,他垫在我后背的手沿着脊骨上移,凶狠而狂躁按住我后脑,朝他面前压过去,我被迫仰起头看他,他高挺的鼻梁和单薄的嘴唇就在我眼前,至多一厘米的距离。
  说话他压抑着心底的愤怒,就像他从来都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不给任何人可趁之际,不让任何人猜透他的内心,我在他逼视下情不自禁红了眼睛。
  “他生下来是私生子,我不要我的孩子做私生子。如果容深当初没有娶我,我也不会为他怀孩子,我只为我丈夫生,除此之外谁拿出任何诱饵也不能。”电梯下到最后一层,缓慢敞开一道缝隙,外面等候的人正要进入,乔苍忽然伸手按住,电梯门再度合拢,这飞快流逝的两秒钟里,他一字一顿说,“你为他怀过吗。”

  我脸色一白,呼吸也在这一刻停滞。我从没有给周容深怀过孩子,尽管他是我口口声声的丈夫,而乔苍,我拼了命要恨他抗拒他算计他,却一而再怀了他的骨肉,我们**的次数根本不及我和容深的十分之一,也许这就是命,我和他还不曾怨恨纠缠到尽头的命。
  他只需要几个字就能让我哑口无言,他知道我的一切丑陋,荫暗。放荡,世人役有看到的,周容深也役有挖掘出来的,他都一清二楚,他仅仅还差最后一层,便可以直戳我的心,完完全全揭破我,为了他的兴趣,为了他无条件的容我猖撅放肆,这一层我说什么都要守住。
  电梯门又一次打开,他似无事人一样牵着有些呆滞的我的手走出,穿梭过拥堵的人巢和空气森冷的大厅。
  白色宾利停在正门口台阶下,司机打开车门将我和他迎进去,几分钟后保镖也一起出来,坐上第二辆车。
  他一路闭眼沉默,每到一处不可控制的颠簸时,我和他身体便碰撞到一起,他总是在看不到的情况下还可以及时扶住我,但我仍旧被颠簸得呕吐。
  副驾驶的保镖挂断一通电话后转过头说,“苍哥,查清楚了,何小姐来医院之前去过唐古拉酒店,那边今天两点五十分开始一场名流午宴,是部分商人和非机关的国企官员应酬。”我一愣,立刻抬起头,把捂在唇上的手移开。“从哪里查的。”
  保镖不语,我璧眉看向身边的乔苍,“跟踪我的人还役有撤吗。”如果役有撤,那么我和王队长碰头那次也在他的监视中,这批**因当然不会落在条子手里,乔苍自始至终就是幕后一双眼睛,窥探着所有发生的事,没有一样可以摆脱他的谋算。
  他薄唇阖动说,“撤了。”我再次看向保镖,等他给我一个解释,保镖说在特区甚至整个广东,苍哥想要调查点什么绝不是难事。他的确有这个本事,能把条子耍得团团转,查我的去处还不是小意思。我靠住椅背不再说话,乔苍问保镖怎么回事。
  他将我在唐古拉酒店发生的事告诉了乔苍,连哪位太太对我出言侮辱,到什么程度都很清楚,乔苍沉默听完,他问还有吗。保镖说投有了。是这几个人。”
  “曰, , 刀三。乔苍说你知道该怎么做。保镖点了下头,转过身不再发声。回到别墅保姆刚准备好晚餐,正要打电话联络我,她看到我们一起回来有些惊讶说夫人去找先生了吗,您不是去会朋友吗。我没有吭声,乔苍脱掉风衣递给保姆,叮嘱她不要打扰,他牵着我的手上楼,在迈到第五级台阶,他问我吃过了吗,我撒谎说吃了。
  他关上房门霎那,忽然像变了一个人,这一路强压的怒意,墙壁上,用身体禁锢住我,我完全置于他的包围,半点动弹不得给我留的颜面,都在这一刻爆发,他伸手将我按在“是不是我太纵容你了,让你以为我已经役有了底线,对你的放肆无条件沉默,以致于你连我的骨肉都敢隐瞒我做掉。”
  他滚烫的掌心抵住我喉咙,像拔了一个罐头,热辣辣的疼痛,他从很轻的触摸,变为逐渐加力掐住,我感觉到一丝呼吸困难,眼前泛起黑白色交织的雪花。
  “我没有遇到过像你这么难驯服的女人。”乔苍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忽然朝另一个方向用力,我直接被甩了出去,身体重重砸在库上,尽管库铺很轮,我仍有一种似乎要散架了的幻觉。我葡富在绵轮的蚕丝被里,捂着胸口呕了两声,房间里灯光不亮也不暗,我足够清晰看清他的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