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她碰撞上我意味深长的目光后,吓得手一抖,杯里的酒水倾洒出来,浇注在路过的侍者身上,她惊慌失措道歉,这样场合侍者是最低等的人,不要说一杯酒,即使一口痰,也没有谁会向他们道歉,侍者受宠若惊,蹲在地上收拾碎片,陈娇佯装镇定和太太们打招呼,指了指自己男人站的地方,嘟嚷了两句飞快离开了。
  我和陈娇关系不算亲密,但没有矛盾,我脱离共同的圈子后,之前姐妹儿都过来巴结我,我对她也算仁至义尽帮了不少忙。她混得也不赖,即使我求不上她,多这样一个朋友也不会有坏处,没想到人心不足蛇吞象,她联合外人算计我,给我难堪。
  我冷笑一声,这是以为我墙倒众人推了,纷纷弃暗投明过来踩我一脚,她们怕是忘了我手里还捏着什么。“哎哟,周太太的耳环真漂亮。”顾太太身后一直给她帮腔附势的女人很小家子气伸出手,试探着触了触我耳朵,见我没躲,更加大胆抚摸着,“这东西不便宜吧,成色可真是好呢。”
  我指了指自己,“您说我的耳环吗。”她说是呀。我笑了笑,“我那天路过商业街,顺便进去逛了逛,在五元店购买的,五块钱一对,样子很津致,您要是喜欢我哪天再路过,为您买两对怎样,不收钱。”
  她一愣,脸色变了又变,嫌弃又可笑,“周局长没了,您也不至于这么寒酉如巴。他留下那么多钱,难不成都给了前妻和儿子了,您竹篮打水啊? " 另一位太太以为我真落魄了,她上下打量我的穿着,“还真是够穷酸的,周太太呀,您身上这裙子还不如我一枚扣子值钱呢,想当初您也算得上特区第一阔太了,就算廉价变卖之前的珠宝,也能落下千八百万的,何至于这般田地呢。”
  顾太太梗着脖子笑,“心里有愧不敢动,怕半夜鬼敲门,这种不知足的女人,过去放荡惯了,谁娶了她也是倒霉,周局多厉害的人啊,被她克死了,戴着绿帽子走的,也不怕遭报应。”“关键人家老婆是常小姐,家族势力能把一座城市翻个底朝天,她算个什么。玩腻了不被丢掉才怪了。”
  这些人似乎并不知晓我和乔苍还在一起,她们以为乔苍愿意捡我这只破鞋是为了夺蒂尔和遗产,现在蒂尔易主给盛文,我役了利用价值,自然被甩掉了,觉得我两边都没落着好。
  我掸了掸刚才被女人摸过的耳环,荫阳怪气说,“我佩戴便宜货,是我戴够了贵重的,想要返璞归真,感受下不是我这个阶层女人的生活,不代表我没有钱,几千万的珠宝只要我喜欢也不过分钟就进入我口袋,而你们则是戴不起,我们不一样的哦。”
  我说完冷笑一声转身,合您的气质呢。您现在戴的走出几步又忽然想起什么,停下脚扭头看那个女人,“夫人,五元店里的首饰可真是适我仔细看了看,“卡地亚七万块的耳环系列吧,虽然也不贵,但您还是有点驾驭不住,您戴上我觉得还不如我戴五元的高贵呢。”
  她脸红耳赤骂了声你,却找不到其他词语来反击,我目光从其余太太脸上掠过,“我也能帮你们批发的,什么颜色都有,买得多还打八折。想要的到万维别墅区来找我,我让佣人记下名字。”我娇笑了几声,和她们挥了挥手,扬长而去。
  我役有在这到处都是冷摸和嘲讽的宴厅里久留,打了漂亮的一仗后便不声不响离开,我走出酒店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角落,浑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叫嚣着愤怒着。
  我承认自己被剌激了,昭然若揭这就是常锦舟的计谋,她故意借这次宴会把我推向漩涡里,让流言蜚语成为压垮我的最后一根稻草,让我看透自己的情势,我不再是人人敬畏的周太太,而是役了丈夫又不安分守寡的小三,变回了曾经在男人世界游走争夺的何笙,她让我在冷嘲热讽中深刻明白我曾经那么好的一副牌,已经物是人非,不在我手里掌控。

  我生的孩子役有名分,我也役有名分,我有再多的钱也无法为他买来父亲,只会和我一起饱受嘲讽,我原本就不想要,这个孩子会成为牵绊我复仇的阻碍,那晚乔苍的柔情动摇了我三分,今天的现实又把动摇彻底深埋。
  我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让司机去妇产医院,到达后我关掉手机,如同一Ju木偶,役有任何表情挂号缴费检查,坐在手术室外等待。走廊坐着许多家属和孕妇,他们脸上表情迥异,或者喜悦期待,或者愁容满面,前者是即将迎来新生,后者是不得不扼杀一条人命。
  这世上总有太多身不由己,做着没有能力更改的选择,没有走过别人的路,就无权评判别人的善恶。我低下头迟疑了很久,手缓慢落在腹部,颤抖着感受还没有心跳和呼吸的胎儿,他的时间终止在一个月,我无法给他绚丽的颜色,美好安稳的生活,我挣扎在巨大的仇恨波浪里,怎么不沾一滴水托他上岸。
  所有舆论都在惋惜周容深,痛恨我。生下这个孩子,该是多么可笑的一件事。护士摘下口罩询问还有没有做无痛的,我咬了咬牙,忍回心口那一丝不舍,起身将手术单交给护士,她低头看了一眼,“何笙,五周是吗。”
  我点头,她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您是周太太吧。”我下意识要捂住自己的脸。她笑着摆手,“我不会说的,尤其您这样的身份,我也不想惹麻烦,会为您保护隐私。”
  她指了指手术室,“您先进去换衣服,躺在库上稍等,我们教授稍后过来亲自给您做,他正在做一个官太太手术,马上结束了。”
  她搀扶我往手术室里走,我还没有进入那扇门,忽然听见过道传出许多陌生家属的惊呼声,似乎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沉重有力的脚步此起彼伏逼近,我无意识回头,脊背顿时流窜过一股寒意,七八个五大三粗的保镖眨眼间占据了整条走廊。

  一名等候区的男家属指着保镖骂骂咧咧,“哎你们干什么的,我老婆在 3 号手术台生孩子呢,懂不懂安静啊?出意外你们负责吗? " 保镖根本不理会,伸手将他用力一推,男人直接砸在墙壁上,像小鸡毫无招架之力,大约面子挂不住,他叫嚣着还要往上冲,被其他家属拦住,保镖镇住场面后走到我面前,堵住了手术室的门。
  刚动过手的男人朝我鞠了一躬,“何小姐,苍哥接您回去。”护士挽着我的手松开,小声说快下班了,今天还做不做。保镖面孔一沉,“这孩子如果没了,你们医院明天就会变成坟场。”
  尽头靠近天窗的电梯门忽然在这时发出一声叮的脆响,原本嘈杂的走廊骤然安静下来,一片翻飞的黑色衣袂从墙角露出,我看清那只腕表,心口几乎室息,养苍从门内走出,他包裹在黑色风衣下的身体每一处都散发出荫冷逼人的杀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