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无耻混蛋的彪悍人生》
第45节

作者: 走过青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她的口中得知,张娜的那个小开未婚夫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年少多金,并且还是个运动健将大帅哥。孟凡冰对此羡慕不已,曾经为了验证这个消息的准确性,还亲自跑了一趟香港去亲眼见识了那个刘麒公子的风采。
  绝大多数时间里,她说的全都是没营养的屁话。偶尔会说起张娜的近况,有关于学业的,有关于生活周边的,事无巨细,李牧野每次结束通话后都会把自认为有用的信息记录起来。

  孟凡冰是一个喜欢小资情调,经常会说起风月的女人。离开煤城还不到一年,可每次打电话的时候,总会好像已经离开几十年,带着一种故园秋梦的口气说起煤城旧事和旧识。这一次,李牧野没什么心思跟她扯淡,回怼说,我也马上要跟你一样把煤城丢到记忆中了,所以下次再打电话的时候,拜托你别再跟我扯这方面的淡了。
  “为什么?”孟凡冰诧异的说:“你这样的文化底子,身份背景,离开了熟悉的家乡,出去能做什么?”
  李牧野暗叹,原来刚猛霸道的小野哥在她心中就是一只井底的蛤蟆,并且还是一只没什么底蕴的癞蛤蟆。道:“想去俄罗斯那边搞搞跨国贸易什么的,反正什么生意赚钱就做什么生意,我在呼纶贝尔的时候接触那边人挺多的,知道一些行市。”
  聊起做生意,孟凡冰就自命权威起来,口若悬河的说起来,无非是一些鸡汤励志书籍中的老生常谈,被她结合实际经验说出来,对小野哥而言依然没什么营养。李牧野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一直到孟凡冰没什么好说的了,打算挂断电话的时候,孟凡冰忽然想起一人来,说道:“对了,我有一个朋友就是做中俄贸易的。”

  “你朋友?男的女的?”
  孟凡冰语气有些扭捏,道:“是男的,一个俄罗斯留学生,家里是做小生意的,他毕业以后就做起了中俄贸易,我通过他搞了一些皮草,最近刚回国,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我可以安排你去那边找他。”
  从她的口气里不难听出来,这个所谓朋友也不是‘外人’。李牧野丝毫不感到意外,这娘们儿能闲住才是怪事。
  “成,你把他电话号码告诉我吧,等我这边出国手续办妥了就动身,到了那边刚好可以帮我熟悉熟悉情况。”
  下第一场雨的时候,李牧野的护照和公务签证办完了。
  细雨蒙蒙中,煤城难得流露出澄澈清新的一面。
  王红军和乌兰珠一起来火车站送别,前者悄声提醒说,红叶也来了,在那边车里躲着呢,主要是觉得对不起你,没脸跟你见面才没下来。李牧野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说,她是个好女孩儿,何苦这么为难自己,其实我从来都没有怪过谁。
  气氛略显低沉,李牧野心中却是踌躇满志。他把这次兵发俄罗斯看做是一次预演。未来有一天要给张娜赎身,还得去跟老美子打交道,这一趟先跟大鼻子接触接触,算是练手了。
  转身登上火车的一刻,王红叶从吉普车里探出头来,泪流满面。
  李牧野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这一幕。足下稍微一顿,忙在心里对自己说,这是一个残忍的世界,李牧野,你的心胸装不下那么多温情,能给的都已经给了娜娜,就别坑其他人了。
  王红军站在窗口下说道:“兄弟,你放心去吧,家里头的事情不必你惦记,有你姐的消息我会立即给你打电话,你之前跟我说那些道理,哥们儿全都记在心里头了,还是那句话,来日方长……”竟已哽咽。

  李牧野挥手告别,列车发出长鸣,渐渐驶离车站。
  坐在高包卧铺上,看着逐渐熟悉的景观被不断抛在身后,窗外的景致越来越陌生,想到遥远的目的地,会忍不住忽然想要问自己,李牧野,你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怎样的生活其实都不重要,关键是跟谁一起生活。
  高包车厢里有茶几和沙发,两个车厢公用一个洗手间,总地来说条件还是很不错的,票价四千九,考虑到七千公里的路程,还算是物有所值的。
  忽然想起鲁源曾经说过的话,人这一辈子务必要去一次最想去的地方,爱一个最想爱的女人,吃一顿最想吃的饭,有一个后代继承你的血脉,如果这几点都做到了,人生就没什么遗憾了。剩下的就是尽责任和义务了。
  李牧野最想去的地方是贝加尔湖,严格来说,那里是李牧原最想去的地方。很多年前那里还叫北海的时候,有个叫苏武的老头曾在那里放了很多年的羊。姐姐喜欢摄影,对那里无限神往,为之着魔,收集了很多关于那个地方的传说和典故。这一次的路径中,就包括了贝加尔湖。听说要沿湖行驶三个小时。
  年轻人精力本来就旺盛,李牧野自从跟陈炳辉学了点皮毛养生体术后,精气神更足了。一路颠沛,从中午到午夜十一点半,仍是毫无倦意。列车终于来到满洲里,停车时间长达两小时,主要是因为需要时间更换轮子。
  这个时候车厢里的人普遍都已睡觉,李牧野睡不着,就想下车去免税超市买点东西。刚起身就听见过道里传来脚步声,最后停在了自己住的车厢门口。开门声入耳,首先看到的是满头大汗的列车长提着行李,然后是一个金发女军官抱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跟在后面,先后进入到车厢内。
  列车长回身对女军官说道:“卡列琳娜女士,您就在这个车厢吧,请放心,抵达莫斯科以前,不会有人来打扰您的。”
  李牧野立刻站起身来,横身挡在另一张铺位前面。为了不被打扰,他故意买了两个人的车票。列车长连个招呼都不打就把人塞进来,显然已经冒犯了李牧野的利益。

  列车长愣了一瞬,问道:“你要做什么?”
  李牧野道:“这铺位的票已经卖给我了,你把人安排进来,经过谁同意了?”
  列车长皱了皱眉,道:“其他高包都没有空闲的床铺,就你这个铺位一直空着。”
  李牧野寸步不让:“空着并不代表没人,票我已经买了,你带着这位女士再去找别的地方吧。”
  列车长没动地方,僵持着:“小伙子,你一个人买两张票是什么情况?”

  李牧野道:“我这个人身上毛病多,不想在旅途中打扰到别人,这没什么问题吧。”
  列车长面无表情道:“把你的车票出示一下。”这是他的权利。
  李牧野把两张票都拿出来给他验看,列车长看过之后还给李牧野其中一张,道:“多花五千块钱就为了买个清净,你还真不是一般有钱。”说着,仍然把行李往那边的铺位拖过去,又道:“这样吧,这张票我给你退了,铺位是公共资源,你用不到,而又有人十分必须,作为列车长我有权利和义务来平衡这种供需上的不平衡现象。”
  李牧野道:“这退不退票是不是得我自己说了算呢?”
  列车长摇摇头,道:“车是国家的,资源是国家的,你也是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当然得服从国家的安排,在这趟列车上,我代表的就是国家,你必须服从安排。”说着,将那张手里扣下来的票交给金发女军官,又对李牧野说道:“过五分钟我把钱给你送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