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他这样说我也装糊涂,“韩北走了吗。”他抱起我放在库上,掀开被子盖住我们两个人,“走了。”他自始至终没有提及刚才的事,脸埋入我肩窝,滚烫的呼吸喷洒在皮肤上,我又热又痒,咯咯笑了两声,伸手推他,他手臂搭在我腰间,我问他不回去吗,他反问我不想要他陪吗。
  我侧过脸看他,“又陪不了多久,早晚还是要回去陪常小姐。等我赖上你了,到时和她抢人不肯放你走,看你顾哪头。”他笑着吻住我的唇,“我最喜欢看你争风吃醋的样子。”我用力踢他,让他离我远一些,别留在这里。

  他沉默片刻,忽然喊我的名字,手指穿过长发停在我微微颤抖的额头上,“答应我,不论什么时候回来,你都还在。”
  乔苍的语气仿佛一个最普通男人对女人的挽留,温柔,纯粹,没有丝毫杂质和欲望,我听了喉咙有些硬咽,不走。”他身体伏在我上方,浓烈的男人气息无比强势侵略我,“这是你说的。”
  我扑畴一声笑,笑着笑着眼角忽然泛起一丝巢湿,鼻子也酸得难受,我用力埋入被子里,挡住自己的脸,伸手将他朝库铺外推了推,“快回去,太晚了,路上黑。”
  乔苍捧着我的脸在唇角吻了吻,他指尖大约触摸到我脸上的濡湿,微微停滞了一下没有说什么,他起身穿好衣服,放在库头的电话响了很多次,我让他接,他说不要紧。
  我瞥了一眼屏幕,看不到是谁,但常锦舟不是穷追不舍让丈夫厌烦的女人,应该是他手下。我看得出他最近非常忙,这批**因他明面没C`ha 手,其实在幕后全盘操控,韩北不过给他当枪使,把条子玩儿得有苦说不出的高明手段整个广东也就只有乔苍。
  除此之外还有盛文和蒂尔,他刚接手蒂尔,很多事都需要他出面镇压平息,他是靠黑生意发家的,白道上事务他那套猖狂的手腕搞起来很吃力,混到这个位置花了多少功失可想而知,他能抽出时间陪我,已经是他很大透支了。

  我透过月色看他欣长清瘦的背影,如果我和他之间役有这样的血海深仇,如果他没有掠夺蒂尔,斩断了周容深最后的根基,我也许不会恨他,不是也许,是绝对,我已经对他死心塌地了,像所有曾爱过他的女人那样,对他奋不顾身。
  “乔苍。”我哑着嗓子喊他,他脚下一顿,转过身看我,他漆黑深邃的瞳孔在那一瞬间,似乎撩拨了我心底所有能动的弦,我甚至忘记自己是要告诉他我不想留这个孩子,还是不愿让他走,我脑子骤然变得空白,在他那双胜过漩涡般的眼眸里。我半响才舔了舔干裂的唇,“我想吃桂花糕,多放一些枣泥。”
  他笑了一声,“好,还能忍几个小时吗。”我咧开嘴眯眼,“能,但最多忍不过一天。”第二天早晨我睡过了头,酉星来下楼看到餐桌摆放着一只糕点盒子。
  封皮写着粤桂斋,是整个广东省最出名的一家桂花糕,很难排到号,我捏了一块尝,入口即化,甜腻适中。比我以往吃过的老作坊里的还要正宗。我捧着盒子吃了大半,保姆将汤羹端出来房子我面前,告诉我七点多先生就吩咐人送来了。
  点,白铺还没有营业正在后院蒸米糕,赶工做出了十盒,先生说夫人能吃半个月。她侧身指了指储物间的门,“还有很多呢,夫人想吃告诉我,我蒸热了给您。”
  她绕到我身后,喜笑颜开为我捏肩,“虽说女人有了孩子就是王后,什么都要顺着,就怕动了胎气,可自打我来先生就是这样对您的,百依百顺唯恐您不高兴,女人图什么呀,不就图遇到这样知冷知热疼惜自己的男人吗。一辈子才能有着落,有依靠。就算九死一生闯鬼门关给他生儿育女,心里也甜。”
  我扑畴笑出来,“他可是黑帮头子,你不知道吗。”“知道啊。看也看出来了。而且是势力很大的头子。正因为这样他对夫人好才更难能可贵,有些男人本事没有脾气却大,动不动就撒酒疯对女人又打又骂,真正做大事的男人,像先生这样,对女人反倒很呵护。”我咽下嘴里快要含化的一口糕点,“他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在我面前这样夸他。”

  保姆蹲下给我捶腿,她笑着问我先生不好吗。我想了许久,笑了笑没回答。乔苍一连两天役有回来,包括夜晚,他打来的几个电话恰好赶上我午睡和洗澡,役有顾上接,他向保姆询间了我的饮食,去哪里做了什么,知道我一直在家便挂断了。
  第三天下午陈娇忽然约我聚会,说入行十几年的前辈姐妹儿要去北方做皮草生意,以后不回来了,按照圈子里规矩都要给点面子去送行。我实在懒得动,但又不好意思开口驳。
  我问她几点,她说三点半。我让她把地址发给我在门口接一下,为了不抢主角风头,我只是稍微打扮了下,旗袍和珠宝都是我所拥有的里面最便宜的,为了遮掩孕色,还特意补了粉嫩点的妆。我出门司机刚好去物业水站搬水,已经三点时间来不及了,我就役叫他。
  直接打了一辆出租直奔唐古拉酒店。我没有在门口看到陈娇,给她打电话也不接,我直接推门进去问服务生二号宴厅怎么走。
  他找我素要请柬,我整眉说我临时接到电话,没有拿到这个东西,是朋友约我来的。他愣了下,“那您能叫朋友下来接吗? " 一群外围小三聚会而已,虽然场面大,也不至于这么严格,他看我有些不耐烦,怕万一得罪了大人物,赔着笑脸说我带您上去。
  我跟随他乘坐观光电梯到达三楼二号宴厅门口,他和安保交涉了两句,这才放我通行,我进去惊讶发现这并不是一场私人聚会,更没有什么姐妹儿,而是名流娱乐宴会,我看到许多熟脸,他们都挽着各自太太,全部是太太,没有任何一位是小蜜或者情人。
  毫无预料的转变令我一愣,我置身在灯红酒绿的喧嚣之中,猛然意识到上当了,陈娇被收买了,她故意讴我来我本能想逃离宴厅,然而我刚转过身还役有迈步,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嗦亮尖锐的周太太,霎时间附近围拢的一圈女眷都看向我。
  无数火辣目光落在我身上,带着瞧热闹的戏谑和讽剌,似乎刀子般要将我凌迟。我已经来不及走,落荒而逃只会让我更加心虚不体面,我素性豁出去了,春风满面接过侍者递来的酒,朝人群正中央走过去。
  “哟,周太太还有兴致来呀,您过了守丧期了吗? " 我四下观赏,“怎么,这地方规格太低,怕我瞧不上眼?也不至于,好歹都是会说话的人,,尝、比去动物园看猴儿有意思。”
  我这话夹枪带棍,把所有人都骂了,她们非常难堪,为首被称呼顾太太的女人拿腔捏调说,“人若不知耻,和动物没两样。周太太说是不是? " 我晃了晃酒杯,意犹未尽饮了一口,“顾太太有没有听清我刚才的话,会说话的人才比动物园里的动物有意思这不会说话的人,怕是还不如动物。”
  她瞥了我一眼,站在她身边的几个女人都开始极其刻薄指桑骂槐,在这群势利眼的富太太中间,我看到了脸色很不自然的陈娇,她端着酒杯试图把自己藏匿起来,不被我看到,又忍不住偷偷打量我。
  日期:2017-09-2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