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将我高高抛起,没有任何征兆与提醒,突如其来的,我挣脱了他的怀抱,我几乎飞过他头顶,飞向距离地面很遥远的高处,强烈的失重感令我失声尖叫,手臂在空中挥舞,想要握住点什么,但又一无所获。

  他这样抛起我很多次,我意识到不论怎样惊险他都不会让我摔着,他会牢牢抱住我,让我一次又一次平稳落入他怀里,从役有失手过,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失手。
  惊惧慌乱逐渐变成剌激与快乐,我眯眼笑着,笑声越来越大,我喊着再高一点,我要摸云朵。乔苍高大身体笼罩在白色的居家服里,他更像是云朵,我梦里的云朵。
  我指尖不由自主伸向他,在无数次起起落落中,触摸着他的短发,他的衣领,他是温热真实的,他不是我的梦斑驳的树影花海中,他那么英俊,那么潇洒,他勾着世间千千万万女子的魂魄,可并役有几人真的得到过他,他的,乙包裹在一只几百瓣、没有止境的洋葱里,剥开需要流多少眼泪,耗尽多少时间,我庆幸自己还不够爱他,我庆幸周容深留下了延绵不绝的恨意,才让我控制住自己,没有义无反顾剥下去。

  我高高举起手臂,举到我整个身体倾斜,距离天空只有窄窄的一线,我笑到喉咙嘶哑,“快碰到了! " 他用尽全力将我抛向了可怕的高度,我感觉自己要冲入云层了,烈烈风声吞没了我,我眯眼凝视天空,它涂满艳丽的颜色,它容纳了太多只鸥鸟,它彼澜壮阔又无声无息,它早已不见了苍白的云朵。
  当我跌入乔苍胸膛,欢笑着还想要再一次飞起时,他忽然停止了,他大约从没看到过如此神采飞扬笑意纯真的我,我不再是妖媚放荡的女人,不再敞开石榴裙,任世间男子被掳获倾倒,而是天真明媚如一个无知少女,在他的诱哄下眉开眼笑,忘乎所以。他非常好笑将我脸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抹掉,“喜欢旋转木马吗。”
  我脸颊红扑扑的,还在回味刚才的过程,没有听清他的话,隔着凌乱飞舞的发丝看他,“你说什么? "他说旋转木马。我问他明天去坐吗。他说现在。
  他将我抱在怀里,原地旋转着,从很慢到很快 』 耳畔呼啸的风声掠过,我几乎看不清这里的一切,还是他,都变成了模糊的剪影,模糊的云雾,我裙摆在风中飘扬,好像下一刻就要消失,脱离我的身体不论是景物长发缠住他纽扣,沾上他濡湿的嘴唇,他.漫慢停下,和我一起倒在柔轮的椅子上,我贴在他怀里大口喘息,他眉眼间意气风发温柔如月的笑意,在我,臼口淌过一池柔轮的水,他没有放声大笑,也没有激动到挤出皱纹,或者语无伦次,可我知道他很高兴,就像他说那样,他比任何时候都高兴。

  我剧烈颤抖的指尖轻轻触碰到他眉,白,在上面点了点,“你额头流汗了,放我下来,是不是很重。”他说是很重。我脸色一沉,他又说,“你和孩子两个人当然会重。”
  我没忍住笑出来,“乔先生有钱有势,这么缺孩子啊。”我故意十分放荡抓了他裤档一下,“倒是生啊,生一窝你也养得起。”“只有何小姐才有本事生一窝。”我不安分扭了扭身子,“你才是猪,别以为我听不出来。”
  他吻着我头发低声闷笑。傍晚乔苍牵我手下楼,看到保姆炖了一锅猪蹄汤,他让从明天开始换成清淡的孕妇菜式。“孕妇菜式?我对这些不是很懂。”乔苍说无妨,他会安排厨师来负责。保姆把碗放在我面前,她这才反应过来,非常惊讶看了看我,“夫人 … 您真的有了吗? " 我没吭声,她喜笑颜开 J “怪不得您叮嘱我不要告诉先生,原来是自己说。”
  我心里咯瞪一跳,下意识看乔苍,他抿唇沉默片刻,脸上表情有几分深沉,很快便敛去,他仍旧含笑问我,是想给我一个惊喜吗。”我顺口说打算过几天告诉你,役想到被识破了。晚餐后韩北忽然来到别墅,看到他那一刻我就知道交易结束了,王队长役有联络我,应该不是很顺利,但凡出了差池,对乔苍这方不利,他也不可能这么怡然自得在幕后等结果。
  韩北看我的眼神不如之前平静,充满抵触和猜忌,我装作役有察觉,笑着和他打招呼,邀请他坐下吃点。他面无表情说吃过了,伸手指了指露台,示意乔苍到那边讲话。
  他们走出落地窗后,我吩咐保姆收拾碗筷,然后飞快上楼,给王队长打了个电话。他接通很快,那边风声烈烈,到处都是回音,似乎在非常空旷的野外,我问他事情是不是出岔头了。
  王队长说货物变了。我一愣,“变了是什么意思? " “**因不见了,这批交易货物是顶级黄鹤楼,一共二十五箱,市场价三百多万,送了。
  从这批货流入特区,到进驻厂房仓库,再到提货交易,我们的人都始终寸步不离蒋老板已经分批往河北省运,我也猜不透哪里出了问题我很清楚乔苍一直避忌我,但他在书房和下属交待的事怎么可能有错,除非他故意设套引我入瓮,试探我,也试探没有了周容深带队的市局到底还有几把刷子。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太深不可钡 l 了,他已经不能用深来形容,他是役有底的,没有边际的。我仓促吐出一口气,“我的情报错了吗。”
  王队长语气很沉重,“周太太的情报没有错,是乔苍太狡猾了,马局长分析案情,在您十二天前告知我情报的当天深夜就被运走了,而我们的人紧盯的一直都是这批烟草,十几天也都是他耍着我们玩儿,蒋老板更是专程过来配合做戏。他毕竟是案子里的目标,里,否则我们联合河北省照样可以按下。

  但这个行动太大了,万一 · · 一大批人要被问责。怀疑**因不出意外应该是乔苍故意转移视线,这他必须撇清**因落入他手我捏着手机感觉周边空气都冷了下来,周容深和乔苍明争暗斗七八年,周容深在他身上栽了不止一个跟头,乔苍好歹还顾忌他一些,现在他是肆无忌惮,他的势力和本事都在疯狂膨胀,再过几年谁都奈何不了他。
  “韩北怎么解释的? " 王队长苦笑,“还能怎么解释,我们误解了只好道歉,幸好乔苍并没有C`ha 手,当时也不在场,否则麻烦还真不小。省厅刚下了通报,不允许市局再私自进行围剿行动,马局长也领了处分,乔苍暂时还要嚣张一阵,以后役有十足把握,省厅不会收回命令了。”
  我一颗心彻底沉入谷底,果然还是被摆了一道,乔苍早已和我暗中较量,他如同逗一只宠物,不慌不忙任由我折腾,不戳破不挑明,悄无声息部署,他不追究结果,只是陪我玩,只要我觉得高兴痛快,他怎样都顺从我。
  我根本不是他对手,一旦他全神贯注不疏忽,我伤他一分一毫都难。我说知道了,我会掌握更确凿的消尹息再找你。我挂断电话想去书房送杯茶水,回头却发现乔苍就站在我身后,他已经换上睡袍,一脸平静注视我,我吓得险些窒息。“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他说刚刚,五秒钟前。我看了一眼上锁的房门,他睡袍是在卧室里换的,他绝不是进来五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