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7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语气有些悲凉,问我知道为什么这么急着生子吗。我怕祸从口出,笑说我当然不理解二姨太的深谋远虑。“我不是大太太,我清楚自己生下来的是私生子,可他能保我后半生,只要身体流着常家的血,他就是金疙瘩。我们这些姨太太,哪怕老爷不在了,我们也不能改嫁,这辈子都要老死在常府。
  老爷肯给我一条后路,我很感激,如果我不抓住这个机会,三姨太四姨太连那个新来的五姨太,都会争先恐后从我手里夺走这份特权,一旦儿子从她们肚子里生出来,还有我的好日子过吗? " 我原以为她只想利用孩子得到更大的富贵,甚至抢夺正室之位,其实这些偏房也有说不出的苦,半辈子衣食无忧风光显赫,看上去光鲜亮丽,常老一旦撒手人寰,她们的下场便是孤苦伶仃,连嫁人的资格都役有,争宠归根究底是为了争后路,让自己不凄凉。

  常府既是诱饵,也是牢笼,这世上的豪门,何尝不都如此,它开启一个平凡女人的美梦,里面应有尽有,满足了一切幻想,又封锁了一个女人的自由,灵魂。豪门里的花很美,白天黑夜都娇艳无比,它强撑着不敢枯萎, - 旦枯萎,就会被碾成泥。
  二姨太笑着抽打自己的嘴,“瞧我说什么呢,送子观音都被我丧气跑了,不肯给我儿子了。周太太您别多心,我每天在常府和那些女人斗,出来也是趾高气扬,生怕别人知道我的苦,这些话憋久了,忍不住抱怨几句。”
  她笑得风情明艳,站在原地转了两圈,“您看我这身怎样,我平时穿艳丽穿惯了,可老爷最近很喜欢五姨太,她息是穿像孝服一样的颜色,三姨太四姨太都跟着学,也不知老爷怎么换了这个口味,我其实最讨厌这些浅色了。
  “您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常老一定喜欢。”她非常高兴大笑。“借周太太吉言了。”我回到别墅津疲力竭,骨头快要散架了,我关门时看见玄关处摆放的咖色皮鞋,以及消失不见的男拖,才放松一些的,臼顿时咯瞪一跳,我招呼厨房里做菜的保姆,压低声音问她,“先生回来了? " 她说是,先生换了居家服,刚洗过澡,大约晚上不走了。
  蒋老板在特区,虽说有韩北招待,可毕竟在大事上他做不了主,只要场面稳了,条子那头危险不大,两方立刻就会交易,也就这一两日,乔苍可真沉得住气,八百斤的**因不闻不问,看架势他似乎把这事放权了,自己完全不C`ha 手。他是察觉到了什么,怎么忽然撤得这么干脆。我心不在焉换了鞋子,将皮包递给保姆,“你跟他说了吗。”
  “您问早晨的事吗,没有说。您叮嘱过我,我自然不会多嘴。”我走上二楼,小心翼翼推开房门,屋里光线很昏暗,窗帘不知何时被拉上,遮掩了外面的阳光,我正要进入乔苍声音忽然在角落毫无征兆响起,“回来了。”
  我吓得肩膀一缩,迈出的脚又收回,他立在墙根解领带,侧过脸看我,“去了哪里。”我捂着胸口平复了几秒,不动声色关上门,“去见朋友。”他嗯。我走到他面前接过西服,挂在门后的衣钩上,“你怎么这个时辰回来,晚饭要留下吃吗。”

  他沉默不语,我拿刷子将上面沾染的毛发和灰尘擦掉,打趣说,“不会外面新欢把乔先生赶回来了吧。”他似乎发出笑声,但很浅,几乎微不可察,他指尖灵巧解开两颗衬衣纽扣,语气意味深长,“你是不是瞒了我一件事。”
  我身体一僵,立刻转过头看他,刚想问瞒了什么,到嘴边还没有吐出,我看清他手上握着我早晨用过的验孕棒,两杠红非常醒目,我顿时脸色大变,下意识要冲过去抢夺,可我的手刚伸出一半,他便一把扯住我,将我抱进怀里,我失去重心跌入他胸口,验孕棒被他挪到身体另一侧,距离我更远了一些。
  他指尖触摸在验孕棒的边缘,脸上似笑非笑,“没打算告诉我? " 我紧张到近乎窒息,艰难咽了口唾沫,我真是疏忽了,竟然忘了把它带走扔掉,以乔苍睿智不难猜出我隐瞒的意图。我解释说你不在家,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
  他脸上微弱的一丝怀疑,忽然以我能看到的速度消失,取而代之是一片浓烈的柔情,不遮掩的温柔,即使在我们最浓情的时候,**最疯狂的时候,我也没有从他眼底看到过他一向不喜形于色,如此我身体忽然一轮,在他健硕的臂弯里沉下去,他吻着我的唇,没有丝毫情欲,只是最简单的一个吻。

  我听到他说,“何笙,我很高兴。”
  乔苍将我脸上的长发拂开,在我眉眼和唇鼻间细细吻着,他吻得非常温柔,滚烫的薄唇划过我皮肤时,我禁不住一阵颤栗。“何笙,我很高兴。”
  我说我知道,你已经说过了。他说不够,说多少遍都不够。我垂下眼眸看他,从他幽深的瞳仁里看到了璀璨明亮的星星。那是非常美好的星光,这世上男子,只有他眼睛里才有。
  纯粹的,温暖的,不清冷,也不陌生,难得他这样身份的男人,也会有这样柔轮的模样。他手掌落在我腹部,没有丝毫起伏平坦的腹部,他抚摸了良久,他问我愿意吗。
  我张了张嘴,忽然觉得这样温情的时刻,不愿意三个字实在有些残忍,最终什么都没有说。“我会好好疼你。”他闷笑了声,“你要怎样都好。任性,撒泼,吵闹,都可以。”
  他这句话仿佛在我心尖上投注下一颗石子,不,是密密麻麻一堆石子,我无法忽视那来势汹涌的震撼与涟漪,我试图从他眼底看到一丝玩味虚伪,我从没这样渴望他是在哄骗我,戏弄我,至少我可以,白安理得送走这个孩子,而不觉得我太过凉薄。
  然而乔苍蕴含着细夕」、漩涡的眼眸,此时正渗出浅浅的笑意,我能够隔着衣服感觉到他有力炙热的,乙跳,他脸上役有庚气,役有猖撅凌厉的杀机,役有疏离冷摸的防备,没有奸诈荫险的算计,他只是非常昔通一个男人,普通到并没有猜透我多么抗拒孕育他的骨肉,多么矛盾挣扎。
  我还记得失去第一个孩子时,他波澜不惊的脸孔背后是怎样凶残的报复,那是我从传言之外真正见识到乔苍杀人不眨眼的狠毒,他有过那么多女人,他也有妻子,只不过为他生育的机会他一而再给了我。
  他忽然站起身,我吓得惊呼一声勾住他脖子,我以为自己会掉下去,并没有发现他手掌托在我臀部,将我稳稳挂在身上。他抱我走出卧房,站在花香芬芳的露台,这片院落很安静,很少看到有人从底下经过,只有翻过朱红色的墙壁灰蓝色的瓦石,才有一条冗长的巷子。露台一角的鱼池内碧彼浮荡,水草和鹅卵石交缠,在阳光下泛起披纹,映照着我和他重叠的人影。
  他漆黑的眼睛里是我,是阳光明媚的午后,是快要傍晚的天际,是层层叠叠将盛开的火烧云,是淡紫色的晚霞是湛蓝的湖泊,是我所见到过的,最美不胜收难以忘却的风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