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14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周瑶叹了口气,变得认真起来,跟我说:“吴彬又出手了,他要跟广东一起,举办一次盛大的公盘大会,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我皱起了眉头,我说:“当然是对付我了,公盘一来,谁还从我这里拿料子?谁都知道公盘的好料子多,都想等公盘过后看好料子,就算我手里囤积的都是高货,但是价格肯定也不低,他们是想让我的商铺,还没有开办起来,就要我胎死腹中,好狠啊。”
  周瑶点了点头,说:“你觉得,你应该怎么办呢?”
  我脸色严肃,他们要办公盘,我肯定是拦不住的,而且,广东跟瑞丽憋了那么久,等着缅甸公盘,但是缅甸那边一直都没有办,所以,这次公盘,就是为了把手里的货物清理掉,并不是完全针对我。
  阻止不了的事情,只有让他继续下去,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
  但是我看着周瑶,她好像很有点意思似的,我笑了起来,看来,她是想在这次公盘上,做点什么啊。。。
  周瑶一直坐着不走,跟我暗示什么,她要是心里没什么打算,鬼都不信,周瑶一直都是一个野心极强的女人,所以他肯定不想甘心的做副会长做那么久。
  我看着周瑶,我说:“你又有什么鬼点子?”
  周瑶看着我,故作生气,说:“鬼点子?哼,师父,你怎么那么贬低你的徒弟,我出的什么主意,还不是都跟你学的?”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说吧,你想怎么样?”

  周瑶看着我,说:“我跟你说一个事吧,你入会的事情,已经通过了,吴彬也阻拦不了你,你本来就是副会长,所以,我想你从副会长坐上吴彬的位置,只要协会在我们手里,一切都好办,是不是?”
  我看着周瑶,心里震惊,我严肃的说:“你终于学会了什么叫隐忍,也学会了什么叫做偷取。”
  周瑶说:“都是跟师父你学的,吴彬已经在这个位置上三年了,今天是最后一年,他办这次公盘,还有一件事,就是想要扩大自己的影响力,然后成功连任,师父,这是你抓住好时机的最好时机。”
  我听着周瑶的话,翘起腿,我说:“你想要我参选会长?”

  “对,就是想让你参选会长,我可以保证百分之三十的选票,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看你跟吴彬怎么挣了,这对你来说,是极其容易的事情,但是珠宝街玉石协会,是一个极其怪异的地方,你得给他们带来财富,你才能得到他们的信任,选票才能给你,如果我爷爷还在的话。。。”
  周瑶的话,让我觉得有点好笑,我说:“你爷爷的时代已经过去了,就算他还在,也不可能把位置直接给你的,这叫举贤避亲。”
  周瑶点了点头,说:“我准备在这次公盘上做点事情,你最好也做点事情,凡是重大事件,都会有可乘之机。”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怎么感觉,我们像是要谋朝篡位的乱臣贼子?”
  周瑶站起来,说:“哼,你看着吧,等吴彬把自己的地位巩固了,他在坐四年,这四年里,你肯定是最难过的,因为他知道,你才是最终的竞争对手,会把你往死里打压的。”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周瑶跟李吉走了出去办事,我这个时候看着梁英进来,他手里拿着很多文件,有些急切,说:“邵飞,这是珠宝街给你的传票,这是盈江赌石协会给你的传票,这是缅甸矿区政府发来的传票。”
  我听着有点坐立难安了,我看着这一叠叠的文件,我就说:“妈的,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告我?”
  “珠宝街对你的店铺提出异议,要求你正常支付店铺的租金,否则,就要收回,这个是盈江赌石市场对你的传票,是刘辉控告你对他进行人身攻击的指控,这两个,你都不需要出庭,我可以代为办理,但是,这个缅甸的,估计你需要亲自去一趟了。”梁英说。
  我把文件打开,我看了一眼,原来是矿区的事情,矿区还有四个月就到期了,我的合同要终止了,法院给我下达了变迁指令,还有去当地法院,办理最后的税务总结,我把文件放在桌子上,心里有点窝火。
  这一下子居然多出来这么多事情来,还都是要进法院的,妈的,吴彬那个人,真的是有点翻脸不认人啊,这个合同是周会长给我的,他为什么就要更改呢?
  “梁律师,这个租借合同。。。”我说,说完就看着梁英,他的脸色很不好。
  梁英说:“合同在不在?”
  “有,在我的保险柜里。。。”我说。

  梁英皱起了眉头,说:“有合同就好办,不管是谁签订的,只要合同是有效的,我们就会赢!”
  我点了点头,我说:“妈的,这个吴彬,真的要拿这件事做文章吗?梁律师,你一定要帮我打赢这场官司。”
  梁英摇了摇头,说:“那我奉劝你,以后还是少做这样的事情,做事要符合常理逻辑,那么大的商铺,一块钱?法官都会怀疑其中的正当性的,邵先生,就算我帮你打赢了这场官司,我奉劝你,你还是找到协会,商定一个租借合同,把该付的租金付清楚。。。”
  梁英说着,阿宝就把我的电话拿给我,我看着电话,居然是佘曼打来的,我觉得有点奇怪,我就接了电话, 我说:“喂。。。”
  “邵先生,不好了,商铺来了很多人,说你强行霸占商户,要强行把商铺给拆了,怎么办?很多人啊。”
  我听着佘曼的话,就愤怒的站起来,这个吴彬,简直欺人太甚,他这是要把事情给坐实了,妈的,带着人,把我的商铺给拆了,就算是我打赢了官司又怎么样?我的店铺都给拆了,这一来一回,又要几个月的时间,妈的,他这就是想要我疲于奔命,没有功夫跟他对着干,好继续连任。
  我挂了电话,给马玲打电话,我说:“喂,带人,去珠宝街,我的商铺,有人要砸我的店,快点。”
  我说完就挂了电话,梁英急忙说:“邵先生,我劝你这件事最好报警。”
  我听着,就说:“后面在说。”
  我说完,就带着阿宝他们出门,坐上车,朝着珠宝街去,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要拆我的店铺。

  车子快速的朝着瑞丽开,一个多小时之后,到了瑞丽,我刚下车,就觉得身上很痒,我伸手抓了一下,感觉都是硬疙瘩,我问我:“我脸上怎么了?”
  阿宝有点惊讶的看着我,说:“师父,你怎么脸上起了好多疙瘩啊,好红啊。”
  我有点惊讶,低头看着后视镜,我一看,就有点揪心,脸上都是红疙瘩,又大,又红,很难看。
  我看着手,手上也是,有点痒,我想要挠,但是苏芮说:“师父,千万别挠,你可能是,芒果过敏了。”
  日期:2017-09-09 0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